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贼阉竖盛气凌人,明太子挺身相斥

奉天殿中,大明崇祯帝正坐在王位之上,左右两边各有诸多大臣。

朱慈烺入殿,但一时间却并未引起注意,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大殿的正中央。

在那里,两名太监打扮的男子傲然而立,其中一人细眉小眼双手笼袖,面有得色,在用公鸭嗓开口:“杜勳言尽于此,还请陛下好好思量一番,闯王如今已经围城,不日便可攻克京城。若是到了那时,恐怕陛下便是想要留个全尸也不可得了!”

“杜勳?原来是他。”朱慈烺脑海之中顿时浮现出此人资料。

杜勳,原大明宣府督军监视太监。

一个太监,听起来似乎并不起眼,其实不然。

大明的制度是比较奇葩的,皇帝自然是掌控一切,但在具体的政事处理上,则有以司礼监为主的“内朝”和以内阁文官为主的“外朝”,像曾经大名鼎鼎的刘瑾、九千岁魏忠贤这些太监,就是内朝的领军人物。

杜勳在出镇宣府之前就是内朝大太监,地位仅次于曹化淳,王化民,王承恩等人,且宣府乃是拱卫京师的咽喉之地,崇祯帝让杜勳作为宣府监军,显然对杜勳也是极为信任的。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闯贼兵马刚至宣府,杜勳就直接出迎三十里投降。

宣府陷落之后,闯贼再无阻碍,一路直入京师!

没想到这杜勳居然在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还敢以闯贼使者的身份重返京师,来到崇祯皇帝的面前。

朱慈烺深吸一口气,按下手枪保险,缓步向前走去。

杜勳话音落下,王座之上的崇祯帝脸色便是难看至极。

这位崇祯皇帝,在位十七年,勤俭节约想要励精图治,却不想大明越治越乱,如今竟然被那李闯兵临城下,连京城也保不住了!

崇祯帝咳嗽一声,缓缓说道:“李……闯王的意思,朕当然是已经明白的。但兹事体大,朕还是需要和诸卿好好的商议一番,才能够做出结论。”

杜勳闻言,不由大笑:“商议?陛下啊陛下,还真是看不清楚局势!如今的陛下和大明,难道还有什么和闯王讨价还价的资本吗?恕杜勳直言,若是陛下和在座之人还想要活命的话,便快快开城投降吧!若是迟了,怕是闯王一恼怒,这周王后和其他的妃子、皇子、公主们,可就不好办喽!”

说话间,杜勳脸上露出得意表情。

作为太监,注定一辈子为皇家做牛做马。

但现在,看着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手足无措,被杜勳的几句话逼得进退维谷,杜勳心中也同样有一种奇异的快意!

就在此时,朱慈烺平静开口了。

“朱氏皇族的存亡与否,也是你区区一个没了鸟蛋、断子绝孙的阉竖能够质疑的?”

杜勳闻言,顿时大为恼怒,转过身来,正好和朱慈烺的目光对上。

虽然朱慈烺只有十五岁,但他身高甚至比杜勳还要高半个头,颇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

杜勳当然是认得朱慈烺的,愣了一下之后顿时怪笑出声:“我道是谁,原来却是太子。如今大明灭亡在即,只可惜太子殿下距离这皇位虽然不过几步之遥,却是一辈子也登不上了!”

杜勳的反唇相讥同样也是颇为凌厉,他如今连崇祯这个大明皇帝都不放在眼中,太子?那是什么东西。

最重要的是,杜勳需要用这些行为来向所有大殿之中摇摆不定的臣子们证明,大明的皇族只不过是一群废物,真正的大明新主人此刻已经抵达城外,等待着所有人的臣服!

杜勳怕吗?他不怕。

因为他的背后是闯王李自成,因为闯王的几十万兵马如今已经团团包围了整座北京城。

在杜勳看来,他,就是闯王李自成的化身!

应该害怕的不是他,而是这座大殿之中的大明君臣,同样也包括太子朱慈烺!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听完杜勳的话,朱慈烺并未恼怒,反而微微一笑,道:“大明还没灭亡呢,但本宫可以保证,你今天是不可能活着走出这座大殿了。”

说完,朱慈烺笼在袖子之中握着手枪的手都不由自主的开始有些颤抖。

他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杀过人,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杜勳闻言,不由放声大笑:“有趣,想不到如今的大明之中,竟然是这位鸟毛都没长齐的太子最为有种。太子啊太子,若是你能在十七年前登基,说不定还真能有所作为,只可惜如今闯王携滔天大势而来,天下泰半皆入闯王之手,你只不过区区一少年,难道还想逆天不成?”

说完,杜勳上前两步,来到朱慈烺的面前,发出冷笑:“太子,我就站在此地,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杀我?”

说着,杜勳伸头,在朱慈烺面前晃了两下,后退的发际线颇为显眼。

杜勳话音刚落,朱慈烺手从袖子之中探出,将手枪顶在了杜勳的脑门上,语气平静:“你真以为我杀不了你?”

朱慈烺这个动作一出,满殿皆惊。

虽然这沙鹰手枪的造型在这些大明君臣看来相当的怪异,但大家都是有见识的人,第一时间就立刻联想到了另外一样东西——短火铳。

在大明,火铳可不是一样很少见的武器,早在元末明初就已经在战场运用,更有“洪武火铳”,“永乐火铳”等有名的火铳。

杜勳看到这手枪,整个人顿时脸色大变。

杜勳怕死吗?当然怕,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投降李自成。

之所以敢主动进城,之所以敢在崇祯面前耀武扬威,是因为他伺候了崇祯这么多年,知道这位皇帝优柔寡断,再怎么羞辱崇祯也无性命之忧。

可现在,朱慈烺的枪口都顶在脑门上了,那杜勳的生死就真的只在朱慈烺的一念之间了。

杜勳心惊之下,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你,太子,我……太子,你不能杀我,不然闯王入城之后,是不会放过你的!陛下,陛下你快说话啊!”

这个时候,杜勳终于想起了被他羞辱半天的崇祯皇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