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忍上一把刀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202字
  • 2021-11-02 20:26:49

药师豆心想:李维这是摆明了,在我面前炫耀。

要论起几千年的华夏史,我帝国自然是无法匹及。

我要想个典故,来灭灭中国的威风。

他摸了摸袖口的小白蛇:“没错,如果论起悠久的历史。

中国确实是我帝国的老师,可是到了近现代呢?

甲午海战是哪一年?最后,结局是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李维和药师豆相互提问的节奏。

已经,明显的变快了。

直接,变成了你一句我一句的辩论。

李维心想:豆豆提甲午海战,就是在揭中国人最痛的伤疤。

前线还在打仗呢,慈禧那个老妖婆,非要抽调银两修颐和园。

再加上,清政府的腐败和无奈,打输了那场战争。

最终,清政府与岛国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

将我国的宝岛台湾,割给了岛国。

最后,清政府还给了岛国大量的赔款。

而岛国依靠这笔赔款,迅速发展跻身列强行列。

也为三十多年后,岛国全面侵华埋下了祸根。

豆豆揭我们的伤疤,我先在你们的伤疤上抓几下。

他想到这里咬了咬后槽牙,双手做出两个圆圈的样子:“哪年的海战,

我是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和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

岛国的广岛和长崎,落下了两道蘑菇云,原子弹下无冤魂!”

最后一句李维说的非常重。

“八嘎!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药师豆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他加大了力气,捏着袖口的白蛇。

白蛇被他捏住,使劲的挣扎着。

在二战以后的岛国,对于那场害人害己的侵略战争。

很多岛国人,并不完全知道真相或是忏悔。

他们的教科书里,多数记载着岛国在战败后,成为一个受害者的形象。

所以,做为岛国出生的药师豆,深受这样的教育。

对于,所有岛国人来说,漂亮国在广岛和长崎。

投放的两枚原子弹,是他们最悲痛和不堪的回忆。

“药师豆,你怎么可以动气呢?

这样,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忍者?

忍字头上一把刀,不行你就认输吧!”

四周,传来安倍齐责备的声音。

“呵呵,李维你表现的真不错。

这些知识,我们这边除了你,没有人知道……更清楚。”

米青柔美的声音传出。

这一场文斗,对阵的是东京大学,毕业的药师豆。

林昭这边只有叫上,李维这个大才子才能对付。

“国师,你责备的非常正确,我尽快恢复心态!”

药师豆站直了身体,双手放于身体两边,深深的鞠了一躬。

李维心想:我可不能让你给缓过来,再想想有什么典故。

可以让这些,居心叵测的小鬼子蹦跶一下。

哎,又有了。

他故意的摇头晃脑起来:“豆豆,我们还继续提问题吗?

你要是没有东西了,那我就继续了。”

他这样问是在刺激药师豆,没有想给药师豆说话的机会。

药师豆刚想说话,李维先开了口:“说实话,你们岛国动作片里的美眉。

真的一个比一个活丑,男的更是各个像甲鱼。

我看,豆豆你的身材和长相挺不错的。

我建议你回去拍片,应该会有人看的。

你要是下了海,我发动身边所有的女性来给你捧场!”

药师豆情绪有些失控,一手紧紧捏住袖口的白蛇。

他一步向前逼近了李维:“你胡说些什么?你们就这个素质!”

李维先是一惊向后退了一步,他想:豆豆心里彻底崩盘了。

他微笑着:“呵呵,人人都爱看岛国动作片。

就动作片来说,你们岛国走在世界最前列,是我们的老师!”

药师豆彻底暴怒面露狰狞,他一个愤怒的仰头,将帽子顶到了身后露出了全脸。

他心中默念蛇仙术口诀:白色上身,有为其真。

口诀一出,他张开了嘴巴,袖口的小白蛇钻进了他的口中。

瞬间,他上半身的衣服消失成赤膊状,皮肤还算白嫩。

他嘴里的长舌,像是蛇的信子一样,在嘴唇边转了一圈。

同时,在他的肚脐位置,一条成胳膊粗细的白蛇钻了出来。

它摇头晃脑的,对着李维龇牙吐着信子。

“唉……药师豆,你心态崩了!好自为之!”

安倍齐说这句话。

其实,他是给了药师豆法术攻击的指示。

“呵呵,李维你是学霸,你没有什么话……想说?”

米青的柔美声音传出。

她也是给李维暗示,继续用语言刺激药师豆。

李维立即明白了,他捂嘴笑着:“呵呵!豆豆,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真的考虑好了,现在就准备下海拍片了?

你别现在就着急的脱光,你长的是帅,我可不和你搞机友。”

药师豆双手成抓空状颤抖着:“今天,你别想活着回去了!”

他心中默念射水术口诀:口中一吐,水柱即出。

口诀一出,他腹部的白蛇全身剧烈的抖动着。

它全身扭动起来,对准李维张开了血盆大口,嘴里一道水柱冲向了李维。

李维一看掉头就跑:“救命啊!”

“搬山移石,重压其身。”

四周,传来林昭念的控土术口诀:“李维,你不要惊慌站住就好了!”

药师豆肚脐上的白蛇,嘴里吐出的水柱。

就要击中的李维的时候,一阵飞沙走石挡在他的身前。

飞沙走石快速形成一个石墙,将水柱先是控制住,再慢慢将其吞噬。

李维听到林昭的声音站定了身子,又听到了飞沙走石的声音。

等到他回头看见,身后是一堵石墙。

挡住了白蛇,嘴里吐出的水柱。

李维走近石墙推了推眼镜:“好神奇啊!五行里的土克水吧?”

他用手一摸,却是发现是空的。

道术不伤常人,像他这样的普通人,只能看到却碰不到。

药师豆紧绷着身体,他瞪着李维正准备再次出招。

“药师豆,收起法术,这一局结束了!

你和李维都是有知识的人,可是你气度太小。

做为一个忍者,你完全不懂得什么是忍!”

传来,安倍齐的声音。

药师豆喘着粗气,倒不是因为施展法术给累的。

而是,因为给李维连续的冷嘲热讽给气的。

“大国师!我没有给帝国的忍者争光,没有能够忍住!”

药师豆收了法术全身恢复正常,站直了身子一个深鞠躬。

“学霸李维,你可以……回来了。”

米青的声音传出。

李维喷了药师豆半天,也是动了半天的脑子。

他感觉到了一丝疲惫,又感觉身体很舒服。

他全身化作一缕青烟,由地下室的西面墙,飘回了武田家的地下室。

他又由青烟状,幻化成人形安然无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