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决战金蚕蛊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383字
  • 2021-11-02 20:12:15

阿亮看着被金蚕蛊王上身的刘雪娇:“蛊王,如果我下来了,你可以放过林昭、阿娇和她外婆吗?”

刘雪娇摇了摇头:“阿亮,你平安下来当然可以走,阴阳先生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阿亮抬头看了看,两边插满密密麻麻刀刃,且高耸入云的金刀梯。

他眨了下眼睛,又看了看躺在地上被蚕丝裹成蛹状的林昭。

再看了看刘雪娇全身金装上,似乎在慢慢蠕动的金蚕。

他想:我的密集恐惧症,要给激发出来了。

一百零八层就是三十多米,城里十几层楼的高度。

就算到了顶也没力气下来了,摔下来必死无疑。

现在,林昭看样子是不行了。

今天,走不了就都不走了,算是我陪了喜欢的阿娇。

“金蚕蛊王!这一次,我没打算活着!阿娇,给我收尸!”

阿亮脱了鞋子和上身的衣服,露出一身健硕的腱子肉,他简单的做了做热身运动。

这时,刘雪娇非常熟练的唱起了老苗语山歌。

阿亮听到歌声眨了下眼睛,他想:这是蛊王催我上刀梯了。

想完,他双手合十念了几句老苗语。

嗖的一下,他跳上了第一层刀梯。

这次,他没有了花哨的连跳,也没有在半空中,到刀梯侧面往上爬。

因为,他很明白这次要保持体力,等于连上三次刀梯,还有下来也是三次。

他听到下面刘雪娇的歌声在渐行渐远,心里数着:一层、二层……三十六层。

他停下喘了口气稍作休息,又继续向上爬着,心里数着:三十七层、三十八层……七十二层。

他已经有些气喘嘘嘘了,不停的在变换着,脚和手与刀刃的接触面。

但是,控制力已经有些下降。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心想:估计,我的脚底就要被刀刃割破了。

想完,他又继续向上爬着,心里数到第一百层的时候,他的右脚底感到一阵火辣。

原来,他右脚底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滴在了刀刃上。

刘雪娇的歌声,已经听的不清楚了。

阿亮看了眼下面的她,又继续的向上爬。

可他的两只脚底都开了口子,为了不让新的伤口加深。

他只能让没有伤的脚底踩在刀刃上,可现在的情况是,他每上一层脚底板就要多条伤口。

金刀梯最上层的几排刀刃上,留下了他的鲜红血液。

躺在地上被蚕丝缠身的林昭,心想:米青,知道你还在生气。

金蚕蛊王真厉害,法术全部被封印住了。

林昭想完,还是没有米青的的答复。

他又想:阿亮估计撑不了多久了,越接近金刀梯顶端动作越慢,他的体力快透支了。

可是,依然没有米青的答复。

阿亮终于爬上了金刀梯的顶部,脚底有多条被刀刃划破的伤口。

他又听到了刘雪娇的老苗语山歌声,鲜红的血液沿着锋利的刀刃,一滴滴的向下滴着。

他想:我还有多少血可以流?完全没力气下刀梯了,这次死定了。

想完,他脑袋有些眩晕,在金刀梯顶部用尽全力的大喊:“阿娇!你我发小!从小到大都已兄弟相称!

可你是男儿心女儿身,你知道我一直很喜欢你!很喜欢你的美色!”

喊完,他从刀梯上掉落下来。

阿亮落到刀梯一半高度时,一个黑色犹如摩托车大小的物体,一下把他接住,平稳的落到了林昭身边。

没错,这是米青幻化成的虫形。

紧接着,她幻化成人形,先把阿亮放到地上。

她和刘雪娇四目相对,大眼睛里是一道白光闪过。

地上的林昭心想:米青,我的大宝贝你终于来了,每次都这样玩我。

刘雪娇微微晃动着脑袋,在自己面前轻舞着双手看向米青:“米青,等的就是你,我以为你今天没来呢。”

米青没有答话,蹲下身子对着林昭鼻子,重重的锤了两拳。

顿时,林昭鼻血流了出来。

他想:米青,就算生气也不要这么大力气打我的鼻子,女人心真狠。

刘雪娇看了也是一惊,她想:米青这是干什么?

想完,她往后退了两步。

“主人!三昧出三官,祝融出真火,这叫三昧真火,快点念口诀。”米青语速非常连贯。

林昭还在想鼻子痛,他耳朵听到口诀二字,心中默念口诀。

瞬间,他的脸变成赤色,眼、嘴、鼻冒出深红色火苗,嘴里冒出的火苗将他嘴上的白丝烧了起来。

他下意识的用力呼吸气,眼、嘴、鼻的火苗变得旺盛。

他用三官出的红火,把上半身的白丝烧尽。

他坐了起来,将红火烧向下身,两腿用力挣脱了下身的白丝。

他想:奇怪,身体没有一点热感,衣服怎么没有烧毁?

米青将林昭从地上拉了起来:“主人!三昧真火是虚火,不伤活人和……物体。”

林昭扒了扒身上烧碎的白丝:“米青,你再来晚点,我就成木乃伊了。

你说话顿音了,证明你不生气了。”

他说完,抹了下鼻子,还好血基本不流了。

“吐丝不羡蜘蛛巧,饲叶频催织女忙。”刘雪娇将双手张开,不远处的树林内。

一大堆树叶飘飞了到她的面前,迅速的飞进她的嘴里。

只见,她小腹收起,把头微微的一晃。

这次,她嘴里吐出的是金丝。

瞬间,金丝将林昭和米青圈在中间,并逐渐缩小。

米青看向林昭:“主人!先召火字,再用三昧真火……附上去。”

林昭双指指向太阳穴,默念: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随即,九个火字从他身后滑出。

他深呼吸几口气,三官再出红火,双指指向九个火字。

这时,九个火字由火红色变成深红色。

九个火字平分为九个点,将二人圈在中间,挡住金丝圈的包围。

九个火字再次与金丝圈互相的博弈厮杀,胶着的烧在了一起,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米青双手交叉抱臂,冷冷的看着深红的火苗燃烧着金丝。

林昭心想:米青,这下差不多了吧?

刘雪娇看着火字渐渐的要将金丝烧完,她身体里发出肖思云苍老又沙哑声音:“你们以为已经赢了吗?”

说完,她仰天长笑,身后两对金翅震动了起来。

她飞到了金刀梯的顶部:“翻江倒海,指路为江。”

她说完,金刀梯下的陆地,变成了白浪滔滔的海边。

随即,一阵半个金刀梯高的海浪卷向了林昭和米青。

米青拉住了林昭的手向后快跑:“主人!金蚕蛊王竟然会……控水术。”

她说完,化成摩托车大小的虫形钻到林昭胯下,将他驮在自己身上。

眼看海浪就要淹没他们的时候,米青一跃而起飞到半空中,惊险的躲过了这次浪袭。

米青驮着林昭,也飞到了金刀梯顶部,离刘雪娇约十米的距离。

林昭看到身下的一片泽国:“米青,这怎么办?阿亮淹死了?”

米青说道:“主人,虚水火不伤阿亮这样的凡人。

我们用火克金,蛊王用水克了火。

握住你腰间的茅山玉佩,心中默念:

灵宝天尊,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茅山玉佩,众邪必退。你再使出……控土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