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29,系统发特殊奖励,化淳和国丈共谋

对于这个特殊奖励,朱慈烺还是相当期待的。

究竟是什么呢?

系统声音还在继续:“……主角的隐藏幸运值增加,触发各种幸运好事的概率增加10%。”

朱慈烺等了几秒,发现系统确实没有继续说话了。

朱慈烺:“……”

就这?

感觉,好像也不太行啊。

10%概率……

一时间,朱慈烺有些凌乱。

算了算了,先回宫。

突然,一阵骚乱声传来,朱慈烺下意识的抬头,然后看到一群人突然从街道上冲了出来,口中呼喝不已。

“杀了这些官军,反了这个大明!”

这群人的装扮相当的奇怪,一个个头上居然还带着头巾,手里拿着武器。

朱慈烺心中一紧,正打算让东厂的番子准备应对之时,异变徒生。

一块巨大的牌匾突然从天而降,砰的一声不偏不倚的砸在了这群看上去应该是要造反的人之中。

几秒钟后,造反者突然变得慌乱起来。

“使者死了!”

“主的使者死了!”

“这是主对我们的警告,快逃!”

瞬间,这群造反者就开始溃散。

朱慈烺见状先是一愣,随后嘴角显露出一丝残酷笑意。

他举起手中的沙鹰手枪。

砰的一声,一名造反者摔倒在地。

朱慈烺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通通给本太子杀了!拿人头回来和本太子领赏,十两银子一个!”

东厂的番子们这才回过神来,顿时狞笑着拔出手中武器,迫不及待的追了上去。

这可是十两一个的大人头啊!

这场莫名其妙的叛乱,就这么在短时间内,以砍下几百颗人头的结果而结束。

朱慈烺注视着面前那块神奇的、从天而降的牌匾,以及牌匾下不偏不倚被正好切成两段的某个戴头巾的人。

牌匾上写着两个大字——烟阁。

朱慈烺若有所思:“在某本史料之中,率先打开北京城门的是来自于烟阁的某个异族,莫非……”

朱慈烺突然笑了起来:“这就是系统的10%幸运概率吗?有趣。”

就在此时,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请宿主注意,普通人触发幸运事件的概率是万分之一,也就是0.01%。而且,每当幸运事件触发时,敌方就等于是遭受了100%的灾难事件。”

朱慈烺闻言,不由瞪大了眼睛。

好家伙,这么一算的话,好像这个特殊奖励……还真的是很不得了啊!

一想到这里,朱慈烺的心情顿时变得大好,甚至还吹了一下口哨。

“走,回宫去,让父皇也看看,咱们大明现在也是有钱的国家了!”

一千一百万两银子,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在历史上,李自成进城之后搜刮了几千万两的现金和珠宝,搞得大顺军上下全部都钻进钱眼去了,一个个只想着享受,斗志全无,最终被满清击败。

现在,朱慈烺虽然不可能像李自成那样竭泽而渔,但有了这堪比大明好几年国库收入的巨额财富,同样也是让朱慈烺信心满满。

无论是在任何时代,只要有钱,就绝对能买到别人来给你卖命!

就在朱慈烺喜滋滋的带着大笔财富回宫时,刚刚辞去大明首辅的魏藻德看着空荡荡的密室,却是欲哭无泪。

人这辈子最惨的事情是什么?莫过于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一朝全没了。

好吧,也不能说全没了,毕竟朱慈烺还留下了一千两……

钱没了也就算了,更惨的是,魏藻德的名声也全完了。

捐钱的那些大臣们,人家一个个都是朱慈烺口中的大明中流砥柱,是救大明于危难之中的忠臣!

魏藻德呢?一个妄图欺瞒皇帝,在大明危难之际依旧一毛不拔的守财奴罢了。

这才是真正让魏藻德心灰欲死的,钱没了也就是这辈子的事,名声臭了,那可是要被无数代子孙后代所咒骂的!

一想到这里,魏藻德忍不住咬牙切齿,恨恨的说道:“太子……好你个太子!总有一天,老夫一定会报了这个仇!”

说完这句话之后,魏藻德又陷入了颓丧之中。

其实他很清楚,就现在的他,拿什么来和那位太子复仇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魏藻德的身后响起:“魏大人,若是当真想要向太子报仇的话,又何必要等什么‘总有一天’呢?”

魏藻德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想要看究竟是谁。

在看到了来人之后,魏藻德不禁吃了一惊:“曹公公?你不是已经……”

是的,面前的这个人虽然经过了乔装打扮,但魏藻德依然还是认出来对方的身份——原东厂督公,原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

曹化淳微微一笑,在魏藻德的面前坐了下来:“魏大人,我们的时间有限,今日老夫前来,就是想要和你商议一下这个向太子复仇的事情。”

魏藻德看着曹化淳,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道:“曹公公,你是如何进来的?”

曹化淳笑了:“当然是走进来的,别忘了老夫毕竟在宫里这么多年,一些人脉还是有的。好了,魏大人何必纠结这些小事?老夫就问你,你还想不想要把你的钱拿回来,还想不想向太子复仇了?”

魏藻德深吸一口气,道:“太子把老夫搞得身败名裂,老夫当然是愿意复仇的。但是现在就凭你我二人,又怎么可能向太子复仇呢?”

曹化淳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开口道:“国丈,可以出来了。”

于是,国丈周奎也出现在了魏藻德的视线之中。

这三个人,一个是太监,一个是大臣,一个是外戚,可以说本应属于三个不同的派别。

但偏偏,他们又有着同样的敌人——朱慈烺。

曹化淳缓缓说道:“如今,想要向太子复仇,唯一的办法就是先解除掉陛下对太子的信任!只要陛下不再信任太子,那么我们想要除掉太子就易如反掌!”

周奎恨声道:“恐怕没那么容易吧?陛下可是给了太子那么多的旨意。”

曹化淳淡然一笑,道:“陛下乃是一个多疑之人,这一点难道大家还不清楚吗?他可以信任太子一时,但不可能信任太子一世!老夫已经打听到了,明天太子会前往京营那边去安抚人心,陛下应该会主持明天的朝议,这是一个好时机。

老夫已经联络了几个人手,明天的朝议之上,他们将会同时弹劾太子!两位,去发动一下你们的人吧,这是我们对太子进行复仇的绝佳机会!”

曹化淳显得成竹在胸,很显然,他已经有了一个颇为完备的计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