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海马歌舞厅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372字
  • 2021-11-11 20:03:52

乙亥年,初夏时节晚九点多。

宇泽市中心,一家名叫海马歌舞厅的大厅中间,有一个不大的舞台。

舞台上,一个穿着黑色低胸吊带连衣裙,身材火辣性感的姑娘名叫枝枝。

她唱的歌曲是《千年等一回》。

大厅顶部的魔球彩灯,不停的不规则旋转着,四射着五颜六色的光斑。

使得整个大厅,给人的感觉是流光溢彩、忽明忽暗,整体的装修是金碧辉煌、不拘一格。

那个年代,这家歌舞厅在宇泽市,算是数一数二的夜店了。

今天是周末,客人来的不少,他们各个抽着烟、喝着酒看演出。

整个大厅上座率,在七八成的样子,里面是烟雾缭绕,充斥着浓烈的烟酒味道。

林军一人抽着烟,焦急的站在大厅入口处等候。

他想:大哥和张有为马上会一起来,要伺候好了。他么的,现在这首歌,还真能对应老子的心情。

林军看了看舞台上唱歌的姑娘,又想:这是新来的吧?我以前没见过。

这时,大厅门口进来了两个人。

林军一看,正是林京和一个留着八字胡,比他年龄大不少的男人。

林军抹了下嘴唇灭了烟头,先向林京点了下头:“大哥!”

他又转身对八字胡男人,连续深鞠躬:“这位,应该就是大哥的同学张行长吧?失敬!失敬!”

林京撇了下嘴:“小军果然有眼力见,这位就是我的大学同学张有为,张行长。”

他看向张有为:“张哥,这是我三弟。你叫小军就可以了,人挺机灵的。”

接着,林军就把林京和张有为带进了一个包厢内。

三人进包厢的路上,张有为看了舞台上的枝枝好几眼,他的眼神也被林军看到了。

三人进了包厢后,里面站了一排陪酒少女,各个是花枝招展、美艳动人。

今晚,林家兄弟主要是为了招待张有为。

所以,他坐在沙发的正中间,旁边是林家兄弟。

张有为看了几波人,都是摇了摇头。

林军心想:姓张的要是一直摇头,贷款可就没戏了。

突然,他灵机一动,向张有为打了个招呼,走出了包厢。

这家舞厅他很熟悉,立即找到了老板,打听到刚才台上唱歌的姑娘名叫枝枝。

希望,能让她今晚来陪张有为。

林军很快得到了答复,枝枝可以进包厢陪酒,小费要翻三倍。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答应了下来。

枝枝换了件低胸白色连衣裙进了包厢,包厢内的三人一看都是眼前一亮。

枝枝身材细长,长发绕过粉颈挂于胸前,一双杏眼给人感觉似笑非笑,又带着几分调皮。

她想:老板刚才说了,林哥的意思,让我今天来陪中间这个年龄最大的男人。

枝枝双手捂于小腹前躬身:“三位老板好!小妹名叫枝枝@”

林军用余光看到了,张有为是先惊后喜的表情。

林军赶紧接了一句:“枝枝,中间这位是张哥,坐到他身边来。”

枝枝走到张有为身旁坐了下来,身子靠在了他的身上。

她双手忙着倒起酒来,两杯啤酒一倒满,她和张有为各一杯。

张有为笑出了声:“呵呵!小妹妹,我不会喝酒!”

枝枝双手拿着两杯酒,背靠着张有为,把自己的脸贴近了他的脸:“张哥,就喝一杯啤酒嘛。

哎呀,小妹我手都举酸了。这样吧,就一杯我来喂你喝。”

枝枝一手喝着杯中酒,另一只手拿着另一杯酒,往张有为嘴里慢慢倒了下去。

张有为刚喝完这杯酒,枝枝又把酒满上递给了他:“张哥,再喝点吧,就是粮食做,不喝是罪过。我喝多了,就喜欢用嘴给人喂酒。”

张有为彻底放开了,他和枝枝连续的喝了起来,两人的身体接触也更亲密了。

林军看到这个情况,他想:枝枝好样的,真会卖弄风骚。

这姓张的不是不喝酒,而是喜欢有美女陪着喝花酒。

林军和林京对视的笑了一下,他们俩随便找了两个陪酒女。

酒过三巡,张有为彻底放开了。

这样的场合,他混到这个位子肯定没少来。

关键,今晚这个枝枝太让他喜欢了。

有种人平时不喝酒,可要有美女陪酒可就停不住了,他就是这样的人。

因为,林家兄弟在场,他要假装下矜持。

现在,张有为酒劲上头什么都不顾了。

一旁的林家兄弟可没心情玩,只是和身边的女孩们,喝酒、玩筛子、聊天。

林京看到张有为玩的很开心,撇了下嘴对林军耳语:“小军,时间差不多了。

我来跟老张提贷款的事,你马上过去敬酒,把茅山玉佩给他。

只要提醒他一句,这是茅山玉佩,他实货。”

林军点了点头。

林京拿起酒杯向张有为敬酒:“张哥,我敬你一杯酒。

你我现在过的都不差,不大不小都是个头头。

可怜我这个弟弟,年轻时不懂事,犯了事有案底。现在,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

张哥,你看的出来他脑子够灵活。

现在,他做点小生意,需要更多资金才能发展。”

林京说完,两人喝完了杯中酒。

张有为今晚玩的很开心,听完林京这番话,马上明白什么意思了。

他一只胳膊搂着枝枝,又转头对林京耳语:“老弟,改革开放十几年了。现在,正是快速发展时期。

上面对银行贷款这块的意思,下面各级银行要酌情审核。”

林京听完让到了一边,给林军使了个眼色。

林军拿着酒杯坐到了张有为身旁,他双手举杯躬身:“张行长!小军我没文化只能自己做点事情。现在,需要资金请你多多通融。”

两人将酒喝完。

林军对张有为耳语:“张行长!这是件小礼物,真品茅山玉佩,敬请笑纳。”

他把茅山玉佩,快速放到了张有为手里。

张有为本来喝的有些晕乎了,一听见茅山玉佩四个字,顿时清醒了许多。

他接过玉佩仔细一看,一只比成人手掌略小的八角绿玉,中间是一幅阴阳八卦图。

张有为眼前一亮,用手仔细的摸了摸,他很喜欢古玩,也很精通,尤其是玉。

他想:这块茅山玉佩,十有八九假不了。

张有为满脸笑容对林军耳语:“小军,你脑子够用,该着你发财。

过两天带齐材料,我来给你放款。政策嘛,当然是最优惠的。”

他赶紧将茅山玉佩塞进口袋里。

当晚,总共消费了一千二百块钱。

各位看官,你们会想夜店消费一千二这么少?

宇泽市这个二三线城市,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普通工薪阶层平均月工资,只有四百块左右。

张有为回家时已是深夜,走到家楼下时看到一个环卫工人正在扫地。

他想:大半夜的,怎么会有扫地的环卫工?而且,这里是居民区。

张有为没有理会,直接走了过去。

他身后传来环卫工人模模糊糊的声音:“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后人乘了凉,却想砍了树。”

第二天,张有为找到了古玩专家,对林军昨晚给的茅山玉佩进行鉴定。结果,为稀世真品。

专家还说,此玉在身边,可保一片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