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5,朱慈烺训斥群臣,王承恩高声表功

朱慈烺出现后,在场的大臣不少人吓了一跳,表情怪异,看向朱慈烺的目光都有些躲闪。

这主要是朱慈烺在离开之前挥舞着手枪的那一幕场景,所有人都还历历在目呢。

魏藻德在听到了朱慈烺的声音之后也是身体一顿,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俗话说得好,不怕横的就怕愣的,朱慈烺这十五岁的年纪,正是天不怕地不怕,愣起来不要命的时间段。

朱慈烺不去管其他人,而是直接笑吟吟的走到了魏藻德的面前。

“魏先生似乎对本宫很有意见啊。”

这位大明首辅其实也算是饱读诗书,之前也教授过朱慈烺一段时间的功课,所以朱慈烺才会称呼他为先生。

魏藻德看着朱慈烺清秀俊雅的脸庞出现在面前,不知为何却感受到一股寒气,下意识的倒退两步。

这一退就退到了崇祯御座之下,魏藻德猝不及防,脚底卡到台阶,结结实实摔了一个四脚朝天,屁股磕到台阶上,差点成了八瓣。

朱慈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朱慈烺都有些哭笑不得,不就正常的质问一句吗,这就吓到摔成这样?

本着尊老爱幼的心情,朱慈烺还是搭了一把手,将魏藻德扶了起来。

魏藻德在当众摔倒,自然是感觉相当丢脸的,但这一摔,倒是也让魏藻德的脾气上来了。

魏藻德先是向朱慈烺拱手表示谢意,随后一咬牙,沉声道:“太子殿下,您的爱国之心自然可嘉,但是做事过于鲁莽,直接杀了那李自成的使者杜勳,实在是太错特错!

如今李自成大军围城,京城摇摇欲坠,正是要实行缓兵之计稳住李自成的时候。太子此时杀死李自成使者,岂不是火上浇油?

老臣不才,也知道为了大明社稷,应该暂且忍让一时,不然那李自成若是发狂攻城,这北京城里面一点兵马又怎么可能守得住?

所以,老臣斗胆向陛下奏请,要治太子您的罪,以安城外李自成之心!”

魏藻德也是豁出去了,心想这不就一个未成年的太子么,老夫堂堂的大明首辅,难道还会虚不成?

说完这句话之后,魏藻德色厉内荏的看着朱慈烺。

如果朱慈烺抬手亮枪,他就立刻跪下求饶。

朱慈烺先是一愣,随后笑了。

朱慈烺的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刺耳,在大殿之中不停回荡。

伴随着朱慈烺的笑声,魏藻德的脸色也慢慢的变得有些通红。

魏藻德能够听得出来,这笑声之中,尽是满满的嘲讽!

片刻之后,朱慈烺笑声停止,但脸上不屑的笑意却越发的明显。

“安李自成的心?不好意思,本宫真的是好久都没有听过这样的笑话了。

李自成打的是什么主意,难道魏先生、父皇还有在座的诸位大人们就一点都不清楚吗?

就让本宫直说了吧,李自成的主意其实很简单,不管我们这里怎么想,他都一定会攻进京城里来,灭了我们大明,建立他的大顺朝!”

朱慈烺的这番话在大殿之中所有人耳边回荡,但是却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反驳,就连魏藻德也是如此。

因为朱慈烺说的这些,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过不到最后一刻,没必要表现出来罢了。

朱慈烺目光如电,扫视大殿之中的众臣,最后目光落在了魏藻德身上,淡淡说道:“本宫知道,你们一个个都觉得,我们大明官军是肯定打不过李自成的贼军,所以你们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但你们要知道的是,你们不行,不代表本宫不行!王承恩,你来说说,刚刚在彰化门宫墙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魏藻德闻言,顿时愣住,又有些疑惑。

看这太子的模样,莫非在彰化门那边,还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战果不成?

王承恩闻言立刻上前,挺胸凹肚,高声说道:“好教陛下和诸卿得知,王承恩不才,跟随着太子一路上了那彰化门,当时的形势是颇为危急的。

城下的闯军犹如潮水般涌至,无边无际,但在城墙之上的大明官军只不过寥寥百十人,实在是相形见拙啊。当时我便有些绝望,觉得今天就要战死在这彰化门之上了!”

大殿之中的大明君臣听着王承恩这个话,虽然明知道王承恩和朱慈烺没事,但依然还是情不自禁的提起了一颗心。

百十名官兵,面对无边无际犹如潮水一般的闯军,即便是有着城墙相护,也没人会觉得官军能赢!

王承恩继续道:“就在此时,太子左顾右盼,突然发现有一架红夷大炮就在不远处。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太子犹如一道闪电般瞬间来到红夷大炮身边,开始校正炮管,轰击闯军。王承恩不才,也帮太子搬了几枚炮弹。”

说着,王承恩露出与有荣焉的自得表情。

别看王承恩是司礼监首席秉笔,不折不扣的大明顶尖人物,但这上阵杀敌还真的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呢。

咱老王,今儿个也是为大明杀了反贼的人!

魏藻德不由开口:“太子久居深宫,居然知道怎么操作这红夷大炮?”

魏藻德对红夷大炮也是有所了解的,这红夷大炮是需要校正、瞄准角度的,而且添加火药量的多少还能决定炮弹的射程,这些都是资深炮兵才做得到的事情。

王承恩哼了一声,对着魏藻德说道:“魏大人难道没有听说过天才两个字吗?太子殿下,便是这样不世出的天才!却说当时,太子殿下在我的协助下连连开炮,这一炮下去闯军就是几十上百条人命啊。

这不过短短片刻时间,我帮着太子殿下抗了不少炮弹,直接打了个十几二十炮下来,那闯军的先锋军顿时就被大炮炸得溃不成军,止步不前!”

王承恩手舞足蹈,绘声绘色的在大殿之中这么一说,大明君臣的脑海之中顿时就有画面了:

残阳如血,无尽的敌军人潮聚集城下,兵刃锋寒。

城墙之上只有朱慈烺王承恩一主一仆两人,但朱慈烺毫无所惧傲立城头,单脚踩在城垛之上,身后披风烈烈飞扬。

突然,朱慈烺手指前方一声怒吼:“日出东方兮红似火,红夷大炮兮炸他娘!”

只见朱慈烺话音落下,炮弹轰一声喷射而出,无数敌军顿时被炮弹碾成齑粉,血花带着残肢断臂四射,闯军哭爹喊娘而逃……

乖乖,这也太激动人心了吧。

英国公张世泽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心中澎湃之情,眉飞色舞的伸手一拍大腿,高声叫道:“好,实在是太好了!太子殿下,威武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