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回到金桥村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245字
  • 2021-11-07 20:02:39

还在春节期间,林昭走完了所有的亲戚。

当然,这一回他是昂首挺胸的面对,所有以前看不起他的那些亲戚们。

这晚,林昭吃过晚饭回到自己小房间内。

他点了跟烟抽了起来,额头黑痣麻痒了一下。

他想:米青,我额头黑痣麻痒了,麻烦又要来了吧?

“主人,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你休息……好了吗?”

林昭心想:嗯,休息好了,再大的困难我都不会退缩。

我也知道,后面会越来越困难。

“主人,明天就是初七了。

我们回金桥村,给你太爷爷上坟……扫墓吧。”

林昭心想:这次去,恐怕不仅仅是上坟扫墓那么简单吧?

“是的,主人!这次,去你太爷爷之墓。

主要是,将他墓中大包袱拿出来,得到里面所有法器。

有了法器,主人你之法力会有提升……很多。”

林昭摸了摸腰间的茅山玉佩,心想:道家至宝茅山玉佩,它的威力就十分惊人。

太爷爷做为上一任的阴阳先生,肯定还有很多好东西。

……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大年初七。

早上,阳光懒洋洋的撒向宇泽这个中等城市。

光明带出丝丝金色温暖笼罩着大地,似乎春天很快就要来临了。

今天,天气很好,连续几天的大晴天。

虽然,还是在年内,却不显得非常寒冷。

因为,还在过年,市内的车辆不是很多。

很多单位还在放假,路上少有匆匆忙忙上班的行人。

林昭从宇泽市区到金桥村,首先要到市客运总站,再转坐小中巴车就可以了。

由于春节期间,路上倒是畅通无阻。

过了四十分钟,他坐的小中巴车快到金桥村的村口了。

时代不一样了,现在宇泽市的周边郊区和农村,到了春节的时候,车子全从市里回到了农村。

金桥村的道路和以前比,肯定是好了很多。

可架不住春节回来那么多的车,显得有些拥挤

这里不是市区,可以燃放烟花爆竹。

所以,零星的爆竹声不断。

地面上,散落着爆竹鲜红的碎片。

空气中,弥漫着淡蓝色的烟雾。

此情此景,让中巴车上的林昭感觉到了年味。

他想:米青,还是要到农村,才可以感受到真正的年味。

有些习俗吧,感觉是陋习,却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米青的声音:“主人,就像我在你身边盯着你锻炼。

如果,哪一天没有了我之督促,你还会自觉继续……锻炼吗?”

林昭心想:会的,米青。

习惯成自然,就算没有你的督促,我还是自觉修炼道术和锻炼身体。

这时,中巴车开到了村口。

司机见到前面村口,路的两边停满了车。

他回头满脸笑意对车内乘客:“各位乘客,不好意思!

已经到了金桥村口了,麻烦你们自己下来走回去吧!

车子再往里开,实在是不好开了,搞不好堵住进退两难。”

车内的乘客,多数都是经常坐这趟车的,基本都和中巴车司机认识。

他们各自拿好手里的东西,逐个排序的下了车。

林昭左手摸了摸腰间的茅山玉佩,他坐在最后一排。

他想:金桥村?先是,吴爸和三叔下放的地方。

两个年轻的热血知情,联手将帅气的黄大仙斩杀。

可怜的美女知情马瑞芬,被罗保国给圈圈叉叉,他们又双双而亡。

罗保国的父亲罗四两,竟然拜了我太爷爷为师,得到了茅山玉佩。

还有,我太爷爷和猫妖大战的地方。

甚至,前清旗人后裔王金会埋骨的地方。

最后,我要将太爷爷墓中的法器拿出来。

再去,十八层阿鼻地狱,将我太爷爷原神解救出来。

真是无巧不成书,真是让我做梦都想不出来的情节。

“好了主人,想那么多干嘛?这样的人生……才精彩!”米青的声音。

中巴车内,司机看到最后一排的林昭,还没有下车的意思。

他的声音有些着急:“最后一排的帅哥,到了村口自己走几步行吗?”

林昭反应了过来:“哦,师傅!不好意思,我在想事情呢。”

说完,他走下了中巴车,站到了金桥村的村口。

“主人!进去吧,村子的后山,经过一片湖水。

有一块空地,就葬着你太爷爷,我师父……林青显。”

林昭点了根烟,直接走进了村子内。

他在一家小店,买了九刀纸钱,用个黑色塑料袋装好。

他往金桥村里走着,这里和万云云老家万家村差不多。

发展的已经非常不错,有些加条件好的,盖的都是两三层的小楼,就像别墅一样。

林昭穿过了村子,终于到了村子后山前的空地处。

空地前,依然是那边碧波荡漾的水塘。

水纹慢斯条理的波动着,诉说着以古至今的一些故事。

林昭心想:米青,离我太爷爷的墓不远了吧?

“主人,马上就可以到我师父,你太爷爷之……墓前了。”

林昭右手拎着九刀纸钱,左手捂住茅山玉佩向前走着。

可是,他一到地方就蒙圈了。

这里,依然是金桥村后山的乱坟岗。

可是,这里早就是面目全非了。

一百年过去了,由于各种因素。

老的坟墓早就找不到,或者是分不清了。

由于在春节后了,乱坟岗和附近都没有人。

林昭满头雾水走进乱坟岗,四处看了看。

他想:米青,什么标记都没有,这可叫我怎么找我太爷爷的墓呢?

林昭想完,却没有得到米青的答复。

他知道叫嚣和考验又来了,左手紧握着茅山玉佩,继续向乱坟岗前进着。

他边走边想:以前,听米青说过。

我太爷爷和王金会的墓,在乱坟岗风水最好的地方。

风水好,简单的说就是前有山,后有水。

这时,林昭走到乱坟岗正中间。

他看到了位置成南北一字型,完全相对的两座小坟包,并且都没有墓碑。

林昭额头黑痣麻痒了起来,心想:看来,我太爷爷的墓,就是其中之一了。

“主人,我们……到地方了。”终于传来了米青的声音。

林昭心想:可是米青,还是不知道是哪一座,是我太爷爷的墓。

米青为蛐虫状,从他的上衣口袋里飞了出来。

她盘旋于两座坟包中间,向着靠北的坟包飞了过去。

一阵青烟过后,米青幻化成人形,大眼睛里一道白光闪过。

她双手行拱手礼双膝跪地:“师父在上!小青和你太孙来给你老人家……扫墓!”

林昭赶紧跟了过去,也双手行拱手礼,跪在坟包前。

他将右手的黑塑料袋放在一旁:“太爷爷在上!小昭今天也来给你扫墓祭祖了!”

“呵呵!好、好,小昭、小青起来吧!”

半空中,传来林青显的声音。

他的原神还被困在阿鼻地狱,这是他的千里传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