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苗人的祖先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115字
  • 2021-11-11 20:07:54

刘天骄也想偷偷溜走,阿亮紧握着她的手:“别怕!不要动!”阿亮的声音坚定而低沉。

这只蚕虫似乎是吃饱了,悠然自得的飞了起来,围着刘天娇全身上下飞了一圈,又飞到她的面前定住了,好像是在上下打量着她。

刘天娇也看着金蚕宝宝,它肥肥肉肉的,约有十厘米长。它的眼睛已经退化成黑点了,肥硕的躯体上有前后八只脚,两双柔软如纸的翅膀附在上面。

刘天娇盯着它头部的黑点看。她想:这东西长的可真丑。

金蚕身上发散出几道诡异的金光,它又围着刘天娇诡异的飞了一圈就飞走了。

两人紧握的手都捂出了汗。

阿亮舒了口气松开手:“阿娇,没事了,蛊物都是认识主人和仇人的。不会主动攻击无冤无仇的陌生人。对了,我们还去古庙看看吗?”

刘天娇慢慢的定下神来,心想:小时候,爸妈就告诫我不要去山后的古庙。

刘天娇顺了顺额前斜刘海:“阿亮,爸妈从小就不让我去那里。可古庙让我很好奇,还是去看看吧。”

两人走近了古庙,他们一看不过是一片残垣断壁,一间稍微高大些的屋子罢了。

古庙很多年前就没了香火,面是一片狼藉杂草丛生,墙壁很多破洞,光线从屋顶破开处射了进来。

庙内正中朝南的位置靠墙的供桌上,有两尊半米高,坐着的人形雕像,刘天娇仔细一看心里一惊。

原来,这两尊雕像是一个女人坐东边。坐西边的看装扮,应该是个男人,可脖子上竟然是颗狗头。

两尊雕像正后方,画了一只身上有五种花纹的大狗。它紧绷着身体,四爪紧抓地面,狗头半张着血盆大口,露出上下两对獠牙,两眼圆瞪着古庙的入口处。

刘天娇问向阿亮:“阿亮,这两尊雕像,怎么是一个人身狗头的男人,和一个女人坐一排?他们是我们苗人崇拜的神吗?”

刘天娇爸爸是汉人,妈妈是苗人。她小时候就生活在苗寨,可她爸妈对于苗族传统习俗和信仰,完全不想让她知道。就是叫她好好学习,最好能考上好学校早日离开大山。

刘天娇爸妈对她反复说要相信科学,从小就把她当男孩子养,让她多和男孩一起玩,还让她保护身边的女孩。

平时,刘天娇穿普通汉族的男士衣服,爸妈从不让她参加祭祀,过节只给她穿男式苗服,从来不让她穿裙子。

阿亮祖祖辈辈都是生活在马冲村的原著苗民,所以他对苗族的习俗和信仰了如指掌。

他眨了下眼睛:“阿娇,这是神母犬父,也就是盘瓠和辛女。不仅是我们苗人顶礼膜拜的神,还是我们的祖先。”

刘天娇想起来一些:“哦……好像听说过一点,可我知道的不是很清楚。阿亮,你大概说一下吧。”

阿亮站直了身子:“我们都是初中生了,学了很多新的知识。不过,有些东西还是不能忘记,我们还是先给神母犬父鞠三个躬,先表示敬意再说。

祈求,神母犬父保佑我们全家平安和健康,保佑我们学习进步。”

两人向神母犬父神像鞠了三个躬。

阿亮眨了下眼睛,想了想:“相传,远古帝喾高辛氏在位时,吴部落很强,多次侵犯边境。他派遣大军去讨伐,却多次不能完胜。他通告全国,谁取得吴部首领人头,赏千金、赐万户,还把他最漂亮的三公主辛女赐于。

不久,一条身上花纹为五色名叫盘瓠的狗,叼着一个人头到了王宫门外。

高辛氏细看,正是吴部首领的人头。他问众臣:这事怎么处理?

大臣们都说,盘瓠是狗,哪能做官,更不能娶妻。它再有功劳,也无法奖赏。

辛女听说了这事,她对高辛氏说:父王对全国许诺,谁能取得吴部首领的人头,我就嫁给谁。现在,盘瓠叼着人头来了,它立了大功,普通的狗有这个能力吗?这是神在助它,称王的人要一诺千金,不能在天下人面前失信。父王该兑现诺言,让我嫁给盘瓠。

高辛氏觉得有理,就让辛女嫁给了它。

盘瓠后来变成了人形,可头还是狗头,他们没有要赏赐,到了山林中生活,繁衍生息就有了苗族。”

刘天娇微笑着,顺了顺额头前斜刘海:“阿亮,其实就一句话。古代男人打仗战死的多,而国家需要男人做为劳动力。所以,才有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样男尊女卑的说法,主要是说给女人听的。”

阿亮爷微笑着:“传说就是传说,你还那么认真?你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突然,刘天娇耳边传来嗡嗡声,她往四周一看,那只肉肉的金蚕飞到了面前。

阿亮面露惊色:“阿娇,就算你是半个苗人,也不该在祖宗神像前质疑他们,你看报应来了吧?”

刘天娇一脸害怕的表情,看着面前的金蚕:“这、这鬼东西,怎么又来了?”她刚说完,金蚕快速钻进了她的鼻孔里。

阿亮正想去阻拦,却没有金蚕速度快,只是扑了个空。

刘天娇捏了捏鼻子,用鼻孔使劲出了几下气,没有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

阿亮叹了口气:“唉……阿娇!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开始两天,刘天娇没什么异样感觉,她还是和阿亮在放学后,掏鸟蛋打兔子,过的很快活。

毕竟,他们还是孩子,渐渐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

这天晚上马冲村寨中,刘家二层小竹楼。

二层,刘天娇肚子疼的厉害,迷迷糊糊躺在床上,全身微微发热。

一层,一个带着眼镜,模样斯文的中年男人是刘天娇的爸爸,名叫刘重天。

他坐在一层方桌旁的凳子上,边抽烟边看电视。

妈妈田永玉一身苗族少妇装扮,端着盆热水从二层下到一层,她下楼梯还要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脚下竹木所制的台阶,一步步走了下来。

刘重天面色沉重,抽了口烟:“阿娇好些了吗?”

田永玉摇了摇头:“谁知道呢?她下午放学回到家,晚饭后就说肚子疼。我估计是例假,可也不该这么疼吧,她刚才在床上打滚。我用热毛巾捂了她的肚子,才把她哄睡着。”

刘重天深吸了一口烟:“永玉!阿娇出事会不会和你妈有关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