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2,宫城外呼啸震天,朱慈烺尽收人心

奉天殿。

崇祯注视着面前众多慷慨激昂的大臣们,心中说不动摇,那绝对是假的。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的,虽然这两天下来崇祯确实对朱慈烺大为信任,但是当官员们抱团起来对朱慈烺发动反扑时,崇祯内心的本性再度发作,再次动摇了。

一名太监站在宫殿的角落,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他就是曹化淳在宫中的盟友王化民。

王化民看了片刻,悄然走出大殿,来到不远处的一处宫廷僻静处。

在这里,曹化淳已经等待多时。

“怎么样了,王公公?”曹化淳迫不及待的问道。

王化民微微一笑,对着曹化淳道:“非常的顺利,如今的殿中已经形成了对太子的声讨之势,陛下明显动摇了。只要再过一会,陛下应该就会下旨,对太子进行问罪!”

曹化淳闻言,也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果然如此。我就知道,咱们这些陛下就是耳根子软哪,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经历过了这么多事情,他就是得不到教训!”

王化民同样笑道:“曹公公这话就不对了,这人嘛,都是可以调教的,若是真的出了一个英明神武的陛下,你我的日子就真的能好过了?还是一个耳根子软的陛下更好啊,您说呢?”

两人相视而笑。

曹化淳沉声道:“陛下很容易控制,但太子……必须要除掉!”

王化民用力点头,正打算说些什么,突然听到了动静,猛然转头。

一阵尖锐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的宫墙上响起,王化民作为在宫城之中生活了多年的太监,虽然很少听到这个声音,但也明白这个声音其实是——

警报。

敌袭警报?

这警报同样传进了奉天殿之中。

刚刚听到的时候,在场的大明君臣都还没反应过来,毕竟这么多年了,这警报声真没响过几次。

但很快就有人回过神来,惊叫道:“谁拉的警报?是不是敌人兵马攻进来了?”

这句话说出来,大殿之中瞬间安静几秒。

然后,哄一下,完全乱成了一团。

有人想要离开宫殿,有人想要护卫崇祯,更多的人则是一脸茫然但又无比着急,担心小命不保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崇祯同样也是面无人色,别看他平日里皇帝陛下的威严足足的,但真到了这个时候,崇祯心里也是完全懵逼。

就在此时,一名亲军将领冲了进来,面无人色的说道:“陛下,太子率领京营数千兵马,已至皇城门口!”

这个消息说出来,顿时让崇祯傻眼:“啊?”

其他的大明群臣也瞬间傻眼,还以为是敌人呢,怎么是朱慈烺?

等等。

一名御史突然跳了起来,高声道:“太子殿下这是要做什么?他是不是想要造反?”

另外一名刚刚也高声弹劾朱慈烺的大臣们同样回过神来,道:“陛下,臣早就说过太子不可信,您看现在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如臣所说?”

崇祯心乱如麻,脸色阴晴不定,完全说不出话来。

更多的大臣回过神来,纷纷开口。

“陛下,太子乱象已露,必须要让人平定!”

“陛下,太子如今已经是我们大明的祸害,看来是时候除掉这个祸害了!”

就在此时,一个公鸭嗓突然响起。

“谁说太子殿下是祸害了?你们这些只会在陛下面前狺狺狂吠之徒,才是大明真正的祸害!”

众人被这句话怼得都是一停,放眼看去,发现原来是朱慈烺的心腹,新任东厂提督太监方拱乾。

方拱乾恭恭敬敬的朝着崇祯行礼,沉声道:“陛下,太子殿下命方拱乾前来,想请陛下往宫墙上一行,听一听如今京营将士们的心声!”

方拱乾的话说完,其他的大臣们顿时纷纷反对:“陛下,不能去啊!”“陛下,这肯定是太子的阴谋!”“陛下,去了就上当了!”

崇祯看着方拱乾,久久说不出话来。

突然,又一个声音响起:“陛下尽管去,臣愿意为太子担保!”

崇祯抬头看去,发现原来是英国公张世泽。

英国公和方拱乾是前后脚到了,或许是因为赶路太急的缘故,他的脸庞都还是通红,注视着崇祯恳切的说道:“想想太子这两天的所作所为吧陛下,若是太子都能背叛大明的话,那大明早就已经亡了!”

这句话让崇祯的身体明显震动了一下。

几秒钟之后,崇祯站了起来。

“诸卿,随朕前往宫墙一行!”

……

宫墙之外,朱慈烺眯着眼睛,注视着面前已经紧闭的宫门。

方拱乾能进,英国公能进,朱慈烺当然也能进,只不过想要进去的话就只能一个人。

朱慈烺可不想一个人进去。

大明的这些文官,干啥啥不行,打嘴炮第一名。

如果是在平时,朱慈烺不介意和这些文官打打嘴炮,拿手枪教育一下他们。

但现在是什么时候?

大明危在旦夕,李自成兵临城下,城内人心浮动,可以说是危如累卵。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个大明臣子们居然还想要对朱慈烺说三道四,拖朱慈烺的后腿?

朱慈烺又不是他们的爹,怎么可能惯着他们?

突然,宫墙之上,密密麻麻的出现了一批人群。

双方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只有几十米,朱慈烺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崇祯的脸。

没有任何的话语,朱慈烺举起了手。

随后,在朱慈烺的身边,无数的京营将士齐声高呼。

“大明万岁,太子万岁!”

“陛下英明,惩治奸臣!”

面对着这成千上万的京营将士们的高呼声,崇祯和他身后的众多大明群臣脸色大变。

一名御史忍不住道:“陛下,这是兵谏!太子就是要造反!”

