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3,周国丈睡不好觉,王化民又有新招

国丈府,夜。

周奎呆呆的坐在自家的秘密藏宝库面前,长吁短叹。

“没了,全没了呀……”

“就是这个太子,该死的太子!”

“老夫怎么就有这么一个外孙呢,造孽啊!”

周奎已经自言自语好久了,没有人敢靠近他。

脚步声从身后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声音。

“太子没事,国丈。”

周奎的身体缓缓一震,随后转过头来。

在他的面前站着三个人,魏藻德、曹化淳和王化民。

周奎冷冷的说道:“太子没事?那你们还来干什么。”

曹化淳慢吞吞的笑了笑,在旁边自顾自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国丈啊,钱已经没了,还是应该往前看,少生点气。”

周奎依然冷淡:“那你家的钱全没了,你消气了吗?”

曹化淳顿住了。

魏藻德咳嗽一声,道:“好了两位,我们都是被太子所害,大家这个时候应该团结一心,不然的话怎么能把太子扳倒,怎么把我们的钱和官职地位拿回来?”

魏藻德的话起到了一些作用,气氛缓和了不少。

周奎道:“你们之前说了,发动众臣就能把太子扳倒,怎么现在又不行了?”

曹化淳露出一个无奈笑容:“我们发动了众臣,但太子却发动了京营的所有将士,还有京城之中大部分的底层官员。在如今的情况下,陛下更加信重哪一边是可以想见的。”

周奎没有再开口。

魏藻德缓缓说道:“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为今之计,还是应该先想一个新的办法。”

曹化淳道:“确实如此,不知道诸位有什么办法?”

沉默。

过了好一会之后,周奎才冷冷开口:“如果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那不如直接开了城门,降了闯王罢了!”

周奎说出这句话之后,其他三人同时一惊。

别人倒也就算了,周奎可是崇祯的老丈人,大明的国丈,他居然也要投降闯王?

像曹化淳和王化民自然是早就已经打定主意投降李自成了,但是并没有在周奎和魏藻德面前提过,就是顾及到这两人的身份,没想到今天周奎居然率先说出来了。

曹化淳一时间惊疑不定,有心想要开口顺着周奎的话说下去拉这个国丈入伙,但又怕这万一是周奎唱的苦肉计怎么办?

魏藻德倒是并没有注意到曹化淳的心理活动,而是正色道:“国丈这话就不对了,若是闯军进了城也就算了,如今闯军都还被挡在城外呢,若是我等当了这个大明的叛徒,那岂不是在史书上遗臭万年?”

魏藻德虽然没了首辅的职位,但他本来就极为看重名声,所以立刻出言反对。

周奎看着魏藻德,微微冷笑,反问了一句:“若是过几日闯王真的率军进了城,不知道魏大人是否会继续忠于大明下去?”

这句话也把魏藻德给问住了,过了几秒钟之后才干笑道:“日后再说,日后再说。”

王化民看着面前的这三个人,心中也是有些无语。

你说这周国丈是个贪财的老糊涂也就算了,曹化淳起码是掌控过司礼监,魏藻德更是当过首辅,都是内朝和外朝的大人物,怎么事到临头来就好像那老头子老太太似的,除了骂人啥主意都没了?

总感觉太子搬走的不仅仅是他们的钱财,可能连脑子也一起搬走了。

带着这种浓浓的吐槽感,王化民沉声开口道:“三位,我倒是有一个主意,或许可以试试。”

王化民的话立刻就吸引了其他三个人的注意力。

周奎道:“什么主意?”

曹化淳道:“王公公快快说来。”

魏藻德道:“最好是能够尽快见效,不然这太子把我们的钱都发下去了。”

王化民有点想要翻白眼的冲动,你的钱又不是我的钱,关我屁事。

王化民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其实,今天太子为何能够让陛下屈服?答案很简单,就是因为他手里有兵!

之前,我们的想法是直接除掉太子,但现在太子这么大笔的钱发下去,京营的那些兵是肯定死心塌地的站在他那边了,再加上英国公也是太子的铁杆支持者,就算是继续找陛下弹劾也没用。

所以我们应该换一个思路,那就是先找一个人来分摊掉太子的兵权。随后,让这个人一步步的取代太子,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控京城之中的所有兵权。到那个时候,手里不在拥有兵权的太子,我们想要对付他还不容易?”

王化民的意思说出来,其他三人立刻就听懂了。

魏藻德有些疑惑的说道:“可是,现在我们去哪里寻找一个能够分掉太子兵权,并且又不喜欢太子的将军呢?”

王化民微微一笑,道:“三位难道忘记了襄城伯李国桢吗?他可是陛下的亲信,但是却因为太子的缘故丢掉了统领京营的兵权,你说他的心里难道就一点意见都没有?

而且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襄城伯似乎和周国丈是亲家,对吧?若是周国丈能够亲自出马对其再劝说一二的话,这件事情应该也就稳如泰山了。”

周奎点头道:“老夫等会就去找一找李国桢,和他好好的谈谈。”

魏藻德摸着胡须,道:“即便是能够把襄城伯抬上去分了兵权,谁又能保证襄城伯一定有出色的发挥呢?别忘了,襄城伯也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罢了。”

王化民笑了起来:“魏大人啊,打仗这种东西,归根结底不就是一个钱字吗?只要有钱,还怕那些士兵们不卖命?你今天是没有在场,看不到太子发钱之后那些京营士兵们恨不得祖宗十八代都给太子做牛做马的模样。

襄城伯就算再不会打仗,总不可能连发钱都不会发吧?只要襄城伯能守住一下,我们就可以发动我们的盟友,对陛下进行游说,一步步的让兵权从太子那边转移过来。

到时候襄城伯手里的兵马越来越多,难道他还能打输了,还能比不上太子不成?”

王化民这几个反问下来,魏藻德总算是服气了,露出了笑容:“王公公说得对,老夫确实不通军事,在这方面欠缺考虑。王公公的这个意见很有道理,若是曹公公和国丈没有意见的话,老夫觉得可以这么做!”

曹化淳和周奎同时点头。

“就这么办吧,一定要让太子付出代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