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两苗人斗蛊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033字
  • 2021-11-02 20:53:33

中国地大物博,经历几千年的积淀,共有五十六个民族。

其中有一个民族,一直比较神秘。

而历史上有名的几件大事,都和这个民族有关。

例如,汉武帝时期发生的巫蛊之祸。

没错,这个民族就是苗族。

湘西飞凤县是钟灵毓秀,自然资源非常丰富。

低山和高丘为主,还有山岗及部分河谷平地,谷狭坡陡。

该县下辖的马冲村寨,坐落于山清水秀和碧水蓝天的拥抱之中.

村寨背对一座低山,村前一条小河川流不息。

村寨房屋建造风格,多以木竹制建成的二三层小楼,顶部石棉瓦相互叠加成拱形搭建。

这里说是苗乡,也已经被汉化很多年了。

汉人不少也有土家族人,基本都说汉语、写汉字,汉人的一些文化习俗,在这里也受到了普及。

当然,有些苗族独特习俗还是传承了下来。

庚寅年仲夏,这时的马冲村寨,只是基本通了电,少数家庭才有电视等家电,网络只有少数的普及。

这天傍晚,两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小男孩,背着书包一起放学回家.

两人是发小关系非常不错,他们走到村寨门口的时候。

其中一个留着平头皮肤黝黑,身体矮胖名叫阿亮的男孩眨了下眼睛:“阿娇,

现在放学回家早了,大夏天天黑的也迟。

不如,我们去山后的古庙玩玩?”

这个名叫阿娇的一看正脸,原来是个头发稍长一些,额前斜刘海。

长的是细皮嫩肉、肤白如雪的假小子,全名叫刘天娇。

刘天娇顺了顺额前斜刘海:“可以的阿亮,反正现在回去是早了,作业都写完了,你说到哪就到哪。”

她想起了爸妈是坚决,不让她去山后的古庙,可又一想:我已经答应阿亮了,

再反悔会显得自己胆小,去一次爸妈不会知道。

两人边走边聊着。

阿亮忽然问了一句:“阿娇,你说现在还有什么脏东西吗?”

刘天娇一脸疑惑:“嗯……以前可能有吧,现在是什么年代?

应该没有了,再说现在是大白天!”

古庙存在很久了,听老人们说,没人知道它是哪个朝代的,只知道建了很久。

也有人传言是汉朝时夜郎王国所建,可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恐怕永远都不知道了。

两人走了一会,眺望远方看到了一座破败的古庙。

突然,两人看到前方有两个苗人,走近再一看,两苗人是青苗和黑苗。

从服饰就能看出来,青苗全身以青色服饰为主,而黑苗是以黑色为主。

现在的苗族主要分布在中国的中西部地区,而除了在国内,国外很多国家也有分布,主要在一些东南亚国家。

这个民族之所以神秘,是跟一种东西分不开的,它被称作——蛊。

两苗人分别坐在道路两边,各自的身旁有两个瓦罐,从瓦罐里分别爬出了一条青蛇和一只蝎子。

刘天娇和阿亮从小在山寨长大,见过的珍禽异兽和怪蛇奇虫不计其数。

可长这么大也没见过,长这么怪的青蛇和蝎子。

青蛇头顶部有一个火红的鸡冠,而蝎子竟然有两个尾巴,尾刺大概有一粒花生大小,看着让人感觉很可怕。

两苗人蹲坐在路两旁,嘴里叽里咕噜说着老苗语。

刘天娇和阿亮就那么站着,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阿亮眨了下眼睛,他拉了一下刘天娇的手使了个眼色,两人正准备绕路过去。

突然,鸡冠青蛇敏捷快速扭动着身体向两尾蝎子冲了过去,冲的方向不是它的头部而是尾部。

鸡冠青蛇胜在速度快,它一口咬住了蝎尾。

两尾蝎也不甘示弱,花生大小的两个尾刺狠狠刺入了青蛇的红鸡冠,谁也不肯松口。

鸡冠青蛇死死的缠住两尾蝎,而蝎子的尾刺也在慢慢往青蛇鸡冠里刺。

两苗人的脸色发生变化,黑苗人脸部明显发红好像憋着气在,而青苗人的脸都变成了深紫色,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

村寨里的青苗人以采草药治病为主,而少部分黑苗人是下蛊之人,青苗与黑苗基本互不相往来,而且关系很不好。

刘天娇正想上前劝阻,阿亮用手一拦压低了声音:“阿娇!

两位苗人巫师斗蛊呢!看着别说话!”

阿亮话音一落,鸡冠青蛇快速松开两尾蝎。

它扭动着身子冲向刘天娇,一下子跳到了她的肩部。

这时,青苗人竟然吐了一口血出来。

阿亮紧紧握住刘天娇的手,深吸了口气:“别怕!青蛇不是找你的,千万别动!”

刘天娇吓得一动不动,鸡冠青蛇从她肩部,又盘旋到她脖子上。

而地上的两尾蝎像一只无头苍蝇,茫然的四处找寻鸡冠青蛇。

刘天娇的余光看到鸡冠青蛇弓起身子,蛇头对着她眼部吐着分岔蛇信。

了解蛇的人都知道,这是蛇准备进攻的信号了。

刘天娇心想:真是倒霉,咬我个屁啊!下面的两尾蝎才是你的仇家!

两苗人也看到了刘天娇现在身处险境之中,却都没有出手制止。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金黄色的蚕虫飞了出来,飞到了青蛇鸡冠部咬了上去。

刘天娇耳边传来嗡嗡声,她明显感到脖子上的鸡冠青蛇在颤抖。

鸡冠青蛇跌落到地上,想要逃回泥罐。

金黄色蚕虫狠狠咬住了青蛇的红鸡冠。接着,就是贪婪的撕咬吞吃。

鸡冠青蛇痛的就地打滚,想要把蚕虫甩出去。可蚕虫就像粘在它身上一样,鸡冠青蛇根本甩不了。

青苗人看到金黄色蚕虫后大惊失色,连蛇都不管了直接跑了。

对面黑苗人也是同样反应,急忙想把两尾蝎召回,可已经来不及了。

刹那间,青蛇只剩下蛇皮,红鸡冠已干瘪。

再看金蚕虫,已经落到了两尾蝎的尾部,尾刺狠狠刺入蚕虫体内。

可蚕虫视若无睹,先是一口撕扯掉蝎子的一只尾巴,任性的吞吃着。

接着,又是另一只尾巴,最后是蝎身。

难以想象,这样一只长着翅膀的蚕虫会这么厉害。

倾刻间,两尾蝎也只剩下一层薄皮。

黑苗人见事已至此,也是调头就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