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兄弟同生死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081字
  • 2021-11-23 18:43:25

林军瞪着三角眼低吼:“肚兜!!拿出来!”

吴志新紧跟了一句:“快!”

朱赤高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要是死了,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什么?你!”林军拿着匕首的手开始发力,朱赤高脖子上出现血印。

朱赤高脖子上感觉到火辣:“城里人又在吓唬我们农村人了,我已经认出你们了,都松开好吧?”

林军看了眼吴志新,吴志新点了下头,两人松开了朱赤高。

朱赤高面带微笑转身面对二人:“我拿了金丝红肚兜,你们装不知道,也就过去了。你们现在从我这里硬抢走的话,我不愿意,你们至少麻烦是有了,杀人灭口?不会吧?”

林军低吼:“那你想怎么样?”

朱赤高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不如,我们来个交易,我在农村有好东西不好出手。两位就要回城了,到时候卖出去了,带我分杯羹?”他看了看手上血迹,感觉脖子只是皮外伤。

吴志新给了林军一个眼色,缓和了语气:“这倒是可以商量,让我们先见见肚兜吧。”

朱赤高心想:这两人为了肚兜是如狼似虎,不能现在给他们。他想完:“肚兜不在我这里,我放在王化川那里了。”

吴志新心想:不可能,朱赤高是村里的痞子头目,肚兜怎么可能给别人保管。立即,他一个凶狠眼神射向林军。

林军心领神会,又将手中匕首架在朱赤高脖子之上:“姓朱的!老子的性格你知道,现在见不到东西,我可就要犯错误了!”他将手中匕首加大了力度。

“朱赤高,你还是说实话吧,咱们打交道,可不是一两天了。”吴志新接了一句。

朱赤高脖子吃痛:“哎呦呦……好、好!算你们狠!肚兜就在我的上衣里。”

吴志新摸向朱赤高上衣,果然摸出了包袱,他打开包袱,肚兜在里面。

朱赤高有些不耐烦:“两位,可以了吧?我的诚意你们都看到了。”

吴志新见到肚兜两眼一亮,快速的将包袱收好塞进自己上衣里,又一个凶狠的眼神射向林军:“好了,你可以休息了。”他快速用力捂住了朱赤高的嘴,并推倒在地。

林军左手摁住地上的朱赤高,右手毫不犹豫的用匕首,将他的脖子划开。

朱赤高几下挣扎,便没有了反应,鲜红的血液流了一地。

门打开了,朱赤高的父亲睡眼朦胧的站在门口:“赤高……”他定睛一看,便认出了林军和吴志新。再仔细一看,地上的躺着一个满脖子鲜血的人,正是儿子朱赤高。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调头大喊着救命跑了出去。

林军和吴志新追了出去,可是已经没了朱赤高父亲的踪影,而村子里住户们听到大喊声,渐渐亮起了灯。

林军抹了下嘴唇:“吴参谋!现在怎么办?事情全特么败露了!”

吴志新喘着粗气:“林三豹头!现在没办法了,先回城里再说,现在就逃!”

两人连夜出村跑到了镇上,清理了身上的血迹。两人熬到了天亮,搭着送货回城的大货车回了宇泽市家里。

那个年代,传递消息还比较慢。所以,他们犯得事还没有传到市里。

宇泽市DC区林军家中,他的家是红砖依地建起的平房,一间间连在一起,前后平行而建,为单位所分。

屋内就一个大房间,家具十分简陋。进门,一张破旧的木质方桌,放几把凳子,一座碗柜靠着墙。两张床,分别为母亲丁章云睡的一张,还有一张为林京和林山兄弟两合睡。

丁章云坐在方桌旁,身边站着林京和林山。

对面,跪着林军和吴志新,二人将昨夜在金桥村出的事说了出来,并没有说到宝物的事情。只是说和长期受到村痞朱赤高的欺负,昨夜想一起去教训一下他,结果失手闹出了人命。

丁章云泪流满面,她挥拳打向林军,边打边大骂:“小军!你个孽障啊!你们爸爸走的早,三个儿子中,就你老三最不听话!”

林京和林山赶紧上前扶住丁章云。

林京撇了下嘴:“妈!你别激动!”

林山安慰的口气:“妈!现在打也没用了,下一步怎么办?”

丁章云甩开了二人瘫坐在凳子上,她双手捂面大哭:“我一个寡妇拉扯大了三个儿子,盼着你们长大只要工作就能养活自己了。前两个还好,这最小的……”她继续大哭着。

跪在地上的林军抹了下嘴唇:“妈!一人做事一人当,那姓朱的,也是该死之人,我来偿命!”

跪在一旁的吴志新看向林军:“林三豹头!要死一块死!”

林军一把抱住了吴志新的头耳语:“吴参谋!你特么的傻了吧?我们都死了,宝物怎么办?你给我活着!”他从口袋摸出茅山玉佩,悄悄塞进了吴志新的裤子口袋里:“水火之命,只可短合,最终久离!”

林军松吴志新:“妈!吴志新是被我叫去惹事的,最后也是我下的手,我认了!”

吴志新还想说话,林军一拳打了过去,一个坚定的眼神瞪向吴志新。

之后,林军和吴志新先是藏好了两件宝物,他们便投案自首。

林军是主犯,判处无期徒刑,而吴志新从犯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三年后,刑满释放的吴志新出来以后找出了两件宝物。他来到林家,单独见到了丁章云:“丁阿姨!这块玉佩你收下藏好,不要让林军两个哥哥知道。”他将玉佩放到丁章云手里。

丁章云接过玉佩看了看:“志新!这什么东西?哪里来的?”

吴志新一脸苦涩,叹了口气:“唉……丁阿姨!别问那么多了,反正很值钱的,你收好了。林军判了无期,不会关一辈子的,表现好的话十几年吧,出来后你给他!”

丁章云心想:这两个孩子,一到一起就捅娄子,这玉佩八成和那朱赤高的死有关系。她想完:“好!这块玉佩暂时我来保管,还有你和小军以后别再联系了,你也别去监狱看他。”

吴志新眼睛有些湿润,心想:水火之命,只可短合,最终久离。

“阿姨!你的话,我明白了。”他两眼含泪,转身离开了林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