第45章 45,崇祯帝灰心丧气,朱慈烺指点江山

听完朱慈烺的话之后,在场的大明君臣同时愣住。

原本,在听到了吴三桂不愿意出兵的消息之后,崇祯如坠冰窟,差点就一口气喘不上来了。

可听到朱慈烺的话之后,崇祯突然在心中又有了那么一点希望。

崇祯问道:“烺儿,你这话是怎么个说法?”

李国桢看着朱慈烺,心中的疑惑也是明显的表露在了脸上。

这吴三桂都不来了,守住北京城怕都是很难的事情,太子居然还说能击退李自成?

有点离谱了吧。

朱慈烺将这些家伙的反应都看在眼中,顿时微微一笑。

你们这些人啊,还是太年轻!

朱慈烺胸有成竹,开口说道:“其实现在的李自成,看起来貌似强大,但他久攻不下,军队之中必然已经有了怨言。

俗话说得好,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李自成的第一波攻势,已经随着刘宗敏的死而消散了。第二波攻势差点攻破了德胜门,但也同样被我们阻挡住了。

那么,接下来李自成其实就只剩下一次机会,如果第三次机会他依然无法攻破北京城的话,那么他想要真正攻克北京城的希望就非常渺茫,可以说是基本不存在了。”

听着朱慈烺的分析,众人的心中开始有点信服,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李国桢有些不太服气,问道:“攻城这种事情,或许李自成确实很难办,但如果他选择长期围困北京城呢?”

这其实也是一种很常见的攻城手段,那就是包围城池但是不进攻,目的是要把城里的人都困死、饿死,因为缺乏资源而导致大批量的减员,最终无力抵抗。

朱慈烺笑道:“如果真的用出这种办法的话,那李自成确实是有机会攻克北京城的。但问题在于,如果真的想要用这样的战法,那李自成就必须要围困京师至少半年起步,现在的李自成有那么久的时间吗?其实是没有的。”

说着,朱慈烺站了起来,走向御书房的墙壁。

在那里,挂着一面大明的疆域地图,辽东、安南、朝鲜乃至东海之外的琉球和日本也同样显示在内。

朱慈烺伸手落在地图上:“诸位请看,李自成这一次的北伐,其实是有些效仿当年太祖(朱元璋)的意思,派出两路偏师进攻太原和潞安,主力部队则从陕西出河南,经过山东北上直扑京师。

换句话说,李自成现在的地盘就是陕西、山西、山东、河南以及京师以南的大半个北直隶地区。

这些地区有一个特点,是什么呢?那就是这么多年来被瓦剌、鞑靼这些蒙古人以及满清荼毒得很严重,李自成为了获取这些地方的民心,每征服一个地方就会进行‘杀官放粮’,杀掉一批官员,开放官府粮仓给平民百姓。

他这么做的话,确实是有好处的,那就是老百姓觉得原先的贪官被杀了,很解气。然后又看到闯王放粮了,自然死心塌地的跟着闯王混,这也就是为什么李自成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就连续攻克这么多个省的原因。”

听着朱慈烺的这些解说,在场的大明君臣也是不由自主的呼吸有些急促。

他们仿佛能看到李自成攻破一地之后,将成批成批的大明官员拉出来斩首示众,尸体吊在城门上随风飘扬。

看到无数瘦骨嶙峋的老百姓欢呼着,从闯军的手中接过一袋袋的粮食,高喊闯王万岁,大顺万岁。

看着大明的统治秩序在黄河以北的大片土地上土崩瓦解,看着那犹如黑色潮水一般的闯军蜂拥而至,将京师重重包围!

崇祯咽了一口口水,有些艰难的说道:“那该怎么办?”

李国桢也道:“若是按照太子这样的说法,反而是给人一种感觉,就是京师随时都要被攻破了。”

朱慈烺闻言,又是呵呵一笑。

随时?

如果不是本太子穿越的话,你们这群人的尸体都已经烂掉了!

