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村民找来了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014字
  • 2021-11-02 20:05:40

这几日,金桥村老乡家里连续丢鸡,丢最多的是朱赤高家。

那个年代,一只鸡是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的巨额财产,逢年过节才会享用。

这日傍晚,朱赤高嘴上又叼着根狗尾巴草和几个村痞站在村口,来回打量着回来吃晚饭的知青。

知青队伍中,马瑞芬、林军、吴志新走得很近,三人有说有笑显得很亲密,脸上神采奕奕。

三人一走到村口,朱赤高拿下了嘴角的狗尾巴草,在耳边摇晃着,他身边村痞们各个虎视眈眈。

林军先是停下了脚步抹了下嘴唇,用三角眼瞪着朱赤高等村痞。

马瑞芬担心再起冲突,赶紧给吴志新一个眼色。两人左右架住了林军,走回村里的大锅饭食堂,林军走着还回头用三角眼瞪向众村痞。

朱赤高也是回瞪着远去的三人,将嘴里狗尾巴草咬断吐了出来,冷笑着:“呵呵!最近,各位兄弟家里丢东西了吧?瞧瞧,这三人的精气神!小日子过得肯定不错!”

王化川摸了摸自己的秃头:“赤高,我们家家户户都丢鸡了,这些知青们干的吧?”

“你说呢?草特么的!我家丢最多,家底子都要给这些知青吃光了!”朱赤高骂了一句,看向身边村痞:“夜里,都给我机灵些,听到狗叫都起来捉贼!”

这日夜里,村里传出了狗叫声。

朱赤高等众村痞都起来了,各自手持煤油灯或是手电筒,看了看自家鸡舍内的鸡少了没有。

朱赤高拿着煤油灯,看着鸡舍里的情况,一看气的直跺脚。他家鸡舍内的大红公鸡没了,几只母鸡紧张的在鸡舍里打转,心想:连特么的公鸡都偷了?母鸡以后怎么下蛋?真是断子绝孙呐?他回屋内拿起了把柴刀走出门外。

众村痞也集结了过来,王化川走近朱赤高:“赤高!咱们家的鸡,今晚倒是都没少,你家的呢?”

朱赤高拿着柴刀的手颤抖着:“特么的!我家今晚丢的是那只大红公鸡!这群母鸡成寡妇了!”

“那现在怎么办呐?”

“走!去知青宿舍看看!今晚,逮个现形,要他们好看!”

村里,一阵狗叫声过后。

马瑞芬又被黄鼠狼叫醒吃夜宵了,她看着死在知青宿舍门口的红公鸡,身边站着林军和吴志新。

三人看了看宿舍外周边,是一片灯火齐明夹杂着嘈杂声。

马瑞芬心想:黄大仙真是比罗保国还烦,怎么天天来送?这回,债主上门讨债了。

林军嘟囔了一句:“偶尔改善下伙食可以了,天天这样哪行?”

马瑞芬低头两眼迷离,不知道该说什么。

吴志新对二人微笑着:“林三豹头,小马同志,黄鼠狼偷鸡。到时,见机行事!”

三个人的眼神交错了一下。

朱赤高带着众村痞,来到了知青宿舍门口看到了三人。他又看到地上自己家已死的红公鸡,扬着柴刀对三人叫嚷:“这回给我逮着了吧?这段时间,村民丢了不少鸡!都是你们干的!”

宿舍里的知青们一个个走了出来,站到门口看热闹。

吴志新双手抱臂走到众人前:“尾长嘴巴尖,飞身跃似箭。若遇人来扰,臭屁熏翻天。”

这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魑魅魍魉那一套,在绝大多数人心中沉淀还是很深。

马瑞芬两眼迷离,略微低头瞎编了一句:“黄鼠狼真可恶,又在挑拨知青和村民之间的关系了。”

在场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几个女知青紧张的看了看四周。

朱赤高手持柴刀指着众知青:“黄鼠狼?还那么巧的?鸡怎么还是完好的?正好,鸡就丢在知青宿舍门口?难不成,黄鼠狼是你们养的?真是笑话!”

他仔细看了看地上死鸡脖子的伤口,不像是人为刀伤,倒像是被利齿动物咬开,看完心里也是一惊。

林军一个健步冲到知青们前面,把脸贴近了朱赤高手上的柴刀,他指向朱赤高:“姓朱的!别乱扣帽子!捉贼捉赃!现在,只能说是有一只老乡家的死鸡,出现在了知青宿舍门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们知青偷的?”

吴志新将朱赤高拿刀的手和林军的手,都轻轻按了下去:“两位,先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嘛。”

马瑞芬也走了过来,对林军和朱赤高的胸口轻轻抚摸着。她对两边谄媚着:“你俩条好汉别一见面就掐架,都吓到我了,事情还没搞清楚,别中了阶级敌人的阴谋诡计。”

“好了!小朱!小林!你们都站开点!”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村支书罗保国。他抽着纸烟从村民中走了出来,瞄了眼马瑞芬舔了下舌头。

朱赤高看向罗保国:“罗书记,村里连续丢鸡……”

罗保国脸色一沉,摆手示意朱赤高不要再说了:“拿刀干什么?还不收起来,瞎胡闹!”

朱赤高赶紧把柴刀收到身后,又问王化川:“化川,你有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谁是偷鸡贼?”

王化川摸了摸秃头,心想:怎么找证据?除非当场抓住。只回了一个字:“没!”

罗保国走近死公鸡,仔细看了看,心想:鸡脖子伤口确实是利齿动物咬开,血液没有凝固,应该是刚刚才死。

草垛里,黄大仙看的清清楚楚,心想:姐姐别怕,我来吓唬吓唬这些为难你的人。

突然,王化川满脸抽搐着在人群中尖笑了起来:“嘿……嘿……”笑声很清脆,音量也很大,笑声在知青宿舍空地的顶部盘旋数秒。

所有人都用惊恐的目光都看向王化川,他四肢着地成爬行状,身旁的人一下四散开来,还夹杂着女知青们的尖叫声。

王化川以极快的速度爬上知青宿舍顶部,对着月亮就是作揖三拜。

他回头满脸抽搐着看向着屋顶下的众人,嘴里发出生涩而怪异的声音:“本大仙!吃你们几只鸡怎么了?金桥村这些年,虽说不上富裕。可多少年来也算是风调雨顺,没什么大灾大难吧?那可都是托我的庇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