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万家姐弟两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049字
  • 2021-11-02 20:02:25

虽说,童翠芝是农村老太太,可对于万家的孙子和孙女看的是一样。

反而,她更加宠爱万云云。她总说,男孩要多吃苦,女孩要多宠。

万忠明坐在床边拿着饭碗:“妈,再吃点吧,再吃块肉吧。”

童翠芝缓缓的摇了摇手:“饱了!儿女子孙都孝顺啊,我这一辈子算是没白活。虽然,家境不算富裕,也过的心安。对了,你们快去吃饭吧,后面有的是时间说话,我先睡一会。”

四人退出了童翠芝的房间。

吕艳让万云云和万成成将侧面厨房的菜,端到中堂中间的方桌上来。

饭菜全部上齐,一家四口围着方桌坐好。

坐在正位的万忠明拿起酒杯,心有所思:“明天,就是新年元旦了,是云云十八岁的生日,正好提前给女儿过生日,也给奶奶冲冲喜,奶奶会好起来的。”

四人一饮而尽,除了万忠明,其他三人喝的是饮料。

吕艳看到家人团聚,舒了口气:“我不担心云云,她胆小老实。成成你可要小心,你这个年龄,打扮时髦一些没错,可千万别学坏了。”

万忠明加重语气看向万成成:“你个小屁孩,还染什么黄毛?头发还那么短?每年监狱还招人呢?赶紧把头发给我染回来,过完年事情都定下来,就到我和你妈上班的工地去干活!”他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上。

万成成低下头,用筷子搅着碗里的菜:“知道了。”

“爸,别那么大声,吵醒奶奶了。”万云云夹了菜给万成成:“成成是男子汉了,知道担当和责任了。”

万成成连忙点点头,吃了起来。

席间话也不多,万家人吃完晚饭之后,万忠明和吕艳回西北角的房间休息了,并吩咐了姐弟二人,夜里要注意奶奶的情况。

东南和西南的房间,是留给万云云和万成成姐弟俩的。

平时,万云云住校不回来,万成成两间随便睡。万云云回来了,他就回西南角的房间睡觉。

万云云睡在东南角的房间里,一个人怎么也睡不着。她轻轻走到童翠芝床边,摸了**奶鼻下,她想:还好有热气。

万云云又轻轻走到中堂看了看手机,刘雪娇发来多条微信,都是些嘘寒问暖和肉麻的情话。她又想:回家了,总要和这个傻弟弟好好聊聊吧。

万云云走到万成成房门前,压低了声音:“成成,姐姐和你聊聊。”

西南屋内,传来万成成的声音:“姐,进来吧!敲什么门,那么见外!”

万云云推门而入,坐在万成成身边,看到他正在打游戏:“成成,这局游戏打完,陪姐姐聊聊吧。”

虽然,万家不富裕,可万家爸妈是能吃苦耐劳的人,日子过的不算差。

万成成早就想要台电脑了,万家爸妈就给他买了一台配置不错的电脑,主要是想让他听话,别出去惹事情。

万云云看到正在专心玩游戏的万成成,也不便打扰。她看着手机回了刘雪娇的微信:雪娇,发了那么多?回学校再说吧,我现在睡觉了。

这时,房间外传来,咕—咕的声音。

万成成赶紧凑近万云云:“姐姐!外面什么声音?”

万云云心里也是一惊,心想:不会又是乌鸦吧?趁机来震慑和激励下弟弟。

“我们姐弟俩,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傍晚,是乌鸦叫声,这次又是什么?”

“你算什么男子汉?不敢陪姐姐出去看清情况?那我一个人出去。”万云云起身走出房间。

万成成心里有些害怕,可被万云云一激,心想:在姐姐面前显得胆小,男人面子没了。“姐姐!我怕什么?我陪你出去!”万成成拉住了万云云的胳膊跟了出去。

姐弟二人互相搀扶着走到中堂外的院子里,寻觅着声音的来源,耳边又传来:咕—咕的声音。

万云云看到了中堂屋檐站了只猫头鹰,她赶紧闭眼搂住了万成成的胳膊。

万成成心里也有些发毛,却想起刚才姐姐的话:“你算什么男子汉?”

“下午乌鸦!晚上夜猫子!再不滚!老子把你吃了。”万成成鼓足勇气大声怒骂,轻轻挣脱了万云云,捡起院内一块石子砸向猫头鹰:“给老子滚!砸死你!”

石子从站在屋檐的猫头鹰身边滑过,它受到了惊吓,快速扇动翅膀飞向了漆黑的夜空中。

西北角房间传出吕艳声音:“怎么回事?两个小的还不睡觉?”

万成成心里十分满足,在姐姐面前没有丢面子,他一脸坚定:“妈!姐姐起来解手,我在门口保护她,你们安心睡吧!”

西北角,万家爸妈的屋子没了动静。

万成成紧紧搂住万云云肩膀,一脸得意:“姐姐!弟弟长大了,可以保护你了!”

姐弟二人回到了东南角的屋内,坐在了床边。

万云云表情有些无奈:“过完年,你虚岁就十七了,老是不务正业,以后怎么娶到老婆?社会很现实,姐姐是女人很清楚,成成你要努力!”

万成成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我是没什么希望了,姐姐你以后混好了,会带着弟弟的。”

万云云有些不高兴,撅了下嘴:“放屁!你个小弟弟!哪有男人靠女人的?弟弟靠姐姐更是让人笑话!真没志气!”

万成成摸了摸自己金黄色的假光头:“姐,我就那么一说。以后,我会努力干活挣钱孝敬爸妈,还有照顾姐姐你的。”

万家姐弟俩促膝长谈,毕竟年龄相仿,什么话都敢掏心窝子说出来。

最后,万成成说起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一些事,以及对于情感的美好想象。

姐弟二人都是未尝禁果的童男童女,都是感同身受,他们一直聊到新年钟声响起。

万家屋外,五彩斑斓的烟花四射在漆黑的夜空中,还有爆竹声不绝于耳。

此时,阴历还是甲午年末。

姐弟二人在阳历的新年礼炮声中,在一张床上睡着了。不用想多了,不会是干柴烈火。

姐弟二人是小时候光屁股在一起长大的亲姐弟,完全没有新鲜感。绝对不会出事,只是因为亲情和安全感而睡在一张床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