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43,北京城绝处逢生?朱慈烺不信三桂

当朱慈烺从德胜门回归皇宫的时候,他获得了崇祯皇帝一个极为热烈的拥抱。

“果然不愧是朕的儿子,朕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朕失望的!”

朱慈烺哈哈的笑着,目光在崇祯的脸上游移,突然心中有些疑惑。

怎么看起来这个便宜老爹,好像哭过的样子呢?

崇祯似乎注意到了朱慈烺的目光,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道:“烺儿啊,你征战一日肯定也很累了,来人啊,上饭食吧!”

崇祯皇帝的日常餐食其实是很朴素的,尤其是在眼下李自成大兵围城的情况下就更加勒紧裤腰带了,但今日的餐食却非常的丰盛,看起来应该是事先打过招呼的。

看着美食的份上,朱慈烺大快朵颐,也没有计较那么多。

但能感觉到,崇祯对待朱慈烺的态度明显又好了不少。

这一夜,朱慈烺睡得分外的踏实。

第二天一大早,朱慈烺刚刚起床,就看到了王承恩的脸庞。

朱慈烺立刻意识到,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果然,下一刻王承恩就开口道:“太子殿下,陛下让你立刻前往御书房!”

朱慈烺揉了揉眼睛,问道:“老王,出什么事了吗?”

王承恩也不隐瞒,直接开口道:“是这样的,辽东总兵吴三桂的报信使者刚刚进入京城了!”

朱慈烺吃了一惊:“吴三桂!?”

原来是吴三桂的消息到了,难怪崇祯皇帝这么着急忙慌的让人来找朱慈烺。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朱慈烺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之复杂的。

吴三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史书上一直都很有争议。

有人说他背叛了大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叛徒。

有人说他虽然投降了清朝,但最后还是迷途知返,尚有可取之处。

有人说他自私自利,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心中完全没有什么家国情怀。

还有有人说他罪大恶极,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汉奸,活该被诛灭九族的那种。

朱慈烺并不想去评价吴三桂,但朱慈烺很清楚的一点就是,在历史上直到北京城被攻破,吴三桂这个家伙都没有出现在城外。

崇祯上吊身亡的当天,吴三桂还远在一片石关城,那个地方距离北京城足足有250公里,也就是500里地!

这么远的距离,说明了什么?

说明吴三桂这个家伙,压根就不是真心想要前来救援北京城的。

考虑到现在朱慈烺这个穿越者所扇动的蝴蝶效应暂时还是只能在北京城之中发酵,不至于影响到辽东和关宁军那边,所以基本上可以肯定,现在的这个吴三桂和历史上的那个见死不救的吴三桂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不可靠!

朱慈烺一边开动着脑筋思考,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洗漱,然后一边啃着干粮,一边坐着马车赶到了御书房。

这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生活,这几天朱慈烺也是习惯了。

十五岁的身体,恢复力是非常惊人的,不管前一天多累,只要睡一觉起来,全部疲惫都烟消云散。

在御书房之中,几名内阁大学士以及英国公、李国桢等军方大佬,以及王承恩和王化民两大司礼监巨头都在,当然少不得的还有崇祯皇帝。

朱慈烺环顾了一下,发现大家的脸上都带着高兴的表情,很显然对于吴三桂这个人都是寄予厚望的。

关宁军嘛,如今大明最后一支可战之师了,能理解。

崇祯看到朱慈烺到来之后也很高兴,对着朱慈烺笑着说道:“烺儿啊,刚刚得到的消息,蓟辽总兵吴三桂已经率领大军赶到通州,不日就可抵达京师了!”

李国桢同样也是十分振奋的说道:“只要平西伯兵马一到,那么大明就可以里应外合击破贼军,到时候京师之围也就能够解除了!”

李国桢和吴三桂之间的关系同样也是非常好的,两个人年龄相差不大,李家和吴家又是世交,你抬我我抬你的,总之就很和谐。

崇祯和李国桢的想法,显然得到了在场绝大部分人的支持。

李自成虽然才包围北京城几天的时间,但是大家的心情那都是大起大落,现在有了一点希望,可不得疯狂期盼一波?

