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小鬼来找梦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347字
  • 2021-11-02 20:16:14

一阵,浑浑噩噩之中。

一面血红的膏药,粘在了一块带着破败不堪的白旗上面。

关键这贴膏药,还散发出八道血红的红色,支撑住白旗的四边。

这面,特喵贴红膏药的白旗,还在瑟瑟发抖着。

“额……来到祖师爷的地方,特来叫嚣一下!

要是,抢不到或是偷不到什么……

只好,再回那个什么孤岛拍动作片了!”

狗皮膏药旗,闪烁其中的八道血红色,将白旗子染了一片红。

然而,这片红色却永远别想,把这面白旗子彻底染红。

因为,这是命中注定的结局。

这面,膏药旗散发出血红色,想将大黄汉所吞噬。

可是,徒子徒孙只有在祖师爷面前下跪磕头的道理。

狗皮膏药旗一顿的瞎丁丁的折腾,还真的带起了一阵妖风。

一时间,这股妖风在黄汉大陆,变成了一股龙卷风。

似乎,这股龙卷风可以将黄汉大陆,这个祖师爷吞噬。

伸展着八道血红色条条的膏药旗,一时威武无比扇着妖风。

不要忘记,膏药旗再能煽风点火。

底色,始终是白色,先是被黄土重重包围。

最终,两颗大鸟蛋砸到了狗屁膏药旗上,在旗的一角炸开了花。

“祖师爷,这回,徒子徒孙又输了?

不过,我没有输给你,而是那两颗鹅蛋……”

狗皮膏药旗垂头丧气弯下了腰,向着黄土鞠躬。

这时,炸裂在狗屁膏药旗上的鸟蛋花。

开始,慢慢的变大伸延。

似乎,在催着什么。

“好了,我这就回小岛,再多拍些动作给你看好了。”

狗皮膏药旗往东,飞到了一座小岛上。

粘在旗上的鸟蛋花一阵幻化,变成了一只白头海雕。

它骄傲的站直了身子,两翅抱臂狠狠的啃啄了膏药旗几下。

狗皮膏药旗立马,做出了汪汪的样子摇尾乞怜。

可是,白头海雕脑海里想的却是黄汉大陆。

……

“今天,是中国的农历初九。

我还在追忆着什么?我还在回忆着什么?”

年近七旬的武田一清,一身和服站在宇泽市。

武田金融公司办公室里,自言自语着。

他脑海中,在回忆着什么叫嚣?

“将军,你可以安心!

以我推算这一任阴阳先生,不过是个职高没毕业的垃圾!”

岛国阴阳师安倍齐,双手奉上了茶给了武田一清。

“大阴阳师,你可知知道我帝国,为何会在近代超越中国?

中国,那可是我们的祖师爷!”

武田一清接过了茶,细细品了一口。

岛国阴阳师安倍齐,全身穿着和服。

他做出道家之拱手礼:“将军!

因为,他们不知道落后时,该如何选择!”

“那你该如何知道选择呢?”

“呵呵,中国这任阴阳先生叫林昭。

将军,从你可以利用吴志新做些事情。

我们为的是这一任阴阳先生,林昭的茅山玉佩。”

“大阴阳师,这一任的阴阳先生。

他为的也是我们,手中的金丝红肚兜!”

武田一清将胸前的和服扒开,露出了里面穿着的金丝红肚兜。

“将军!吴一雯,是我们可以下手的对象!

他爸爸吴志新,将金丝红肚兜给了我们,让我们有了机会!

而且,我上次说的从国内,找来的四位忍者高手,刚刚来到这里了。”

安倍齐身后出现了,四名威武的忍者,他们成一字型并排站着。

安倍齐一脸的骄傲:“你们各自向将军阁下,进行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将军,我叫药师豆!”

第一个说话的是,穿着宽松桃红色衣服的帅气青年。

他带着连衣帽,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这时,一只小白蛇从他袖口里钻了出来。

药师豆赶紧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小白色,示意小白蛇赶紧钻回去。

小白蛇完全明白主人的意思,它快速的向外看了一眼,就乖乖的缩了回去。

武田一清看到小白色心里一惊,可他快速镇定了下来,仔细看了看药师豆。

他点了下头,心想:小伙子,真是一表人才。

“将军,我叫多野!八嘎!”

第二个说话的是一个小女孩,年龄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

她身材高挑,长着大大的眼睛和弯弯的眉毛。

一头红发及腰间,鹅蛋脸前飘落着三束红发。

她身上黑色的超短裙,衬托出白嫩的大长腿,显示出超乎年龄的成人诱惑。

她一只玉手拿着一根笛子,时不时轻轻碰下自己的大长腿。

可是,她的脾气不怎么好,经常和人吵架。

刚才,她说的八嘎就是岛国脏话,她是经常挂在嘴上说。

武田一清听到多野说到八嘎,他先是眉头一皱,感觉到了一丝不爽。

可他又一想:当年,帝国在亚洲甚至世界战场,能够有无数的胜利和荣誉。

靠的就是这股脾气和血性,一个小女孩这样说话没有错。

想完,他没有说话,而是对多野点了点头,送去了一个坚定的眼神。

“将军,我叫黑节。”

第三个说的人,打扮非常的古怪。

他右手小拇指上,戴着一枚戒指。

穿着风衣竖着衣领,脸上带了张阴阳脸的面具。

所谓阴阳脸面具,就是人脸型面具。

左右黑白两色,在正中间两分开。

武田一清看到黑节古怪的打扮,他只是点了下头以示回应。

“将军,这最后一位可是今天压轴的一位。

前面着三位,都是这最后一位的高徒!

你来和将军,做个自我介绍吧!”

安倍齐满脸得意的笑容,看向了一个年龄大约五十多岁,身材粗壮的男人。

这个男人手握一把剑,齐肩的长发从头顶中间分开。

两缕黑发挂在脸颊处,一字眉,尖尖的鼻子,圆圆的眼睛。

他的嘴唇比较薄,嘴岔却开的很大。

突然,他慢慢的张开了嘴,嘴角有些许口水流出。

他从嘴里伸出的舌头,在嘴边添了一圈。

舌头很轻松的,就舔到了鼻尖和下巴上。

“将军!!我的名字叫大社!!”

大社的声音雄浑有力,给人的感觉充满了力量和侵略性。

武田一清嘴角露出笑容,他仔细的看着大社。

他想:好的,就是这样的气质和说话的声音。

他满脸微笑上前一步,双手紧紧的抓住大社粗壮的肩膀:“好的!

帝国就是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才!”

他松开双手往后退了小半步,挺直了身体。

接着,他一个九十度的鞠躬,面向安倍齐和他带来的,四名岛国国内的忍者高手。

而安倍齐和四名忍者,也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回礼。

最后,武田一清和安倍齐,以及四位忍者高手。

他们双拳举过头顶,高喊着:天皇万碎!岛国万碎!

刺耳又野蛮的喊叫声,在武田金融公司的办公室里徘徊着。

还好,这一座高层写字楼,武田的公司位于二十楼。

岛国这几个小鬼,早把门窗都关的紧紧的。

可是,一股黑煞气,从写字楼的二十楼。

武田金融公司的窗户缝,急不可耐的钻了出去。

这股黑煞气在宇泽市高空中,肆意的上下穿梭。

似乎,它在寻找某些熟悉的感觉和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