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4,英国公挺身相护,朱慈烺再回皇宫

这句话说出来,众人顿时纷纷转过头去,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敢替太子说话?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身材颇为高大,眉宇之间自有一股英气,乃是大明英国公、京营提督张世泽。

这位英国公,说起来也是大明重臣,他的爷爷张维贤在十七年前手握京营兵权,力拒魏忠贤,将崇祯迎入皇宫之中继位,后被册封为大明太师,可谓权倾一时。

但前面也说了,崇祯被李自成包围之后心态崩了,全面启用太监掌控兵权,导致像张维贤、李国桢这样还能领兵的大臣通通失去了兵权,只能够在大殿之中陪着罚站。

此刻,在听到了众多大臣的口诛笔伐之后,这位英国公终于忍无可忍,站出来想要给朱慈烺说一句公道话。

只听这英国公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确实是有这么一说。但如今的李自成乃是我大明的反贼,又哪里来的‘两国’一说?要我说,大明剿灭李自成这些反贼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凡是跟随李自成的叛徒,像杜勳这样的,就该把他诛杀殆尽,才能让那些摇摆不定的叛徒们知道背叛大明的下场!”

英国公一番话同样也是铿锵有力。

在历史上,这位英国公在李自成破城之后,率领家丁部众力战而亡,对大明乃是忠心耿耿,那么自然对依附李自成的叛徒也是颇为愤恨了。

说白了,朱慈烺刚刚一枪把杜勳杀了,那就是完成了英国公想做但是却不敢做的事情,所以当朱慈烺被众人指责时,英国公自然也就站出来为朱慈烺仗义执言了。

崇祯听着英国公的话,突然又觉得……好像也有点道理。

李自成那个家伙,是大明内部的叛徒,就是应该千刀万剐,和这种人讲什么礼仪,那不是胡扯呢?

这么一想,崇祯又觉得,好像朱慈烺这个儿子刚刚弄死杜勳,反而是一件很提气的事情了。

或许,朱慈烺其实算是有功?

崇祯的这种摇摆不定,自然是被首辅魏藻德看在眼里,顿时魏藻德就急了。

魏藻德这个人,作为大明的首辅,对大明现状当然是有了解的。他早就已经知道,大明是绝对不可能守住京城的,所以在李自成大军还没包围京城的时候,魏藻德就已经建议崇祯带着太子“南巡”,要不然让太子率先一步“南巡”也行。

所谓的南巡,也就是说好听的,实际上的意思就是赶紧跑路到南边的应天府(南京城)去避难呗。

但崇祯不听。

不听不听就是不听。

对于崇祯来说,这个皇帝的缺点很多,但“天子镇国门,君王死社稷”这十个字那是记得牢牢的。

皇太极、多尔衮几次打到山东、北直隶甚至北京城下,崇祯都没有跑路过,这一次李自成来,崇祯同样也不会跑路。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魏藻德就对大明绝望了。

现在的魏藻德想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闯王进城,大明灭亡之后,他不会给大明陪葬,而是想办法活下去。

要活下去,就要得到闯王李自成的同意。

李自成的使者杜勳就在刚才被干掉了,若是李自成进城之后得知此事,在场的大明首辅魏藻德必然难辞其咎,成为李自成怒火的发泄对象。

鉴于此,魏藻德必须要抢先一步开口,狠狠的弹劾一波朱慈烺,这样等到李自成进城之后,也好在李自成那边脱罪。

如今崇祯有些动摇,似乎不打算追究朱慈烺,这对于魏藻德来说是万万不可行的。

魏藻德想着,赶忙开口说道:“英国公,你这就未免有些掩耳盗铃了。当年的李自成确实是反贼一个,毋庸置疑。但如今李自成已经兵临北京城下,若是这个时候我们大明还不给他一些尊重的话,万一李自成把北京城长期围困,又该如何?”

说着,魏藻德又转身看向崇祯,十分恳切的说道:“陛下啊,为今之计,应该想办法安抚一下李自成,最好是能让他暂时退去。等到他退兵之后,陛下尽可以从大明其他地方抽调兵马,到时候大军齐聚再将李自成剿灭也不迟。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难道陛下就不能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舍弃一个太子吗?”

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一扯到江山社稷这些方面,那就肯定是要上纲上线,就不能马虎对待了。

崇祯听完之后,居然又一次动摇了。

是啊,虽然朱慈烺这件事情做得对,但是为了应付李自成,先假意训斥一番朱慈烺,应该也不要紧吧?

朱慈烺毕竟是大明的太子,就算是为了大明受一点点的委屈,那又如何呢?

英国公在一旁听不下去了,反驳道:“岂有此理!当年建奴那么猖狂,几度入寇山东、直隶,陛下都没有和建奴议和过。如今李自成只不过是大明区区一个反贼,又有什么资格让陛下屈尊纡贵来跟他议和?”

两人这一番争吵,极为激烈。

魏藻德是大明内阁首辅,百官之首确实响当当的,但英国公张世泽可是世袭国公,同样是大明贵族世家之中的顶流,也是完全不虚。

一时间两人互不相让,吵了个旗鼓相当。

“太子有罪!”

“太子无罪!”

“太子就是有罪!”

“太子就是无罪!”

崇祯:“……”

这一刻,崇祯也是十分的无语。

就在此时,王化民突然去而复返,十分惊慌的禀报了一个消息。

“陛下,不好了,李自成贼军已经在炮击彰化门,贼军头号大将刘宗敏正在彰化门处亲自督战。彰化门那边兵力极度吃紧,怕是要守不住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殿之中瞬间一片寂静,诸多大明重臣面面相觑,六神无主,脸色惶然。

崇祯也急了,忙道:“那还愣着干什么?来人啊,速速调兵去支援彰化门!”

崇祯说完之后,将目光下意识的看向英国公。

英国公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陛下,京城如今处处兵力告急,怕是没有多余的兵力去支援彰化门了。”

崇祯大怒,喝道:“这怎么办,难道要朕眼睁睁的看着彰化门被攻破,贼军入城不成?”

英国公:“……”陛下啊,我张世泽都被你夺了兵权,你现在问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

就在此时,魏藻德心中灵机一动,开口道:“陛下,如今形势紧急,必须要立刻将太子治罪,这样才能够给城外的闯王一个交代,才能让京城有一个喘息之机啊!”

魏藻德话音落下,顿时就被其他的大明重臣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纷纷开口赞同。

“陛下,是时候下定决心了。”

“陛下,必须要将太子治罪!”

“陛下!!!”

就在此时,砰的一声枪响突然在大殿之中响起,让众多大臣直接吓了一大跳,不少人瞬间躲到了柱子之后。

朱慈烺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本宫才刚刚出去灭了李自成的贼军一波,这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说本宫的坏话了?”

正是朱慈烺再度回到了奉天殿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