朱慈烺咳嗽一声,缓声道:“但是,李自成强大的背后,其实是有着很大的隐忧的。这是因为他的政权建立的时间太短,在地方上的根基严重的不足。

就以李自成最喜欢的杀官放粮政策来说吧,谁都知道,咱们大明的官绅其实是一体的,家族之中有人在外当官,那么很容易就能反哺家族,让家族成为当地的士绅大族。

所以,李自成的杀官,就等于是杀掉了这些士绅大族们在外当官的子弟,断绝了他们继续利用官场权力来扩充家族势力的希望。

如果是这样,那倒也就算了,但偏偏李自成还有一个放粮的政策。

中原经过这么多年的战乱和天灾人祸,其实很多城池不是不想救济灾民,而是真的没有粮食了。

粮食在哪?就在那些士绅大族的家里。咱们大明的士绅是有土地投献这回事的,这就导致了士绅大族们家族之中的土地会以一个惊人的速度膨胀起来,就能够让他们获得巨量的粮食。

李自成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当他在城里找不到粮食,那该怎么去安抚百姓?要知道流民百姓可是闯军最大的支持者,李自成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所以李自成别无选择,只能对这些士绅们开刀,用这些士绅们家里的粮食来赈济流民。

既然粮食都强了,那么像士绅家里的银子同样也要抢来劳军,士绅家里的女人也要抢来玩一玩,这都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五个省的士绅对于闯军都是极度痛恨的。他们会在背后不停的给闯军制造麻烦,士绅们往往在当地拥有盘根错节的势力和名望,即便是家财没了,也依然能够通过其他的办法来招揽人手反对闯军。

短时间内闯军当然是无所谓的,但只要时间一长,闯军主力在京师迟迟不归,那么他们背后的这五个省就会出大乱子。”

听到这里,崇祯的双眼之中开始出现了光彩,他忍不住道:“所以烺儿你的意思是,会有一些地方上的义士奋起反抗李自成?”

朱慈烺笑了,道:“这是自然的。如果父皇愿意下一道旨意,说只要地方上的义士们积极参与平叛,将来父皇会给予奖励的话,那么他们的积极性还会更高。”

所以说崇祯这个人能力不行就是这样,闯军不断逼近,这崇祯不想着发动各种势力抵抗,反而是不停的搞什么“罪己诏”,一道不行再发两道。

罪己诏这东西有用的前提是什么?是你当皇帝的得有军队!那样的话,大家一看皇帝都道歉了,有军队咱们也造不了反,差不多就行了。

可在如今这种形势下,崇祯的罪己诏一下,所有人都觉得:“哦,陛下怂了,虚了,怕了,闯王看来是要成了。”

所以崇祯的罪己诏每发一道,就有一批大明官员投降李自成,再发,投降的人更多。

只有你足够强的时候,才有示弱的资本。当一个国家已经弱到像晚明这种地步,还要发罪己诏示弱,那是真嫌命长了——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

崇祯听完朱慈烺的话,高兴了:“那就这么办!”

朱慈烺看了李国桢一眼,知道这家伙还不服气,于是继续说道:“如果单单是靠地方士绅,确实一时间难以为继。但别忘了,还有另外两个因素也是很重要的。”

朱慈烺的手移到了通州,说道:“吴三桂的关宁军已经到了通州,即便李自成能够通过吴三桂的行为知道关宁军是在见风使舵,但关宁军随时都能在背后捅李自成一刀也是一个事实。

所以,李自成就必须要分出一部分的兵马来防备吴三桂。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很有可能还会派人去招降吴三桂。”

崇祯听到这里,顿时有些紧张,道:“吴三桂会投降吗?”

朱慈烺表情淡定:“当然不会,因为吴三桂的全家现在都在京师之中呢!我们朝廷这边可以继续派人去和吴三桂接触,给他,还有他麾下的众多关宁军将军们加官进爵。

这样,吴三桂必然还是会想要左右逢源,他就不会轻率的在朝廷和李自成之间做出抉择。只要他不倒向李自成,即便是他不出兵,也同样能够为北京城分担一部分的压力,这就足够了。”

李国桢听到这里,心中其实已经信服了七八成。

不得不说,朱慈烺的这些分析,确实是非常的入木三分,将整个战局分析得十分的透彻,给人一种拨云见雾的感觉。

李国桢忍不住说道:“请问殿下,还有其他的方面吗?”

