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外公的死因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067字
  • 2021-11-11 20:07:35

这几天,刘天娇很是很郁闷,原本那么宠爱她的爸爸,也不怎么理她。

这夜,刘天娇做了个梦。

梦中,她看到了一片血红色的古战场。

战场中心,有位将军身穿银色盔甲以一敌百。

四周的敌人非人类,而是异兽。

有的牛头马身,有的双角虎头,有的人头蛇尾……它们各个龇牙咧嘴非常恐怖。

但在这位将军眼里,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异兽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盔甲,但他的力量却没有耗尽的迹象。

可异兽太多且凶恶残暴,他身边的士兵都倒在了血泊中。面对源源不断的异兽,他血红的双眼看向天空,发出怒吼声,带着不甘、绝望和愤怒。

突然,银甲将军身边四周开始发出金光,照亮了身边的黑夜,一只手指大小的金蚕冲向了异兽。

异兽像是遇到了天敌一样,四处逃窜并哀嚎着。

可金蚕所过之处,异兽身体爆炸的声音,掩盖住了它们的哀嚎,喷溅的兽血像是一朵朵红花不断盛开着。

“啊……”刘天娇一声尖叫坐了起来,发现她在自己的床上。

……

这天,刘天娇说再也忍不住了,问向爸妈:“爸!妈!我知道你们肯定有事瞒着我,我都上初中了,有些事情还是告诉我吧!”

内心柔弱的田永玉眼睛都开始红了,刘重天点起一支烟,深吸了几口,却沉默不语。

刘天娇感觉到了不妙:“你们不想说的,估计不是什么好事。我知道已经躲不过去了,还不如面对。”

刘重天长叹了一口气:“唉……阿娇!陪爸爸出去走走吧。”

父女二人出了竹楼,二人在村寨里走着。

刘重天沉着脸:“阿娇,你外婆出生于乙亥年的农历十月初一,在那时被苗人称之为鬼头节,与春季的清明节、秋季的中元节,并称为一年之中的三大鬼节。

那时候的苗族,认为这一天出生的孩子不吉利。

你外婆六岁那年,不知道怎么得到了一只号称蛊虫之王的金蚕蛊,对她不详身份的议论更是沸沸扬扬。到她八岁那年,一支日军侵入我们村寨,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有一天晚上,村民远远看见日军驻扎的地方金光大亮,还夹杂着痛苦的惨叫。

过了一会,村民又看到一身血衣,面无表情的外婆从那边走来,吓得人们都纷纷躲进了家里。

直到第二天才知道,日军驻扎的地方一片血尸。

附近的小河都被染成了红色,抢食人肉的野狗,没一会就倒了地。所有的日军,都变成了全身是血的死人。

村民想到昨晚见到外婆的样子,竟无知的喊她魔女或是妖怪,还要烧死她,完全忘了是谁把日军全部杀光的。

外婆的家人偷偷把她藏了起来,当晚,家里来了一位白发老者,要把她带走,并说可以保住她的命。外婆家人没有办法,只能将她交于此人。”

刘重天抽了一口烟:“十年过去,那一年村寨发生了一场大瘟疫,外婆的家人全部死了。村寨里的人也快死光了,由一百多户只剩下二十多户。

有一天,寨里突然来了一位苗衣打扮的少女。给生病的村民们煎食一种神奇的药粉,过了不久村民们都好了起来。

村民们纷纷称她为活神仙,并推举她为马冲村寨的族长。她带着人们重新建村寨,村寨又恢复了活力,逐渐变成了三百多户的大村寨。”

刘天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哦,这个少女就是外婆吧?想不到她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

刘重天又点了一支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刘天娇接着问:“这些都是很早以前的往事了,又有什么好瞒我的呢?”

刘重天弹了弹烟灰,摇了摇头:“你外婆身上的秘密并不止这些,那件事的发生让我和你妈都在想,你外婆到底是人?是妖?还是鬼?”

烟雾缭绕,刘重天手上的烟快烧没了,却一直没有抽,长长的烟灰就那么一直无奈的挂在上面,他愣了一会:“你对你外公了解多少?”

刘天娇想了想:“爸,我只知道外公很早就没了,家里连张他的照片都没有,对于他我完全不清楚。”

刘重天突然开口说话:“你外公应该是被你外婆杀死的,而且死相很恐怖!”

刘天娇大惊失色:“啊?爸,你说我外公,他被外婆……难怪,你要我陪你出来说话。”

刘重天一脸惆怅:“就是不想让你妈难过,才避开你妈跟你说这件事。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在你外婆的带领下,马冲村发展为一个大村寨,村民生活虽不富裕,可也是吃饱穿暖。

你外婆都快三十了,还单身一人,村寨里有很多媒人给提过亲,她都拒绝了。

有一天,你外婆上山采药时,救了一个被蛇咬伤的知青。那个知青高大帅气,还是大城市的人文化高。

后来,你外婆就跟他好上了,那知青就是你的外公。他俩好上以后,你外婆不久就怀上了你妈。

可你外公经常回城,当然,你外婆还是相信他的,让你外公回去。

过了一年后,你妈都出生了,你外公才回来。这期间,你外婆也有怨言,但毕竟回来了。

再后来呢,你外公工作就调回了城里,可你外婆舍不得乡里人,整个马冲村寨还要靠她,所以就没跟着去。

你妈一直跟在你外婆身边,你外公每隔一段时间,就回来看看母子俩。

直到你妈七岁那年,你外公回来的次数变少了,而你外婆与外公争吵却变多了。

有一天晚上,你妈在门缝里看见你外公,痛苦的跪地上求你外婆,你外婆眼睛红红的,是依旧不理他,你妈当时小还没想太多。

第二天一早,你妈还在睡梦中,感觉有东西在脸上爬,就想睁开眼抹掉它,一睁眼看到你外公头依在床头面向她。

你外公张着大嘴,眼球突起只剩眼白。一只只白色的肉虫从他眼皮、嘴里、鼻孔、耳洞里爬出来,爬的床上到处都是。

你妈跟我说那一天是农历十月一日,是你外婆的生日,也是你外公的忌日,更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噩梦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