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林昭要冷静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388字
  • 2021-11-02 20:56:10

雨文灯具厂内,这场跨国的盛宴。

到了晚上八点多,终于是结束。

众人都有些酒精上头,但是,他们脸上都挂着笑容。

吴志新和武田一清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白慧。

走在最后的两个手拉手的人,吴一雯和安倍齐。

吴志新回头看了眼两人,心想:两人看着还是很般配的。

希望,一雯可以幸福,我的企业要扩大也指日可待了。

武田一清心想:单纯的羔羊被帅气的狼王,彻底的迷惑住了。

白慧心想:我的年龄不小了,快三十岁了。

要为以后考虑,不行的话早点离开吴志新。

开始,属于自己的新生活。

安倍齐和吴一雯手拉手走着,两人眼神快速的对了一下。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神秘的感觉。

而她的眼神中,充满了迷离和不知所措。

然而,两人嘴角都快速闪过一丝坏笑。

众人到了武田一清的,丰田商务车旁边。

武田一清略微躬身:“吴总,感谢你今晚的盛情款待。

明天中午时分,三千万的贷款。

就会,准时的出现在你的账户上。”

吴志新也微躬身:“将军!谢谢你了!”

白慧没有说话,脸上一直挂着魅惑的微笑。

现在,她只对着武田魅惑。

因为,安倍齐身边有风情万种的吴一雯。

“爸爸,我马上不想回家。

我想和安倍助理,到市区看场电影。”

吴一雯两眼迷离,身体摇晃了一下靠住了安倍齐。

吴志新心想:女儿大了,应该让她自由的恋爱。

他点了点头:“安倍助理,你要照顾好一雯,她酒量不太行。”

安倍向吴志新微鞠躬:“吴总,你就放心吧!

一雯和我在一起会很安全的。”

“这样吧,安倍和一雯坐我的商务车回市区。

到了市区,两个年轻人就自由活动。”

武田一清向吴志新和白慧,挥手告别上了商务车。

安倍和吴一雯也跟着上了车,而她两眼迷离连头都没有回。

吴志新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到了失落。

他以为女儿是被,爱情的甜蜜冲昏了头脑。

他脑子想起了,女儿小时候的一些事。

吴一雯刚出生时的样子,她开始学走路。

第一次,开口说话喊爸爸。

吴志新眼睛有些湿润,心想:女儿迟早是要嫁人的,我的前世情人。

他和白慧挥手,向武田的商务车告别。

丰田商务车,开出了雨文灯具厂。

车内,安倍抱着吴一雯坐在最后排。

他搂住她的香肩,他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他用给人充满神秘感觉的眼睛,上下仔细的看着她夺魄勾魂容貌和身材。

而此时的吴一雯,在安倍齐的怀中熟睡了。

武田回过头脸上露出奸笑:“大国师!

吴志新做梦也想不到,她的女儿会被我们给劫持了。”

安倍齐捏了下吴一雯的瓜子脸:“将军,吴志新还是太爱财了。”

武田点点头:“明天,三千万贷款还是给他。

不过,他的女儿可要留下来做抵押。”

黑色商务车开回了宇泽市,武田的家中。

这里,是宇泽市的高档别墅区。

三层的小洋楼,里面是古朴的岛国装修。

全是,按照武田的要求装修的。

关键,这座别墅还有个大约一百平米的地下室。

靠着北墙挂着一幅伸展着,八条血红色的狗皮膏药旗。

旗下的供桌上,一个架子上摆放着一把东洋刀。

这把刀,就是武田爷爷生前所用。

上面,沾满了无数中国人的鲜血。

而地下室的地面,是一幅成灰色底色的,巨大太极八卦图。

灰底色太极图,圆圈周边紧紧的抵住,正方形地下室的四角。

因为,岛国的阴阳师为了区别的中国阴阳先生。

中国的太极图,黑色对比明显。

而岛国太极图,增加了灰色打底的压抑。

武田一清和安倍齐横抱着,吴一雯到了地下室。

武田和安倍,相互交换了下眼神。

武田走到,狗皮膏药旗下的供桌前。

他瞳孔放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供桌上的东洋刀。

“爷爷!今年,是帝国战败六十周年。

你为了帝国付出了生命,你的神位还静静的躺在神社。”

他眼睛有些湿润:“爷爷,你放心吧!

中国的阴阳先生,就要被我引来了。

只要,可以抢来他的茅山玉佩。

就可以,为你和为帝国捐躯的勇士招魂。”

他回头一个眼色给了安倍。

安倍点了点头怀抱着熟睡的吴一雯,坐到了灰色打底的太极图正中间。

他心中默念口诀:引鬼千百度,灯火阑珊处。

引鬼术口诀一出,他的腹语和现在他抱着吴一雯的样子。

就可以让林昭通过,他额头黑痣看到。

“林昭!这一任中国的阴阳先生!

帝国,这一任的阴阳师安倍齐,向你发出挑战!”

瞬间,安倍齐的腹语,传到了宇泽市另一端。

……

林昭住的老旧小区,他的小房间里。

他正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时不时的和米青打情骂俏几句。

突然,他感觉到了额头黑痣剧烈麻痒起来。

接着,他一下子坐了起来,额头的黑痣成了瞪眼状。

他通过额头黑痣,看到了武田家地下室内的情况。

“主人,先不要着急,用腹语和对方先……沟通。”

米青柔美的声音,安定了林昭的情绪。

“好的,岛国阴阳师!

你放开吴一雯,我们两个男人决一死战!”

林昭深呼吸了几口气腹语,左手紧握茅山玉佩。

他又看了眼床边,装满法器的大包袱。

……

武田家中地下室。

安倍齐满脸的邪笑腹语,两只充满神秘的眼睛瞪了瞪。

“林昭!来吧,我们男人之间来场恶斗。

就怕,你不敢血肉横飞!

不然,我可就是趁人之危了!”

他怀抱着睡熟的吴一雯,用鼻尖轻轻在她脸颊边蹭了蹭。

……

林家,林昭的小房间内。

“主人,岛国的顶尖级别的阴阳师要发难了。

这次,千万不可以……着急!”

米青发出镇定而诱惑的声音。

“米青,我现在不用出魂术。

让我的原神出窍,让你载着我去救一雯?”

林昭腹语,额头瞪眼的黑痣看到了,安倍搂着吴一雯。

似乎,就要做出下一步的动作。

“主人,你要学会冷静,学学汉明祖之冷静。

先是,吴爸违背诺言没有捐善款。

后是,为了巨额钱财而送出一雯。

老天爷自有定数,让吴家来些暴风骤雨之……报应吧!”

林昭咬了咬后槽牙,左手紧紧的握住茅山玉佩。

他听完米青的话,忍住了脾气腹语:“岛国的阴阳师,你再有本事。

也是,要和我这一任的阴阳先生一决高下。

你堂堂阴阳师,要是做出什么猥琐的事来。

你信不信,我去你们岛国做男的优品,拍些动作片?”

……

武田家中的地下室。

安倍怀抱吴一雯是两万圆瞪,就腹语了一个字:“你!”

“大国师,你告诉林昭。

只要,他敢来我的住处救走吴一雯。

我们,便不会为难她。

所谓,完璧归赵是中国的老话。

如果,中国的阴阳先生落败。

那么,请留下道家至宝茅山玉佩!”

武田一清上前,拍了拍安倍的肩膀。

安倍怀抱着吴一雯,腹语将武田的传给了林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