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米青出手了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276字
  • 2021-11-02 20:36:00

“怎么样?无论文斗或武斗,岛国来的人都别想赢!”

李维走到林昭,这群人的一边。

李维满脸得意微笑着,看了眼吴一雯。

吴一雯也是一脸妩媚的笑容,回向了李维。

安倍齐看向西面白虎墙:“药师豆,你心性太过薄弱。

你说不过李维,竟然首先动怒用出法术攻击。”

“大国师!对不起了!我没有能够为帝国争光!”

药师豆从西面墙,显现了出来。

他一手摸着袖口的白蛇,向安倍齐深鞠了一躬。

“你也尽力了,没有想到中国来的人,嘴巴也太会损人了!”

安倍齐用充满神秘的双眼,看向了林昭这群人:“好了,你下去休息吧!”

药师豆再次向安倍齐,一个躬身回到了西面墙内。

“中国和帝国之间的恩怨,从古至今就一直都有!”

武田一清转身看向林昭这群人。

“可是,每一次的矛盾,都你们岛国挑起的!

一次次的挑衅和试探,岛国弱时为我国小妾,强时变为凶猛野兽!”

林昭咬着牙回应着武田。

“林昭,你应该看的出来,前面四场不过是走个过场。

我想看看,现在的中国,文韬武略的人才,还有多少。

你们从前两场上来说,嘴巴上是占了便宜。

好了,开始下一场吧,我武田一清拭目以待。”

武田缓和了语气。

安倍齐走向了,地下室的南面墙。

墙上,画着一只火红色的朱雀,为正欲振翅高飞冲天状。

南面墙上一个身影,由烟雾状渐渐清晰。

一个打扮非常古怪的人形,显现了出来。

他穿着风衣竖着衣领,脸上带了张阴阳脸的面具。

右手小拇指上,戴着一枚戒指。

所谓阴阳脸面具,就是人脸型面具。

左右黑白两色,在正中间两分开。

“南面墙,也就是朱雀方位,这位忍者叫做黑节。

林昭,你这边派谁迎战?”

安倍转身看向林昭这边。

吴劲涛心想:林昭有道术,肯定最后一个出场迎战安倍齐。

下一场,不是我就是米青了。

想完,他小声对林昭耳语:“下一场,是轮到我了吗?”

米青将装满法器的,大包袱放在了地上。

她腹语:“主人,这一回……我来!”

她全身一阵青烟弥漫,幻化成人形大小的蛐虫。

她四肢趴在地上:“嘿!”的一声过后。

她就直接将带着,阴阳脸面具的黑节撞进了墙内。

地下室内,众人皆目瞪口呆。

林昭心想:米青的动作太犀利了吧?

吴一雯抿了下嘴,心想:米青姐姐,加油啊!

吴劲涛心想:米青非常强势,黑节估计有苦头吃了。

最后一场是我,不管怎么样,不能丢国人的脸。

李维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心想:林昭的女朋友米青真是厉害。

不过,还是吴一雯更加亮眼。

他用四只眼看了看吴一雯。

安倍齐脸色已经有些微怒,他转脸看向西面墙里的情况。

而武田一清则转身,面对了地下室的北面墙。

他看着面前闪着八条血红的膏药旗,又看了看供桌上东洋刀。

南面墙内。

地面为火红色,就像灼热的岩浆慢慢的流淌。

上空,一只火红色的朱雀,正欲振翅高飞冲天。

地下,成人大小的蛐虫状米青,身下压着黑节。

她额头两只触角,还在时不时的微动着。

黑节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他一时间还无法摆脱米青的重压。

“哎?米青这可不对了,你和黑节这是什么姿势?

太亲密了吧?我可要吃醋了!”

四周,传来林昭的声音。

“呵呵!主人,我这是教训下小鬼子……而已!”

米青深邃的大眼睛里,一道白光闪过。

“醉梦火色,酒气顷刻。”

四周,传来安倍齐念出的醉酒术口诀。

这时,火红色的地面出现了道道青烟,夹杂着浓烈的酒气。

米青是蛐虫修炼成精,最害怕的就是酒气。

她一闻到剧烈的酒气,蛐虫身体抖动了起来。

她先打了个喷嚏,又飞起到了半空中。

紧接着,她又摇几下大大的蛐蛐头,连续几个喷嚏:“阿嚏,阿嚏。”

“林昭,这一回,你们这边的虫妖太厉害。

我来辅助一下,我这边的黑节你没意见吧?”

四周,传来安倍齐的声音,他说完收起了法术。

“可以是可以,我说,岛国阴阳师,你懂的还真不少。

你可别伤了我的大宝贝,不然后面我可要你好看!”

林昭的声音紧接着传出。

黑节被米青的一记撞击,撞的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黑节,还不快快起来迎战虫妖!”

安倍齐故意,称米青为虫妖。

他是为了报复,刚才林昭这群人,对岛国的各种冷嘲热讽。

“岛国阴阳师,米青可是西王母手下的青衣女。

她是到人间受戒,才化作蛐虫状的。”

林昭立刻纠正了一句,他又换了关切的声音:“米青啊!

我的大宝贝,你没事吧?以前,我看你喝过酒的。”

“主人,没事的。

这是,岛国阴阳师用的法术,你别……担心我。”

半空中,米青用两只蛐蛐抓,摸了摸了大头。

“黑节!你是饭桶吗?

我的话你没有听到?

蛐蛐吃什么?不知道吗?”

安倍齐催战的声音更加严厉。

黑节站了起来,看向半空中的米青。

他赶紧的亲了亲,右手上小拇指上的戒指。

他心中草魅术默念:百草丛生,物进其身。

口诀一出,如同火红色岩浆流淌的地面。

瞬间,覆盖上了一层绿油油,有一人多高的青草。

青草妩媚的扭动着身子,就像一个个销魂的鬼影一般。

“哇塞,一片青草植被。

都是,我最喜欢……吃的。”

米青在半空中,抖抖了额头两只触角。

她的脑子被安倍齐用的,醉酒术弄得有些发蒙。

她深邃的大眼睛眼角,还流着刚才打喷嚏留下的点点泪花。

可是,此时她的大眼睛有些睁不开了。

米青为成人大小的蛐虫状,慢慢的飞落下来。

她落到了她最爱吃的青草上面,嘴里有些含糊:“这些,

都是我最爱……吃的!”

米青低下了大脑袋,快速啃食起地面的青草。

“米青,你不要吃这些草,这些是鬼节的幻化!”

传来,林昭焦急的声音。

而在青草乱从之中,有一株带着戒指的草。

已经,被米青吞进了嘴里。

她脑子发蒙,连草戴戒指吃了下去。

地下室的南墙外,众人看的清清楚楚。

林昭这边的人,都担心了起来。

南墙内,地面成人高的草丛消失不见。

米青一阵青烟,幻化成人形。

她横躺在了火红色,如同岩浆流淌的地上。

她双手捂住肚子:“主人!主人!快……救我!”

南墙外地下室。

林昭一看米青出危险,他正想冲进墙内。

安倍齐一把拦住林昭:“林昭,我们说好的。

前面四场,你我只在外围辅助引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