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吴爸的往事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250字
  • 2021-11-07 20:00:28

乙末年春节期间,雨文灯具厂的效益只是勉强的维持着生存。

吴志新在年初三回到了厂里,他一大清早就在厂里的生产线来回的转了一圈。

白慧跟在吴志新身后,她看到了吴志新一脸忧愁。

她想:吴总又在为厂子的效益担忧了,可是现在的灯具市场,就是这个情况,越来越难做。

吴志新车间里转了一圈之后,他看向白慧:“小白啊,陪我回办公室,把厂子里的新年工作计划和报表给我看看。”

白慧点了点头:“吴总,你要保重身体啊。”

她两只眼珠转了转,一个微笑看向了吴志新。

厂长办公室里。

吴志新坐在老板桌后面,用呆呆的眼神看着桌角的黑檀钟馗像。

他想:真是,越来越艰难了。

厂子能不能再挺过去?我就吴一雯这么个骄纵的女儿……

咚咚咚,传来窍门声。

“吴总!我是小白!”传来白慧的声音。

吴志新点了根雪茄:“进来吧!”

白慧推门而入。

她将厂里的工作计划和报表放在了,吴志新的办公桌前。

吴志新一手抽着雪茄,一手拿着报表,两只手都在颤抖着。

他突然起身一手将报表重重的摔在了桌上,另一手使劲了抽了几口雪茄。

白慧吓得全身一个哆嗦,踩着高跟向后退了两步,脚下发出嗒嗒两声。

吴志新抽着雪茄骂道:“草特么的,这些订单?就这价格,还让不让人活了”

白慧知道这些订单利润太低,甚至是赔了本。

吴志新要发脾气了。

白慧眼珠一转勉强拉开笑脸:“吴总!别气,生气伤了身体。

你一发脾气,我都害怕死了。”

吴志新深呼吸了几口气,又猛抽了几口雪茄:“这叫我怎么不气?

这样下去,厂子肯定开不下去了,你们的工资都成了问题。唉……”他最后叹了口气。

白慧赶紧靠近吴志新,挽住他的胳膊:“吴总!再怎么艰难你都可以熬过去的,总之,小白始终是跟着你的。”

吴志新心里宽慰了一些,摸了摸白慧的手:“小白,我知道你对我的心,可眼前的困难……”他欲言又止。

白慧摇着吴志新的胳膊:“吴总,都可以过去的。”

这日晚间,吴志新回到了家中。

晚饭期间,吴一雯还是母亲秦玉兰有说有笑。

吴志新在一旁,独饮着珂梦庄园的红酒。

他脑海里回忆着,当年他从南方回到宇泽市,开厂之前的一些往事。

……

回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沿海地区。

吴志新在这里一家灯具厂里打工。

他已经完全的了解了,整个灯具市场的操作便辞了职。

准备,回到老家宇泽市开一家小作坊,从事灯具的生产。

要回,宇泽的前一夜。

吴志新在工人宿舍睡不着了。

他想起林军,又摸出了金丝红肚兜。

心想:反正,一个人的夜,也是睡不着的。

有了做事的经验和决心,后面便有些大把的机遇。

南方的夜总是充满了暖意。

吴志新怀揣着金丝红肚兜,悄悄走工人宿舍,走向路边的一处大排档。

而这处大排档的后面,就是这座南方城市里,非常出名的夜店,名叫不夜城。

吴志新坐在露天的大排档下,叫了两个菜和几瓶啤酒一个人喝了起来。

这时,一辆白色的丰田车停在了不夜城门口。

此车,为老世的卡罗拉。

车里,下来一个面色严肃,留着很亮的大背头,上嘴唇一撮胡子。

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全身一套白色西装打扮。

他满脸的傲气,说着生涩的中文:“我到了则里,让最好的姑娘来陪就好了!”

不夜城门口的服务员,立马上前躬身的,前呼后拥的将这人请了进去。

吴志新身边吃大排档的人纷纷议论起来。

“有什么了不起的,日本鬼子又来了?”

“真是气人,他们只算是鬼东西!”

“没办法,谁叫这些东洋人有钱呢?”

“遭罪的还是女人,她们要伺候小鬼子!”

这一句,彻底刺痛了吴志新的心。

他想:祖国早已强大,在这里还能让日本人嚣张?

他酒劲上头了,快速付了大排档饭钱,跟着那个日本人也进了不夜城夜总会。

不夜城的其他服务员,看到了吴志新进来,看了他全身土气的打扮。

一个服务员一手拦住吴志新:“先生!你有预定还是自来客?”

吴志新一把用力将这个服务员手挡开:“中国人地方,我想来就来,老子就是没钱也可以来!”

这个服务员被吴志新强势镇住,快速的让开了。

这话,也让前面日本人听到了。

他感觉到身后的人有些意思,回头看向了吴志新。

吴志新看到了日本人回头:“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日本人摆开了服务员的前呼后拥,他走近吴志新用着生涩的中文:“风林火山,日本战国时期,武田信玄将此句作为旗帜!”

吴志新一脸的不肖:“放屁!这是出自于孙子兵法的典故!”

日本人心中来了兴趣:“好的,这位先生与我去包厢中一叙!”

他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一旁不夜城的少爷们,赶紧的安排好了一切。

他们将吴志新和那个日本人,安排进了一个大包厢。

包厢内沙发上。

日本人看着吴志新:“鄙人不才,来中国投资的日本商人,名叫武田一清。”

他伸出一只手,要与吴志新握手。

吴志新并没有和武田一清握手的意思。

他一手摸了摸,藏在胸前的金丝红肚兜:“我叫吴志新!”

武田一清笑着把手收了回来,双手拍了拍:“让姑娘们和美酒赶紧上来吧!”

包厢内,少爷们忙碌了起来,酒水先是送了进来。

又有人,将吴志新和武田一清杯中酒倒满。

陪酒的姑娘们站了一排,等候着客人的选择。

吴志新只是摸着胸前,想着里面的金丝红肚兜。

他看着眼前的美酒,又看了眼面前的姑娘。

武田一清脸上继续挂着微笑:“大中华为上古礼仪之邦,想必则位小兄弟,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吧?

好吧!可有哪位姑娘自愿陪,这位帅气的吴兄弟?”

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姑娘,抿了下嘴:“小妹,秦玉兰!愿意陪吴哥!”

秦玉兰,大西北的姑娘,迎着春风到了南方打工。

可是,她没有学历和技能,在厂里打了几年工,觉得还是不如在烟花之地赚钱更快。

吴志新听到了秦玉兰娇媚的声音,仔细看向了她。

他想:此女子绝非凡角,有旺夫的容貌和气质。

武田一清看到了吴志新的眼神:“好了,小秦姑娘坐到则位吴桑的旁边吧!”

秦玉兰赶紧坐到了吴志新的身边,一把就搂住了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