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回到宇泽市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388字
  • 2021-11-07 20:00:34

第二天一早,林昭就别了刘家父母。

天气比较寒冷,太阳倒是挺大,凌冽的寒风呼呼的刮着。

少量的雪迹,盖在屋顶、树枝和地面上。

因为,事情已经全办完了。

林昭决定赶回宇泽市,陪父母过春节。

此时,苗族山寨各家各户在准备过年了。

春节前,家家准备酒、肉、鱼和其它食品,人人都要准备新衣服。

刘家一家人没有挽留林昭,刘家父母和肖思云将他送到村寨门口。

而刘雪娇和阿亮坚持要把林昭,送到飞凤县城的火车站再回来。

三人先是从村寨坐着三蹦子到了镇上,再由镇上坐中巴车到了飞凤县城。

春运期间,火车站人还是很多,多数都是下火车回家的。

虽然,城市到县城的火车票很难买,可县城到城市的票还和平时一样好买。

林昭很走运,一个小时以后,就有回宇泽市的车次。

一个小时以后,林昭、刘雪娇和阿亮,在候车大厅听到大喇叭声:

飞凤县开往宇泽市的火车即将到站,请各位旅客做好上车准备。

三人走出候车大厅,站在火车站的月台上。

林昭一脸笑意和满足:“雪娇!阿亮!这次,湘西之行我很有收获。

这里,风景如画环境保护的很好,当地的苗家菜很好吃。

尤其,空气特别新鲜!”

阿亮眨了下眼睛:“林昭!现在,我们这里不像以前。

交通方便了很多,你想来就随时过来玩!”

刘雪娇顺了顺额前斜刘海:“林昭!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和云云都……”

“不说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林昭摇了摇手,看向阿亮:“阿亮!你真有福气能有阿娇这样的好兄弟!”

大喇叭发出声音:火车将在五分钟后发车。

林昭先与阿亮拥抱,后与刘雪娇拥抱道别。

刘雪娇紧贴着林昭,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嗲声嗲气:“如果,你要是想要了,我还可以给你!”

她说完,在林昭脸上亲了一口。

她想:草特仙人板板的,我竟然亲了林昭。

想着,她心里翻腾了一阵。

林昭脸色微红,看到刘雪娇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他想:这甜头倒是给够了,也真是勉强雪娇了。

“林昭!还不够吗?还在回味无穷呢?哼!”米青语速很连贯。

林昭心想:米青,这一生我有你足够了,你别吃醋嘛,我们回家了。

想完,他道别了阿亮和刘雪娇坐上了回宇泽市的火车。

火车一路向东,向着宇泽市的方向飞驰着。

林昭在火车上给妈妈张目英发了微信,他会在傍晚回到家里吃晚饭。

一路平安无事,大约傍晚时分。

林昭回到了宇泽市的家门口,在门口听了听,没有爸妈吵架的声音。

他才敲门:“爸!妈!我回来了!”

房内,传来张目英的声音:“哎!小昭!来了!来了!”

门被打开,她把林昭让了进去。

可是,她仔细的看了看林昭,儿子脸上有些淤青。

张目英一脸急切:“小昭!你的脸有些伤吧?

好像,鼻子有些红肿,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事了?”

林昭快速用手摸了下鼻子,心想:米青,你下手可真的没留情面。

这次,又要和爸妈瞎胡扯了。

米青的声音:“主人!当时,我的心里也很……难受的!”

林昭对张目英胡扯:“妈!这次,出去旅游才到家!

可能是,在外面水土不服吧?

回来休息几天,调整一下就好了!”

爸爸林山几天没见到林昭,心中十分想念。

可他依然故作矜持,坐在客厅的旧沙发上抽着烟。

他没有表现出对于儿子的热情,只是斜眼偷看了几眼林昭。

“儿子出去旅游,平安回来就好,你们爷俩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张目英进了厨房端出了饭菜,林昭自然也跟着端菜。

林山坐到客厅的桌上,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儿子,说懂事就懂事了。

知道,帮着妈妈干活了。马上,来陪爸爸喝几杯!”

这时,菜已上齐。

“小昭可以喝点酒,别和你爸一样烟酒都来!”张目英赶紧插了一句。

林昭也坐了下来,他想:家庭气氛很融洽,生活充裕了,果然不一样。

“主人,金钱让你的家庭和睦。你是用勇气和智慧,一次又一次,降妖除魔……换来的!”

林山拿出了一瓶二锅头放在桌上:“小昭!开酒给爸爸妈妈倒酒啊!”

他对张目英又说:“目英,你也喝点吧。”

张目英点了点头:“小昭,你今年十九岁了,我知道你抽烟,香烟尽量抽些好的吧。”

林昭开了酒给林山先倒满一杯,他给张目英倒酒时。

张木英说:“小昭,妈妈明天要起早上班干活,只能喝一点点,你陪你爸多喝点吧!”

林昭点点头,给妈妈倒了小半杯白酒。

他最后给自己倒的也是满杯,站起身:“爸!妈!儿子小昭感谢你们的养育之恩,先敬你们两位,我干了!”

他说完,就把杯中酒喝完了。

林山一脸正色:“哎?小昭!正式场合这样喝酒是不对的。

敬酒要一个个的敬,要捧人的话,多人敬一人。

你是老板或是领导,才可以一人敬多人!”

“林山,小昭才多大?能懂那么多吗?

好了,我和小昭都敬你一杯酒可以了吧?”张目英也举起了酒杯敬向林山。

林昭又给自己倒满一杯酒,双手举杯和张目英向林山敬酒。

“可以了,这一杯喝完!”林山面露笑容,率先喝完了杯中酒。

林昭和张目英,也都是将杯中酒喝完。

两杯烈酒下肚,林昭连打两个喷嚏,感觉肚子和喉咙火辣辣的。

他想:果然,二锅头是不一样,酒劲太大了。

“主人!酒好坏是一方面,还要看身旁陪酒……的人吧?”米青的声音。

张目英轻拍着林昭的背:“小昭,你别喝酒了。吃饭吧,吃过饭你早点休息。”

林昭心想:正好,借坡下驴。

“爸!妈!酒我喝不下了,我盛饭吃了。”他进厨房盛了一碗饭,回到桌上吃了起来。

林山又独饮了两杯酒,酒劲有些上头,他微笑着:“今年,小昭都十九了,要是有合适的,可以找女朋友了。

现在,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各个打扮的漂漂亮亮。

夏天,她们穿着那种很短的上衣。

竟然,连肚脐都露着。古人云,男不露脐、女不露皮。”

张目英也笑了:“林山!别喝了几杯酒,在小昭面前乱说,你个小老头子眼睛也那么不老实?

你以为现在的女孩,都像我们那个年代?

一间平房,我就嫁到林家了。现在结婚,一套新房是基本。

儿子总不能结婚了,还和我们挤在这套小房子里吧?

宇泽市,中低档小区都要一万多一个平方。

随便,一套新房都要百八十万。

我一个快餐店勤杂工,你个保安,两人加起来一月六千多的工资。

要过多少年不吃不喝,才能给儿子买套新房!”

林昭听到这里,心想:真烦,爸妈又要啰嗦了。

他想着,赶紧吃完了饭:“爸!妈!我吃饱了二锅头太烈了,我先休息了!”

他洗漱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