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外婆肖思云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247字
  • 2021-11-04 13:50:37

刘重天一手扶住额头:“你妈说当你外婆发现时,脸色很平静,就像死的是外人一样,默默的给你外公收了尸。你妈都吓傻了,哭都没哭一声。

外婆对外宣称,你外公不小心被蛇咬伤,发现晚了才死的。她在寨内声望很高,所以,没有人怀疑,当时被蛇咬死的人也有很多。

几天后,外公家人来收了尸体就走了,连丧礼都没在这办。

可你妈知道外公是被你外婆害死的,整个马冲村寨只有她会蛊术,会操纵虫蛇。

以后,每年的农历十月一日深夜,你妈都听到你外婆在屋里不知在跟谁说话,还传来是一声声凄惨的叫声。

你外婆脾气越来越暴躁,和你妈的隔阂也就越来越大。

你妈在嫁人之前都是在恐惧中长大,直到嫁给我时还有些抑郁症,直到生下你以后才慢慢变好。

婚后,你妈就住到了我家,而我也慢慢知道了这件事,她与你外婆的往来是越来越少。

你生下来那天,你外婆来看你,听说你是农历七月十五子时出生的,她就想把你带走抚养。你妈和你外婆大吵了一架,而你外婆也就没再坚持。

随后几年,你外婆来我们家的次数很少。

你七八岁那年的一天晚上,你外婆突然来了,说她养了一只蛊虫,是苗族第一大蛊,还说只有你能镇的住它。再次提出要把你接去由她照顾,你妈说什么也不让,我记得那晚吵得很凶。

你外婆都急的吐了血,你妈依旧不同意,她后来就很久没来我家了。”

“爸,你还知道什么?外婆说,我能镇住的第一大蛊是什么虫?”刘天娇想起了前几天去古庙,一只金色蚕虫飞进了她身体里。

“金色蚕虫,金蚕蛊!对,就这个名字,你外婆说,这只蛊她就放养在山后的古庙附近。所以,听你说去了古庙玩,我才会发那么大脾气。

苗族管养蛊的女人叫草鬼婆,你外婆应该就是。”刘重天又点了根烟:“据说,草鬼婆能代代相传,而且只传给女子。为了避讳,给你起男孩名天骄。而且,从小把你当男孩养,希望可以躲过这次劫数。”

刘重天深吸了一口烟:“前几天,你外婆来了我们家,你还没放学,你妈就把她打发回去了。”

“爸,你说的是前几天下午吧?我和阿亮回来时看见外婆了。”

“外婆说什么了吗?还有,你和阿亮在古庙有没有遇到什么?”

“那天,外婆见到我和阿亮,就叫我们赶紧回家。古庙就是一片废墟,没什么奇怪的。”

刘天娇心想:就算说出我肚子里有金蚕蛊,又有什么用?还让爸妈担心,也不能解决问题。有时间,我和外婆面谈吧,逃避不是办法。

这几天,刘天娇身体很正常能吃能睡,天天和阿亮一起上学玩耍。

到了周末休息日,两人约定去找肖思云谈一谈。

苗族祖辈留下的成规,就有无蛊不成寨的说法。

肖思云的住处,刘天娇没有去过,可阿亮认识。

阿亮早就知道本村的草鬼婆是谁,还知道住哪。就在山后一个单独的竹屋内,离古庙不远。

由于肖思云的身份,让很多村民都很忌讳。她年轻时帮过村里很多,可人都是现实的,人老了没用处了,又感到遭人嫌弃。干脆,她一个住在这个偏僻的地方。

两人走到这个简陋的竹屋前,到也没觉得什么阴森恐怖。

刘天娇敲了敲竹门:“外婆!我是阿娇!”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里面站的还是那个眼睛充满红血丝,满脸的皱纹没有一点笑容的老太太。

阿亮眨了下眼睛:“奶奶好!”

肖思云轻点了下头,将两人让了进去。

两人一进屋内,可以说是破败不堪。一盆水在竹屋中间,一张没有靠背的竹床,放着破旧薄被子和枕头,一张小方桌和一个小木凳子。

估计,这里平时没什么人来的。还有,就是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拐角处放着一只手摇式的破旧纺织机。这里比较破旧,却很干净没有蛛网或蚁穴。

肖思云声音沙哑:“我这里破旧的很,你们两小的就将坐我的床上吧。”

两人坐到了床上。

刘重天说过外公死时床上都是虫子,刘天娇坐下前还到处看了看。

刘天娇心中不安:“外婆!草鬼婆的事,我已经全知道了。而且,前几天我去了附近的古庙,金蚕已经进了我的体内。”

阿亮紧跟着说:“奶奶!金蚕蛊被称为蛊中之王,是将多种毒物一起放在一个瓮缸中密封起来,让它们自相残杀,最后只剩下一只,形状像蚕,皮肤金黄。

阿娇是你亲孙女,心中金蚕进了她体内,会一直在她身上折磨她到老。如果,她不找下一个合适的人,只能放蛊出去害人。”

肖思云眼睛湿润了,抹了抹眼角的眼屎:“我哪里想害我的亲孙女,金蚕蛊有我控制,危害性还会小些。我如果现在死了,金蚕不会消失。再没有合适的人继续控制它,金蚕蛊会肆意的攻击更多的人,可能整个村子都要遭殃。”

阿亮看了眼刘天娇:“奶奶!没有办法解除吗?我祖辈就是苗人,我知道做草鬼婆有多痛苦!”

肖思云摇头:“金蚕蛊,蛊中之王。草鬼婆,命中无解。”

“无解也是天意吧。”刘天娇一脸无可奈何,“外婆!据说,你当年才八岁,就是用金蚕蛊杀了一队日本鬼子?”

肖思云苦笑:“呵呵!有什么用呢?最后村民还是把我当妖怪,还要烧死我呢。十年后,我回到村子,村里才又好了起来。”

阿亮眨了下眼睛,心想:八岁女童手无寸铁,只身进入鬼子兵的驻扎地,用金蚕蛊全灭鬼子,完全是抗日神剧的剧情。

刘天娇低声问:“外公怎么回事?是你……”

肖思云低头流泪:“当年,我和你外公是私定终生,山村里又没打结婚证。我有了身孕之后,你外公回了城,又找了人结婚。他想把你妈带回城里抚养,把我一人丢在村寨。

所以,我就……男人负心就算了,我希望你妈别再离开我,就算再反感我。起码,我想见还能见到,包括阿娇你。

我没少见你和你妈,我怕遭人嫌弃,经常在你上下学的路上,暗中看着你一天天长大。还好,你爸对你们母女一直很好,不然……”

肖思云话锋一转:“你们前几天去古庙,我就在暗中看着你们。两苗人巫师斗蛊,鸡冠蛇在你身上准备咬你。

当时情势危急,我赶紧放出金蚕蛊。后来,你们还是进了古庙,我老了对它的控制力在下降。结果,金蚕蛊进了你的体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