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学会背黑锅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097字
  • 2021-11-07 16:46:01

女生宿舍外,风止雷消,一切归于平静。

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女生宿舍里,是一阵欢呼雀跃。

徐丽皱眉仰头大笑:“哈哈!我的天猫!太牛叉了!还有,这样的本事!”她全身向后倒了下去。

吴一雯抱住徐丽,又拔下后脑的梳子,给她微笑着梳头:“特喵的,你这只母天猫发情了吧?

今晚,就让你和林昭在这里把床单滚了。”

万云云走向林昭:“林昭,你没事吧?回来了吗?”

刘雪娇顺了顺头发:“刚才发生的一切,用眼睛可以看到,用手机一拍就什么都没有了。

要是来个网上直播,肯定全国轰动。”

林昭回过神来,想到刚才的一幕,真是无言以对。

他放松下来,看向万云云:“没事!好得很!我回来了!”

他又在四女面前,摆出了最土的剪刀手。

米青化作蛐虫形,重新爬回林昭上衣口袋里,并未引起四女注意。

林昭感觉到胸前,也就是左肩到右腹部是一阵剧痛。

他一手撑住了书桌,一手解开了自己胸口的扣子,露出消瘦的胸前。

四女一看,一道像是被刀滑划过的淤青浮现在林昭胸前。

此时,他胸前淤青剧痛,脑子也有些迷糊了,一只手撑住书桌走了两步。

他一下子倒在了吴一雯的床上,四女准备去扶都没有来得及。

林昭捂着胸前淤青边哼哼着,边重重的喘着粗气,眼睛一闭就昏睡了过去。

除了关系最好的同寝室女孩,其他人上吴一雯的床,早就被她骂过了。

更别说,林昭这样的吊撕男了,可现在躺在她床上的,是四女的救命恩人。

“咚!咚!咚!“寝室外传来不重的敲门声。

“你们怎么回事?昨天也是,大半夜不睡觉!明天还要学习呢!”

门外又是韩姨低沉且严厉的声音。

徐丽应声回答:“哦,韩姨!不好意思!最近,同宿舍的女生来大姨妈了!

晚上,老是做噩梦疑神疑鬼的,又要安慰了!”

“睡觉了!别影响别的同学休息!”

四女又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万云云轻轻的走到门口,听听门外的动静。

她确定韩姨已经走远了:“现在怎么办?林昭这个样子肯定出不去了,要不要送医院?”

刘雪娇顺了顺斜刘海:“女生宿舍这个时间来了个男生,我们怎么解释?

林昭看上去只是比较疲劳,胸口的伤只是淤青,他睡一觉应该没事了。

这样吧,云云还是和我睡,让一雯睡你的床,徐丽还是睡自己的。”

吴一雯摸了摸头上的梳子:“这要不是我的床,徐丽和林昭马上就可以办事了,林昭还是童子身呢。”

徐丽皱眉:“好了,别扯了!林昭完全是为了救我们,才变成这样的,明早能不能好,还不知道呢。

哎?对了!刚才在碟子里,他身边站了个女的,难道是天神?”

她顿了顿,脑子幻想着微笑:“一身深色铠甲性感又漂亮,可惜我的身材肥了些穿不了,不想了,睡觉吧。”

四女就各自休息了,连续两晚上的折腾,四女早就困的不行了,各自找到床位就睡了过去。

可吴一雯睡觉认床,在万云云床上睡得不踏实。

夜里,吴一雯感觉有了尿意,下意识的拿起梳子插在头上,去了趟卫生间。

吴一雯一回寝室,迷迷糊糊习惯性的上了自己的床。

她竟然和林昭睡一起了,一到自己的床上,有了熟悉的味道和感觉,她立即沉睡了过去。

深夜中,林昭醒了过来胸口还疼痛着,感觉到环境不熟悉。

而且,还有香水味,这才想起刚才的那场战斗。

林昭一看身旁,睡了个背对自己的长发少女,还有把梳子在枕边。

他想:这不是吴一雯的梳子吗?我还在女生宿舍?而且,我和她睡得一张的床?

“主人!英雄救美……过瘾吗?”

林昭耳边传来米青甜美诱人的声音。

他想:当然,刚才从碟子里出来,我听到了她们对我的欢呼还有崇拜。

这要是以前,给我十个胆也不敢一天两次恶斗陈辉,更别说恶鬼完颜凉了。

“主人!所谓,有因必有果,有得必有失。

古今中外,哪个大人物之风光都只是表面,背后之缺失常人根本无法……承受!”

林昭心想:米青,你说我一个职高生,怎么能会雷电术?

我爸怎么不会就是个保安,爷爷走的也很早。

“主人!林家每隔三代才会出一个,能继承五行道术平衡阴阳之人。

上一位是你太爷爷,整整……一百年前了!”

这时,吴一雯翻了个身,一只胳膊搂住了林昭的脖子。

她半梦半醒:“嗯……爸爸,我才不要那个大驴脸,长那么丑,走在一起丢死人了,哪配得上我?

给我重新匹配个帅的,嗯……”她抿了下嘴。

林昭和吴一雯这校花,可以说是面对面零距离了。

他的脖颈感觉到了她酥臂的滑嫩,都十八岁了,除了妈妈还没和女人如此亲近过。

更别说,是这样顶级的货色。

林昭看着吴一雯仙女般的容貌,听着她奶声奶气的梦话,心里是热血澎湃,想去亲一口对方的薄唇。

可是,他还是太老实没敢下嘴。

林昭心想:一切变得太快,没有这次的事,对我根本不会正眼看一眼的女神。

如今和我搂在一起睡觉,会招来多少男人的羡慕妒忌恨?想着,他又沉睡了过去。

早上七点半,女生宿舍。

女生们吃过早饭做过早操,回到宿舍拿书包准备第一节课了。

管理员韩姨对整个宿舍进行检查,督促学生们整理内务和保持卫生。

她走到二楼最西边四女的寝室,发现门还是关着的。

似乎,四女还在睡懒觉。

这是韩姨第二圈转过来了,心想:早操不做也就算了,还不起来洗漱,第一节课要迟到了。

她便上前轻轻敲门:“里面怎么回事?都几点了还不起床?上课要迟到了!”

韩姨听了听没有回应,又用力敲了敲门:“徐丽!一雯!云云!雪娇!”

她把四女的名字都喊了一遍,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她想:这四个女孩,这两天都睡得很晚,不会出什么事吧?

想完,她赶紧拿出了钥匙,将反锁的门给打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