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27,魏藻德辞官相逼,朱慈烺寸步不让

朱慈烺看着魏藻德,对于这位大明首辅的跳脸,倒也并不意外。

从系统所发放的那些“藏宝图”来看,这个魏藻德的家里钱虽然不算太多,但是现金也有那么十多万两。

这主要是因为魏藻德进入内阁当大学士的时间不长,就那么两三年,当首辅更是才刚刚几天时间,所以还没来得及攒钱呢。

魏藻德对朱慈烺的批评也是相当严厉的,什么夏桀商纣这种亡国之君都出来了,但朱慈烺完全没当回事。

这群大臣们,就喜欢这样子,上纲上线,每一件事情都要说得无比的严重。

不这样的话,怎么能让皇帝乖乖听话呢?

朱慈烺淡然道:“所以,魏阁老的意思是,你不想出钱支持大明募集兵马,抵挡李自成的进攻了?”

魏藻德闻言顿时一滞,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道:“老臣当然是支持的,可是……”

“没有可是!”朱慈烺直接打断了魏藻德的话,冷冷的开口说道:“如今李自成的兵马正在攻城,英国公和诸多大明将士们正在拼命阻挡他们的进攻,为的就是给我们争取时间,招募更多的兵马,以获得守住北京城甚至是反攻的希望!

你们这些东西,就是被父皇给惯坏了,你们以为本宫今天是在这里和你们商量?本宫告诉你们,这是命令!你们必须要在本宫给你们的选择里选一个,不然的话,就别怪本宫带着东厂番子,一个个把你们的家全部都抄了!”

说到最后,朱慈烺疾言厉色,整座大殿之中鸦雀无声。

所有人看着朱慈烺,表情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这位太子,实在是……太有决断了。

但这种决断,对于在场的大明群臣而言,却是一个十分巨大的心理压力。

五成的家财,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虽然说是借,但是大明的情况现在谁还不清楚?

国库早没钱了,整个京城里的所有官员工资拖欠都至少半年,甚至还有一年的。

这样的大明,真的有钱还债?

魏藻德同样也是表情变化,心中翻腾不已。

朱慈烺那番话,魏藻德自然是首当其冲的。

魏藻德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既然太子如此一意孤行,那么老臣也无可奈何。只不过老臣如今心力交瘁,这大学士的职位也是坐不下去了,还请太子和陛下开恩,让老臣辞官归老吧!”

魏藻德说完,在场又是一片哗然。

魏藻德毕竟是大明内阁首辅,他这当众辞官的冲击力,还是相当强烈的。

所有人都知道,魏藻德这同样也是对朱慈烺的反击!

暴政过于酷烈,导致大明首辅不得不辞官,传出去的话,对于朱慈烺和崇祯同样也是巨大的打击。

现在,就看朱慈烺怎么接招了。

朱慈烺看着魏藻德,笑了。

“没问题。既然魏先生觉得你能力不行,那你确实也没必要当这个内阁首辅了。本宫代表父皇,准了!”

魏藻德一愣。

很显然,他并没有想到,朱慈烺竟然会如此痛快的答应了。

至少,也应该犹豫一下,纠结一下吧?

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魏藻德也没有什么选择,于是他朝着朱慈烺拱手,就要离开大殿。

就在此时,朱慈烺的声音再度传来:“站住!”

魏藻德抬头,看到的是朱慈烺面无表情的脸庞。

“魏先生啊,你辞官当然是可以辞官,但是父皇的旨意你忘记了?包括你在内,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都必须要遵守父皇的旨意!”

魏藻德心中一股寒气冒起,忍不住道:“太子,你……”

朱慈烺走到魏藻德的面前,冷冷的说道:“说吧,你是要借给大明五成的家财,还是让本宫带着东厂番子去你家里走一趟?”

魏藻德这一刻,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片刻之后,魏藻德一咬牙,沉声道:“太子殿下,老臣的家里真的没有钱,如果太子不信的话,就请去老臣家里看看便是!”

魏藻德也是没有了退路,如果这个时候选择捐钱,就等于是向朱慈烺屈服,那么他刚刚用辞官来对抗朱慈烺的行为就好像是一个笑话,甚至崇祯还要来追究上次捐钱魏藻德一毛不拔的罪名。

所以,魏藻德只能死扛到底。

更何况,魏藻德觉得,自家的藏宝库是绝对安全的!

朱慈烺大笑起来。

“很好,非常好。这样吧,为了给诸位一点警示,今天在场的所有大臣,都跟着本宫去魏先生的府邸一趟吧!”

于是,奉天殿所有的大明群臣,浩浩荡荡的跟随着朱慈烺,来到了魏藻德的府邸之中。

魏藻德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心态已经好了不少,一脸坦荡的站在了自家门口,对着朱慈烺高声道:“殿下,这边就是老臣家的库房,请跟老臣去库房里看看吧。如果有超过一千的现银,那么老臣一定全部上交!”

魏藻德的声音很大,因为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听到。

那么问题来了,魏藻德就不担心朱慈烺找到吗?

是的,他并不担心,因为魏藻德府邸之中的藏宝库,只有他一个人才知道。

甚至,就连转移钱财这件事情,都是魏藻德一个人在半夜的时候,带着自家妻子偷偷搬的。

所以魏藻德心中非常的笃定,朱慈烺能找到曹化淳和周奎家的东西,但却绝对找不到魏藻德家里的宝藏!

朱慈烺看着面前的魏藻德,呵呵一笑。

曾几何时,曹化淳和周奎,在朱慈烺面前也是这样的表情。

然后……

朱慈烺抬头,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魏藻德府邸。

嗯,很旧,而且是那种“做旧”的风格。

朱慈烺想也没想,直接朝着后宅走去。

魏藻德愣了一下,忙道:“太子,走错了!”

朱慈烺哈哈一笑:“错了?不,没错!”

按照脑海之中的藏宝图,朱慈烺很快来到了魏藻德府邸的某一间房屋面前。

朱慈烺指着这间房屋,对着魏藻德道:“这是什么地方?”

魏藻德的表情已经开始变得有些不淡定了,道:“这是老臣的书房,殿下,你要看,得去库房看啊。”

在两人的身后,不少大明臣子脸上都有些莫名其妙的表情,但也有人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朱慈烺微微一笑,对着魏藻德道:“确实,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要去库房看的。但是,总有些人自作聪明,觉得换一个地方,就绝对没有人发现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朱慈烺直接打开魏藻德书房的大门,走了进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