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斗蛇后举报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395字
  • 2021-11-02 20:15:11

地上的林昭停止了打滚,他感觉到左臂的痛意在慢慢消失,渐渐感觉到的是困意来袭.

他耳边听到了,米青坚如磐石的大喊。

他才缓过神来,一看自己的左臂上,青蛇还在死死的咬着不松口,蛇身子也是紧紧的缠着。

而此时,他左臂的整个前臂,已经黑了一小半、

他想:我不能就这样窝囊的魂飞魄散,我的命可比汉明祖。

想完,他双指指向太阳穴,心中默念口诀:萨君二现,掌中闪电。

掌心雷口诀一处,他掌心上冒着丝状淡蓝色的电火花。

他用掌心雷在青蛇的身上,重重的拍了两下。

青蛇只是微微的动了一下,还是死死咬住林昭左臂,没有松口的意思。

米青在一旁担心的大喊:“主人!加油!加油!方法你都会!”这次,语速还是很连贯。

她说完,双手紧张的捂住了嘴巴,额头上两只触角,垂到了她丰满的沟渠上。

广目天王心想:林昭这小子真是豁出去了,没有任何的法器,就凭他的道术,也敢挑战青蛇。

他被咬中左臂时,就已经完全处于下风了。

林昭的左臂已经黑了一半,他想:这样不行,打不动,没办法拼一手了。

想完,他再次双指指向太阳穴,心中默念: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烈火困魔术口诀一出,他身后窜出九个火字。

随即,他右手双指指向左臂上的青蛇。

九个火字快速砸向青蛇,它嘴部咬力开始松动。

火字飞到半空中,等待着阴阳先生房第二次指令。

林昭半黑的左臂还在剧痛,可他感觉到了机会,深吸了一口气。

他用尽全力将掌心雷拍在青蛇头上,并使劲按住蛇头:“卧槽你大爷的!大不了同归于尽!”

他说完,看向半空中九个火字,右手双指再次指向左臂上的青蛇。

九个火字再次快速,砸向他左臂上的青蛇。

他看准机会,蓄满了右掌掌心雷,再次一掌拍向左臂上的青蛇。

并且,他这一掌用尽全力按住蛇头。

在蛇头和他的右掌之间,闪烁着淡蓝色的电火花,发出兹兹的声音。

青蛇终于是承受不住了,快速松了口往回逃。

它逃跑时在林昭左前臂上,用蛇牙划了两道长长的血印。

它被九个火字两番攻击,又加上掌心雷痛砸。

它有些发懵,逃跑速度慢了很多。

林昭站起身来,来了一个飞扑,双手死死的拉住青蛇尾巴。

他抽出右手,两只指向太阳穴,心中默念:搬山移石,重压其身。

几乎,在他口诀念完的同时,青蛇反身咬向他脸部。

他知道没有退路,坚定的将右手双指向青蛇。

周边的米黄色地面,迅速尘土飞扬,夹杂着碎石砸向了青蛇。

就在青蛇要咬到林昭的脸时,尘土和碎石将它埋了个密不透风。

只留下,他左手抓着的青蛇尾巴,还在不停摆动。

林昭喘着粗气站起身来,收了九个火字和掌心雷,感觉体力已经到了极限。

米青走近林昭,拉着他左臂一看,已经黑了一大半。

她对广目天王拱手礼跪下:“天王,林昭左臂被青蛇咬伤,伤的是原神。

回归本体后,就会出现骨折,甚至左臂残疾,还请天王相救。”

广目天王语气很舒缓:“小妖,你起来吧。林昭,你走上前来。”

林昭在米青的搀扶下走近了广目天王。

广目天王右手放在林昭左臂上:“游神玉地,身息出气。”

只见,林昭左臂冒出一缕黑烟,左臂黑色渐渐消散,恢复成原样。

他活动了下左臂,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前臂上是两道青蛇留下的长血印。

米青拉着林昭准备再次跪下。

广目天王扶住二人:“你们不用跪了,林昭在没有法器助力下之表现,已经很好了。

青蛇咬住你胳膊时,本王以为你没有机会了,你却咬牙坚持了下来。

你先用九个火字和掌心雷打退青蛇,最后用控土术困住了它。

茅山玉佩,这件道教至宝你配的上。”

他看着林昭点了点头。

米青双手成拱手礼,林昭也学着她的样子。

两人齐声回道:“多谢天王!”

广目天王看向一旁土堆里的青蛇:“林昭,你该放了本天王之青蛇吧!”

林昭看向一旁的土堆,青蛇尾巴在不停摆动着。

他想:还好,青蛇没给弄死,收。

压在青蛇身上的尘土,和碎石块快速四散开来。

它一获自由,赶紧飞回广目天王右臂上,并瑟瑟的发抖。

广目天王用左手轻摸了几下青蛇:“林昭!本王是在考验你,想知道这任阴阳先生,到底多大本事。

刚才,你要真招架不住,我会马上收了青蛇。

阴阳先生乃天命所归,让你魂飞魄散,那是违反天条。”

林昭微笑着:“天王,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对青蛇下手重了些。”

广目天王合掌:“你们回去吧,拿走茅山玉佩。”

两人道别了广目天王,纵身一跃回到张家二老的卧室内。

林昭轻轻取下了张有为,腰间的茅山玉佩仔细一看。

他想:这是块八角绿玉,中间是幅太极阴阳八卦图。

米青催促了一句:“主人,茅山玉佩拿到了,我们还要回……飞凤县呢。”

林昭心想:不行,张老头不是好东西,要去举报他,就算是退休了,也要让他接受法律的处罚。

张有为在床上翻了个身,一张存折从枕头下掉在了地上。

林昭拿起来打开一看。

户名:张有为。

他看到最后一排的余额,开头三六,后面是五个零。

存着前几页,还有存取款记录。

这张存折在钱最多时,达到过上千万。

林昭在卧室书桌上找到一支笔,在存折上写到:

这是,原宇泽市DC区一银行行长,张有为的存折。

里面有巨额存款,全为贪污腐败所得。

林昭又看到书桌上张有为的身份证,他将身份证塞进存折。

米青幻化成摩托车大小的虫形,林昭骑了上去。

他拿着,夹着张有为身份证的存折:“张老头算他倒霉,今天遇到我了。

我们去趟市纪委,门口有举报箱,我把这张存折和他的身份证投进去。”

米青笑了:“呵呵!锁定……方位。”

她头上的触角,前后左右转了几圈。

林昭抓紧了米青的触角,嗖的一下就出来张家。

他们很快就到了宇泽市纪委门口,由于是半夜了,又是寒冬腊月的时节,周围没有人。

林昭从米青背上跳下,走到市纪委大铁门前,看到铁门上有个举报箱。

他把夹着张有为身份证的存折投了进去,心想:张行长,你的报应要来了,等着党纪国法的严惩吧。

林昭是底层百姓出身,很清楚百姓的苦,自然对贪官恨之入骨。

他坐到米青背上,一手紧握触角,一手看着手里的茅山玉佩:“米青小宝贝,我们回飞凤县。

最近,事情可真多,下次不知是什么困难。

对了,你说茅山玉佩本来就是林家的,什么意思?”

米青笑了:“主人!玉佩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改叫小宝贝了。呵呵,坐稳……回去了!”

她驮着林昭一路向西,下面的参照物一个个急闪而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