朱慈烺看着众人的这般模样,心中感觉,得给这些家伙泼点冷水。

朱慈烺平静的说道:“诸位如果真的是这样想的话,那恐怕就大错特错了。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至少在五天之内,吴三桂的兵马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通州城下的。”

听到朱慈烺的这番话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确实如同朱慈烺之前所猜想的那样,他的这番话让大家的心情都开始向下跌落。

崇祯眉头一皱,有些半信半疑的对着朱慈烺说道:“烺儿,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呢?”

李国桢也忍不住说道:“太子殿下,通州城并不是一座什么太大的城池,而且城池里面的民众都是心向着我们大明的,只要平西伯大军攻城必然就是一呼百应,通州必然会被攻克。到那个时候,平西伯再继续西进,最多两天就能抵达京师了。”

朱慈烺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襄城伯,你说的这些本宫当然是都知道的。但是本宫想要提醒襄城伯一点,若是按照山海关和京师之间的路程来看的话,吴三桂早就应该抵达京师郊外了,甚至可以和李自成一起抵达。

但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结果是,李自成已经围攻了京师这么多天,吴三桂才姗姗来迟抵达了通州。

坦白的说,这让本宫很怀疑,他若是进攻通州的话,能否顺利,又或者说,他愿不愿意顺利!”

听完朱慈烺的话之后,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大家都不傻,朱慈烺的这番话意思非常的明显,那就是认为吴三桂——不忠!

对于任何一个臣子来说,“不忠”这个罪名,都绝对是最严厉的指控。

李国桢同样也是脸色大变,忍不住开口道:“殿下此言差矣!或许平西伯在进军的时候被建奴给拖延了,又或许是被李自成的其他兵马给阻击了也未可知。

如今情况未定,殿下就如此指控平西伯,还是有些、有些……”

李国桢说到后面,突然想起朱慈烺可是救了他一命的,于是原本相当硬气的反怼突然就变得结结巴巴了起来。

都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那人朱慈烺都救了一命,这就让李国桢完全刚不起来了。

就很尴尬。

看着一脸尴尬的李国桢,朱慈烺笑了笑,道:“襄城伯啊,虽然你我之间的意见确实有些不合,但是这件事情上本宫并不是在针对你。

事实摆在眼前,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京师这边接连击退了李自成的多次进攻,吴三桂这个时候会不会出现在通州都不好说呢。”

在这个乱世,朱慈烺的标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

史书上记载的能为大明殉葬的,就算能力不足,也可以用。

史书上记载的那些摇摆不定的,投降的,甚至仅仅是有一些争议的也好,一律不用!

大明几千万上亿的人口,还缺你这几个人不成?

正是因为如此,朱慈烺从一开始就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吴三桂。

不是什么负面印象,而是宁杀错不放过!

吴三桂这个人,对于朱慈烺来说,已经是彻底废了,就这么简单。

本宫有系统,本宫怕谁?

李国桢听完朱慈烺的反驳之后,脸色阵青阵白,突然一咬牙,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么还请陛下准许臣悄悄出城去面见平西伯,让他用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北京城外。如此,应该能够为陛下和殿下证明平西伯的清白了!

如果臣明天下午还没有归来的话,那臣要么就是死了,要么就是平西伯确实如太子所说那般无心救援。到那个时候,臣也就无话可说了。”

李国桢和吴三桂可是世交,所以他也是为了吴三桂有些豁出去了。

崇祯沉吟半晌,他其实也想知道究竟吴三桂是不是忠心,于是就非常痛快的点头道:“那就这么办吧!”

崇祯话音落下,朱慈烺看向李国桢的目光就变得古怪。

过了片刻,朱慈烺真心实意的叮嘱李国桢:“路上小心,别丢了性命!”

就是不知道,李国桢究竟能不能把这句话听进去了。

最好是能,不然朱慈烺觉得他真的会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