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吴三桂摇摆不定,李国桢大失所望

李国桢是一个说干就干的人,他马上就把京师的防务交给了副手,然后带着一批亲卫出发了。

平心而论,这其实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

要知道在光天化日之下,想要冲出李自成的重重包围圈,怎么看都是一件不但需要实力,同时还非常需要人品的事情。

于是,朱慈烺决定给李国桢一点小小的帮助。

先用火炮给李国桢轰开一条道路,然后再用狙击枪定点清除掉能够阻拦李国桢的闯军指挥官。

再然后,李国桢就出了朱慈烺的射程,只能祝他好运了。

事实证明,李国桢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或许是因为在昨天的攻城之中被大明官军凶猛的反扑了一波,被搞得比较伤的缘故,在确定了李国桢等人只是想要逃离(在闯军那边看来是这样想的)之后,闯军的骑兵就慢慢的放弃了对李国桢和他身边那几十名骑士的追击。

李国桢并不是没有付出代价,陪同他一起出城的五百名大明骑兵,最后能跟随他一起离开的应该不到十分之一。

朱慈烺注视着李国桢的身影远去,轻轻摇头。

“何必呢?”

对于朱慈烺而言,仅仅是为了和吴三桂见上一面就付出这么多勇士的性命,实在是一件非常非常不划算的事情。

只不过无论是李国桢还是崇祯,乃至其他的明朝大臣,似乎都觉得这个主意相当不错。

朱慈烺摸了摸鼻子:“方拱乾说的没错,看来这太子和皇帝,确实是有一些区别的。”

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事情呢?

朱慈烺思考了一会,觉得这并不是目前很急切的事情,于是就先放在一边。

总不能弑父吧……

五十里地,对于吴三桂这样的步兵大军来说需要两天的时间,但对骑着马的李国桢来说,只需要半天就能赶到了。

当得知李国桢到来之后,吴三桂显然也是有些意外的。

但很快,吴三桂就在帅帐之中接见了李国桢。

李国桢表情严肃,对着吴三桂道:“平西伯,这一次我带了圣旨前来,请接旨。”

吴三桂犹豫了一下,对着李国桢手中的圣旨跪了下来。

李国桢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平西伯吴三桂忠勇可嘉,劳苦功高,着为蓟辽总督,统辖蓟辽所有兵马。若得此诏,当率兵进京师解围,朕甚盼之!”

崇祯的这份旨意虽然很简短,但还是很有诚意的。

吴三桂之前只不过是总兵,现在已经被提升为总督了。

一字之差,千差万别。

简单的说,总兵的话,辽东地区还是有官员可以限制吴三桂的。

但成为总督之后,吴三桂在辽东这块就是真正的说一不二,除了圣旨之外他最大了。

吴三桂在听完这份旨意之后,也是有些激动的,很高兴的说道:“臣多谢陛下恩旨。”

李国桢将圣旨交到了吴三桂的手中,很高兴的说道:“平西伯,陛下的意思你也知道了,你就赶紧率领你的关宁军出发,去援救京师吧。”

吴三桂在听完了李国桢的话之后,却并没有给出李国桢所期盼的反应。

在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吴三桂拉着李国桢坐下,说道:“襄城伯啊,你我也是世交好友,今天你也不要瞒我。这京城之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呢?”

区区一封圣旨,其实并没有打动吴三桂多少。

这不是说皇帝封的官职没有诱惑力,而是因为——如果大明都要灭亡了的话,那崇祯的圣旨还有什么用呢?

吴三桂迫切的想要从李国桢这个刚刚离开京师的人口中知道京师的现状。

李国桢多少也看出了吴三桂心中的迟疑,所以他为了打消吴三桂的顾虑,自然就将北京城之中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吴三桂。

听着听着,吴三桂的表情开始变得古怪起来。

因为李国桢所说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出乎了吴三桂的意料之外。

像什么杀死刘宗敏,击退李岩,拯救德胜门李国桢性命的事情,吴三桂之前倒也听说了一些。

但是这大殿之中枪杀杜勳,然后从曹化淳、周奎等人的府邸之中好像开了天眼一样寻找出大量银子,最后搞来了一千多万,最后还能在一天时间能征兵成功……

吴三桂盯着李国桢,说道:“襄城伯啊,真不是我不相信你,但我想说的是……太子才十五岁啊,你真的觉得他一个人能完成这么多的事情吗?”

十五岁是什么概念?人家都说二十是及冠,换句话说就是二十岁才算成年,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距离成年还有五年的时间呢,就能做出这些连成年人都非常难做出来的事情了?

