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不能的战斗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342字
  • 2021-11-07 20:00:14

人形大小的虫形米青,像一股黑旋风一样,飞卷着包围了林昭。

林昭被米青冲倒在地,他右手将洛阳铲放到一边,用三角眼看着米青那双深邃的大眼睛。

米青和林昭只是对视了一秒,她大眼睛里一道白光快速闪过,里面闪出了晶莹剔透的点点泪花。

她快速的忍了回去,轻轻甩了下头,亮出嘴里蛐蛐的牙齿。

蛐蛐的牙齿造型,接近于人用的剪刀。

米青用剪刀形的牙齿,架在了林昭脖子上:“林昭!阴阳先生!

心魔这一关,你过的了吗?

如果,你真的过不了,往后之修道没有必要继续了!”

“小昭,太爷爷不是故意为难你。

可有的时候,做人做事一定要果断。

要以大局为重,没有人愿意和最亲近的人战斗。”

林青显的声音又变得慈祥。

林昭看着趴在自己身上,这只可爱大蛐蛐。

是她将他彻底激发,改变了他的命运。

让他这个家境贫寒,学习成绩又差的人,沿袭了道术。

“好吧!太爷爷,我明白你的意思!

你想看看我的道术,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了。

米青,我也明白你的意思,让我使出所有本事!

来了,米青!接招!”

林昭额头剧烈麻痒的黑痣,成了瞪眼状。

“茅山玉佩,众邪必退!”他咬住后槽牙,左手紧握茅山玉佩。

口诀一出,他腰间茅山玉佩灵光四显。

米青身下的林昭发出全身的灵山闪闪,她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热量。

在她的腹部灼热起来,她身体被热的抖动起来,她知道自己压不住林昭了。

她想:好样的,主人!

需要狠的时候,千万不可以犹豫!

米青趴在林昭身上剧烈的颤抖了几下,她竖立起身子向后退了几步。

她喘着粗气,深邃的大眼睛看着,看到地上的林昭站了起来。

“今天,我林昭!这一任阴阳先生,一定要带走!

我太爷爷也就是上一任,阴阳先生的所有法器。

任何人都不可以阻挡我,包括你米青!”

林昭右手用洛阳铲尖指向米青。

米青心想:主人真的好霸气,要的就这样之霸气,才可以行走阴阳。

后面之恶战,会更加的惨烈。

“灵宝天尊!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

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口诀一出,茅山玉佩从林昭左腰间飞出。

幻化成巨型太极阴阳八卦图,印在他身后上方天边。

“好的,小昭使出了茅山玉佩最后之大招!”

林青显的声音传出。

林昭咬住后槽牙,左手用力几拳打向了自己的鼻子。

他感觉鼻子里的阵阵火辣,里面的鼻血流了出来。

“三昧出三官,祝融出真火。”

他大声念完口诀,口、鼻、眼三官冒出深红色的火苗。

随着他的呼吸,三官的火苗时大时小。

“三昧真火,小昭对自己下的了手!好!”

林青显声音带着几丝欣慰。

林昭接着大喊: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烈火困魔术口诀一出,九个火字从他身后飞出,快速盘旋起来。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三官火苗变的旺盛。

他右手双指指向九个火字,九个火字变成深红色。

他一个侧身右手二指,指向身后上方的太极图。

九个火字飞向太极图,快速的围绕着旋转起来。

“林昭,这些道术全是我教给你的。

你准备好了吧?这回,到我了!”

米青站立着人形大小的虫身,两只前腿和她额前两只触角摇摆了起来。

“撕心裂肺,虫鸣长脆。

这叫,巨音术,这是我用的,你可以不记了!”

说完,她嘴里如同剪刀般的牙齿,向两边张开。

接着,她嘴里发出刺耳的蛐蛐叫声。

普通的蛐蛐叫声是间歇性的,而她叫声却是尖锐的长音。

接着,米青虫形的身体比原来变大了两倍。

她带着刺耳虫鸣声,歇斯底里的狂舞着两条前肢,和额头两只触角。

再次,冲向了林昭。

林昭被米青口中,发出的虫鸣声所干扰。

一时间,他有些蒙圈被她用前肢和触角。

在他的脸上和脖子,划出了道道淤青。

米青心里十分担心,她想:主人,你要快点自己想办法。

我答应过师父,我都让了你这么多。

你要是赢不了我,我只能让你魂飞魄散于此了。

想着,她口中的虫鸣声,越来越尖锐刺耳。

她还在用额头触角,和两个前肢攻击着林昭。

林昭收回洛阳铲于面前,他想:这回,没有人提点我了。

我就赌一把,了不起,魂飞魄散在此陪了太爷爷。

林昭一个闪躲跳到了,比原来大两倍的米青身后。

他咬住后槽牙倒退了几步,看了看半空中,围绕着太极图的九个深红色火字。

他右手持洛阳铲,狠狠的指向了。

已经转过身,又朝他追击而来的米青。

围着太极图的九个火字,迅速的旋转了起来。

最终,聚成了一个全身深红色,冒着烈焰的大火球。

随即,大火球冲撞向了米青的后背。

林昭心里横了横,他算好了时间。

就在大火球冲撞到米请的同时,他双手紧握洛阳铲。

他一铲就插在了米青腹部,因为米青变的比以前大了两倍。

一阵红光满天过后,大火球将米青团团燃烧困住。

并逐渐的,吞噬着她的全部身体。

“啊!啊!主人!”米青发出痛苦的声音,妞动着巨大的身体。

她深邃的大眼睛里流出泪水,心想:你可千万不可犹豫,哪怕我今天死在这里。

你要是手下留情,师父不会给你大包袱里的法器。

“小昭,你还犹豫什么?”

林青显的声音变的没有一丝情意。

林昭手中洛阳铲插着,对面的米青的腹部。

他听到了米青惊吓或是痛苦的声音:“不!不可以!”

他将洛阳铲抛到一边,想收起所有法术。

只有太极图幻化成茅山玉佩,飞了回来挂在他的腰间。

这是三昧真火,附着的烈火困魔术。

此术,不将阴阳先生所指之人,或物烧尽是绝不收手。

林昭上前扑打着米青身上火焰,却没有一点效果。

时间不多了,他想起了水克火:“翻江倒海,指路为江。”

控水术口诀一出,顿时,他身后一阵两人高的海浪打了过来。

他担心海浪不足以,把米青身上的三昧真火浇灭。

他嘴里大喊:“茅山玉佩,众邪必退。”

他腰间茅山玉佩闪出灵光,他将玉佩拿在左手摇了起来。

“控水术!最大化!”他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海浪穿过林昭的原神,打在了被三昧真火烧身的米青。

开始,也没什么效果,林昭喊出了最大化的控水术。

海浪在打在米青身上之后,快速的形成一股旋涡。

这回,控水术才将三昧真火浇灭,米青巨大的身体倒地。

林昭完全没了体力,他左手拿着茅善玉佩,摇摇晃晃的倒在了地上。

茅山玉佩啪的一声,摔在他脸庞。

还好,这是道家至宝不会摔碎的。

“米青、米青,你还好吗?”

林昭脸上脖子上全是条条淤青,他坐了起来喘着粗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