朱慈烺点头:“当然有,其实还有一个地方,也是能够给大明提供战力的,大家请看。”

朱慈烺的手指缓缓的朝着地图的下方移动,最后在淮河以南停顿了一下。

李国桢忍不住道:“左良玉?”

朱慈烺笑了起来:“左良玉?那个废物东西,能有什么用?本宫要说的是这里。”

朱慈烺的手继续向下,最终在长江以南停了下来。

英国公道:“应天府?”

应天府是南京所在地,那里也是有一个大明六部的,算是一个预备朝廷。

朱慈烺摇头:“小了,格局小了。”

英国公:“……”

朱慈烺用力的点了一下地图:“本宫说的并不仅仅是应天府,而是整个江南!”

“江南?”

在听到了朱慈烺的话之后,在场的大明君臣们脸上表情各异。

单单从表情来看的话,显然他们对于朱慈烺的这个话并不是很信服。

长久以来,大明的北方虽然战事不断,但是大明南方相对来说是比较稳定的。

曾经在明朝中期无比猖獗的倭寇,伴随着在隆庆元年海禁正式全面放开就开始迅速退潮,到了晚明时期基本上已经是风平浪静了。

海上贸易的开放让江南迅速的腾飞起来,经济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在崇祯朝中原被李自成搞得一片糜烂,辽东和山东被满清祸害的情况下,江南就成为了大明经济最重要的来源。

为什么北京城这边已经好久没有发出俸禄了,也是因为来自于江南的漕运路线在李自成占领山东之后被彻底切断,无论是钱粮都已经运送不到北京城这边了。

李国桢疑惑道:“可是,江南并没有足够的兵马啊。”

江南的兵马,真正算得上优秀的就只有戚家军,但戚家军由于大明内部斗争的原因,早就已经在辽东被出卖,死得干干净净了。

朱慈烺笑了:“江南虽然没有足够的兵马,但是江南有对大明足够忠心的人啊!”

江南对大明很忠心?

是的。

只要翻开史书查一下就知道了。

查什么?

查清军入关之后的屠杀。

扬州十曰、嘉定三屠、苏州之屠、南昌之屠、赣州之屠、江阴之屠、昆山之屠、嘉兴之屠、海宁之屠……

这些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是可以非常轻而易举的发现,这些城市都是来自江南。

并不是说在其他地方就没有反抗和屠杀了,像广州被屠杀了70万人,济南死了至少30万人等等,但是通过上述的表述,不难看出在晚明时期,江南人民对清军的反抗无疑是各个地区之中最为激烈的。

为什么反抗你满清?当然是我们都忠于大明啊。

大明的政策,对官绅是非常利好的,而作为地方中坚的官绅自然也就投桃报李,用自己家族的威望发动地方群众抵抗满清,来回应大明。

所谓大明养士三百年,就是如此。

朱慈烺平静的说道:“江南的子民们是不会坐视北京城被包围这么久的,本宫可以断定,少则半月多则一个月,我们就能听到江南兵马北上的消息了。

到那个时候,李自成想打又打不下北京城,旁边有吴三桂进行牵制,他的地盘之中又有北方的士绅在不停作乱,背后还有江南北上的勤王之师,到那个时候,李自成又拿什么来继续包围北京城呢?”

听完朱慈烺的话之后,在场的大明君臣突然有了一种拨云见雾的感觉。

英国公不由激动了起来,笑道:“原本臣都觉得怕是没有什么希望,拼一天算一天了,但没想到现在给殿下这么一分析,原来大明还有救啊。”

朱慈烺笑了起来,认真的说道:“大明当然还有救,这是毋庸置疑的!”

要知道在北京城破之后,面对着入关的清军,四分五裂的南明都能靠着半壁江山坚持二十多年呢,更何况是代表着天下正朔的真正大明朝廷?

崇祯松了一口气,道:“所以,现在我们只需要守住就行了,对吧?”

在崇祯想来,既然外界还有那么多的助力,那么京城这边固守待援应该也就足够了。

朱慈烺露出微笑:“守住当然是可以的,但现在这种情况,更适合的是主动出击,打李自成一个措手不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