李国桢苦笑一声,说道:“平西伯听了也很吃惊,对吧?不瞒平西伯说,其实就算是我这个在京城之中亲眼目睹了一切事情发生的当事人,心中同样也是非常震惊的。

咱们这个太子,那可是非常了不得的人物啊,平西伯啊,你若是能够好好的辅佐这位太子,将来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吴三桂突然问道:“既然这么多户人家都交钱了,那我们吴家……”

李国桢明显有些尴尬,但还是说道:“是的,你们吴家也出了二十五万两。”

吴三桂:“……”

过了一会,吴三桂脸色严肃的说道:“襄城伯,其实我也能够理解你想要拯救京师的急迫之情。但是我率领关宁军远道而来,将士们如今都相当的疲累,而且又缺少补给,实在是困难多多啊。

我的意思呢,既然京师那边还守得住,那我们就不需要着急,先稳稳的把面前这个通州拿下,获得城里的粮食补给一番再推进到京师那边,这才是稳重之策,你说对吧?”

李国桢听完吴三桂的话之后,愣住了。

虽然吴三桂这些话说得很冠冕堂皇,但里面其实就一个意思——暂时不救北京城!

李国桢急了,忙道:“可是北京城外如今可是还有十几万贼军啊,若是平西伯你不赶紧救援的话,京师的危机又如何解除呢?”

吴三桂有些不以为然的摆手,说道:“你刚刚不是都说了吗,太子那边如今大发神威,尽可以守得住的嘛。而且我拿下通州再休整一下也就三四天,时间上是完全来得及的,也完全没有违背陛下的旨意,你就放心吧。”

李国桢听完,是真的无语了。

现在北京城里的情况是真的非常的吃紧,就算是有了这么多的利好消息,但能不能多守一天都是未知数。

你吴三桂倒好,一张嘴就是要守三四天?

李国桢还想要继续说,但吴三桂已经不打算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了。

“来人啊,襄城伯一路奔波也辛苦了,马上让人设宴,我要好好的招待一下襄城伯!”

说完,吴三桂拍了拍李国桢的肩膀,笑道:“好了襄城伯,你先在这营帐中休息片刻,我去召集我军队之中的将领商议一下陛下这个旨意,等出了结果之后呢再回来找你。”

李国桢有些木然的看着吴三桂就这么离开,片刻之后,从李国桢的口中发出一声无力的叹息。

“平西伯……怎么会这样呢?”

李国桢真的不傻,他知道,吴三桂这一离开,基本上就是真的要等到三四天之后,两人才会再见面了。

李国桢深吸一口气,一咬牙,快步走了出去,对着吴三桂叫道:“平西伯,我现在就要回返京城!”

……

夜幕降临了,但在御书房之中,崇祯还是无心入睡。

“王承恩!”

“老奴在。”

“去问一下,有没有襄城伯的消息回来!”

“喏!”

过了一会,王承恩去而复返:“陛下,暂时还没有襄城伯的消息。”

崇祯:“……”

崇祯是真的非常期盼,能够马上得到吴三桂已经前来救援的确切消息。

朱慈烺在一旁打了一个哈欠,没有说话。

该说的其实早就已经说过了,都告诉你吴三桂不会来的,怎么就不信呢?

朱慈烺左右看看,觉得天色也不晚了,就打算和崇祯告辞,回去睡觉。

今天一整天李自成都没有发动什么大规模的进攻,但明天就未必了。

现在回去睡个好觉,明天也好有精神来对付李自成新的进攻不是。

就在朱慈烺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禀报。

“襄城伯李国桢求见!”

瞬间,御书房之中所有人身体都是一震。

崇祯难掩心中激动,一下子站了起来:“快,快请襄城伯进来!”

片刻之后,李国桢再次出现在了崇祯的面前。

短短的一天时间,李国桢跑了一百里的来回,还和闯军打了两次,这让他显得十分的狼狈,身上带着轻伤。

但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李国桢扑通一声跪在崇祯面前之后所说出来的那句话。

“陛下,臣办事不力,未能劝说平西伯立刻发兵援救京师,还请陛下将臣治罪!”

听着李国桢的话,崇祯脸上的笑容瞬间冻结。

过了好一会,崇祯才不敢置信的开口:“平西伯他,他居然……”

李国桢苦笑一声,道:“是的,他……总之,太子殿下,确实是说对了!”

朱慈烺看着这一幕,也是叹了一口气。

让你别去,你还去。现在好了,在那边碰了一鼻子灰,还不是要本宫来安慰你们。

朱慈烺咳嗽一声,缓缓说道:“父皇勿忧,就算是那吴三桂首鼠两端,我们哪,照样也是能够击退李自成贼军的!”

还是做个好人,让这些绝望的孩子有点新希望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