英国公忍无可忍,冲上前去,一拳把这名御史干翻。

“蠢货,如果太子真的要兵谏的话,尔等如今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面对着英国公的话,在场的大明群臣无话可说。

只要眼睛不瞎就能够看得出来,朱慈烺手里的这几千京营将士可是如今北京城之中最强大的一股军事力量。

如果真要造反的话,以朱慈烺这两天展现出来的手腕来看,那简直不要太简单。

朱慈烺再度抬手,身后众多的大明京营将士顿时安静下来。

这种安静,却反而给城墙之上的大明君臣造成了更大的心理压力。

朱慈烺骑着马,缓缓来到宫墙之下,然后开口。

“父皇,儿臣身后的这些人,乃是大明的京营主力,也是大明如今唯一能够抵挡李自成的力量。

今天儿臣去了京营,看到这里的很多人因为拖欠了太久的军饷,生活无比困苦,不但吃不饱穿不暖,甚至有些人都得把妻女卖到青楼之中去!

儿臣没有做别的事情,仅仅是把他们应该得到的军饷发放给他们,他们就发誓要为大明死战到底!”

说到这里,朱慈烺突然抬手,直指崇祯身后的大明群臣:“但是,这些大臣们又做了什么呢?他们疯狂的搜刮民脂民膏,让底层的官吏和京营将士们毫无经济来源,让大明的民众变得无比的穷困。

如今,儿臣仅仅是要他们出一些钱来守卫大明,来让大明有一条活路,他们竟然就对儿臣群起而攻之,想要弹劾儿臣,离间儿臣和父皇之间的关系!

今日,这件事情必须要做个了解。否则的话,这些京营的大明将士怎么能相信官府的承诺,怎么为大明浴血奋战到底?”

听完朱慈烺的话之后,无数京营将士们再次高声鼓噪起来。

“太子英明,陛下英明!”

“惩治贪官,清君侧!”

“杀了这些狗官,我们支持陛下和太子!”

山呼海啸般的怒吼中,崇祯身后的许多大臣开始面无人色,甚至悄然后退。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刚刚弹劾朱慈烺最大声的人。

崇祯的脸色明显发生了变化,看着朱慈烺,良久没有说话。

京营的呼喊声还在继续,气氛变得越发紧张。

突然,又一支队伍在宫墙之外出现。

这是一支上千人的队伍,看上去并不起眼,但是他们的衣着却相当惹眼。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单单从衣着打扮上就能够看的出来,这是一支由官员们组成的队伍。

底层官员。

在这些官员的最前方,是三名大明重臣,户部尚书范景文,左都御史李邦华和左都副御史施邦耀。

底层官员们迅速来到了朱慈烺的身后,户部尚书范景文带着两名御史站在了朱慈烺的身边,高声开口。

“陛下,老臣奉了陛下的命令,给京城之中的这些官员们发放了拖欠的俸禄。”

听到这里,崇祯的脸颊明显抽搐了一下。

大明欠钱,那是真的哪里都欠,尤其是拖欠臣子们的钱最为严重。

范景文继续开口,道:“现在,这些官员们对于陛下都非常的感激,但他们也有一些话,想要对太子说。”

范景文话音落下,众多底层官员们纷纷朝着朱慈烺行礼。

“多谢太子筹集俸禄,给了我等一条生路!”

这些底层官员们的话,同样也是发自内心。

崇祯拖欠俸禄,那是直接把整个北京城所有官员的俸禄都拖欠掉的。

但问题是,站在崇祯身后那些有权有势的重臣,哪个家里没有大量赚钱的产业,谁又把这俸禄当回事?

真正凄惨的,就是这些没权没势,只能靠这些俸禄吃饭的底层官员们。

为了赚点钱吃饭,这些底层官员们在下班时间有的跑去写对联,有的跑去教书,有的跑去给人家当账房先生……各种各样在和平年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这几个月都在北京城发生了。

能有什么办法?为了活下去,只能把尊严丢在脚下。

现在,大明终于发钱了。

所有人都知道,是太子朱慈烺想办法弄来的钱,没有太子的话大家依然还是要继续穷困下去。

所以,在负责发放俸禄的范景文等人听到消息,想要回宫给太子说情的时候,这些最底层的官吏们也立刻就跟着来了。

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皇帝,不是为了大明,而是为了一个给了他们希望的人。

上千名底层官员朝着宫墙之上的崇祯皇帝跪倒,高声奏报。

“太子一心为国,臣等请陛下惩治奸臣!”

千把人,人数不多,但每一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呐喊。

崇祯终于动容了。

他看着群情激奋的京营将士,又看着高声呼喊的大明底层官吏们,内心之中,满是震撼。

崇祯不是一个傻瓜,他很清楚,如果不是朱慈烺的话,这些人真的会跪在他的面前,会继续对大明抱有希望吗?

什么是人心所向?

这就是人心所向啊!

崇祯深吸一口气,缓缓转身。

“立刻打开宫门,诸卿,且随朕一起出宫去迎接太子,去和朕的子民们好好谈谈!”

看着面前的宫门被打开,看着崇祯皇帝在英国公、方拱乾等人的陪伴下缓步而出,亲切的握住朱慈烺的手,宫墙内外顿时爆发出了无数的欢呼声。

“陛下万岁,太子万岁!”

……

看着这一幕,许多弹劾朱慈烺的大明大臣战战兢兢,几乎连路都走不动了!

不远处的某个角落,曹化淳和王化民同样也看傻了眼。

过了良久,王化民才忍不住叫了起来:“这太子明明是在逼宫,难道陛下看不出来吗?”

曹化淳默然片刻,缓缓摇头。

“陛下不是看不出来,太子也不是一时兴起,只不过这座京城……从今往后,究竟是陛下的京城还是太子的京城,那就不好说喽!”

曹化淳说话的时候,内心充满了无比的挫败感。

这还真是……秀才遇到兵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