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月亮惹的祸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056字
  • 2021-11-02 20:05:32

周边狂风四起,马瑞芬迷迷糊糊之间身体感到一阵凉意,她醒了过来抱了抱双臂。

她突然感觉身后有东西在动,回头看到一只肚皮白毛身上黄毛的动物。

它四肢短小身子细长,尾巴却又粗又长,从马瑞芬身后草垛里爬了出来,爬到了她对面不远处,调皮的抖了抖身上的杂草,用一双黑豆眼盯着她。

马瑞芬开始还有些迷糊,心想:小黄狗吗?不对,黄鼠狼!黄大仙!

她立马呼吸急促并全身抖了起来,两手捂住了嘴巴,又想:怕什么呢?我现在是残花败柳之身,就算死了又怎么样?

她借着月光再仔细一看这只黄鼠狼一点不可怕,它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可爱没有一点敌意。

马瑞芬心中竟然起了怜悯之心,双手将黄鼠狼抱到身边:“不怕、不怕,到姐姐身下避风。”

她掀起衣角给黄鼠狼盖着,还用手轻轻的抚摸它的背部,心想:正好,这大风吹得凉爽,把酒气给吹散了。

她抬头看看了天上的月亮,又想:这草前月下浪漫唯美,陪我赏月的竟然是只黄鼠狼。想完,她摇头苦笑了起来。

黄鼠狼本是邪性之物,遇到危险时还会放出臭屁。可这只实在乖巧,颤抖着依附在马瑞芬身旁,感觉着她的体温。

十几分钟后风停了,黄鼠狼从马瑞芬身下爬了出去背对着她。

突然,黄鼠狼人立了起来,朝着天空的月亮仰望。接着,就用两只前爪作揖,给月亮来了个三鞠躬。拜完后,它转身爬向马瑞芬,用舌头舔了舔嘴唇。

马瑞芬一惊,心想:老人们说过,黄鼠狼拜月亮,要成精了?舔舌头?饿了吧?正好,在离别罗保国之前,他送了我两颗小糖。

她赶紧从口袋里摸出小糖,剥开了放在地上。

黄鼠狼吃了起来,刚吃完。它又人立了起来朝着马瑞芬,用两只前爪作揖拜了三拜,嘴里发出生涩而怪异的声音:“姐姐!谢谢你的温暖和甜!我会报答你的!”

说完,他快速颠颠的跑进漆黑的夜里。

马瑞芬心里完全没有了害怕,反而是一阵释然。心想:我算是做了件好事,它回去找爸妈了吧?想完,她就回到了宿舍。

知青宿舍原先是座礼堂,中间用木板隔开一个个小的房间,留个出口用张布挡着。

每人一个床位,占地三平米左右,男女各分礼堂一半。所睡的床都是用木条木板钉成,四周立四根竹竿蚊帐包裹。

至于,生活用品当然都是自备,带来的行李箱只能放床底。有一部分知青住老乡家,一张木板就是床了,还有一部分住的是工棚。

马瑞芬轻手轻脚回到宿舍,换上了自带的拖鞋。她简单洗漱后,就回自己到床上闭上眼睛准备睡觉,肚子却不争气的饿了咕咕直响。她想:睡着了,就不饿了。

耳边传来生涩而怪异的声音:“姐姐!饿了吗?出来吧!”

马瑞芬起身穿上拖鞋,揉了揉迷离的双眼出了宿舍,来到了门口空地。

这时,村里传出狗叫的声音。

马瑞芬正想着:这都半夜了,搞什么鬼?脚下又传来生涩而怪异声音:“姐姐!请看脚下!”

她看向脚下心里一惊,往后连退了两步,她看到了那只刚刚被自己照顾过的黄鼠狼,地上还有一只死的肥鸡。

黄鼠狼人立了起来作揖:“姐姐!谢谢你刚刚给我温暖和甜!”

他幻化成了一个内着白衣外照黄色氅衣,玉面谦谦、眉清目秀的公子模样,一头黄发齐向后肩,眉毛也是黄色,两束鬓发挂于胸前。此时,他与马瑞芬是四目相对。

马瑞芬一看,心怦怦得跳了两下,心想:这男的长的真是好看,又一想:不对!这是黄大仙变的!

黄大仙微笑着:“姐姐!你不要怕!你看我像人吗?”

马瑞芬心里本来很害怕,可看到对方长的好看,说话彬彬有礼,心里放松了些,:“当然像人了,还那么好看。”

黄大仙继续作揖:“姐姐,你刚才那么照顾我,这只鸡算是报答!你照顾我一时,我回报你一世!”他幻化成黄鼠狼的样子颠颠跑进了黑夜里。

马瑞芬喘了口粗气,肚子又是咕咕的响,心想:管那么多,有东西吃就好了。

她又一想:同宿舍林军和吴志新,都是来自宇泽市。平时,对我照顾不少是个依靠,叫他们一起来吃吧。

宿舍中,林军和吴志新都是从宇泽市下放到金桥村的。所以,他们特别关系好。

两人搭了一间稍大点的房间,钉了一张大床两人同住。

房间内,躺在床上的两人还没睡小声的聊着。

林军抹了下嘴唇:“吴参谋,外面有脚步声。”

吴志新将双手垫在脑后打了个哈欠:“林三豹头,我们的梦中情人回来了,开会学习后就她没回来。现在,我们可以安心睡觉了。”

林军骂着:“草他么的!估计,她又被老罗给欺负了!”

吴志新一脸无奈:“色字头上一把刀,女知青是高压线。碰不得!我们能吃饱肚子就行了,还有就是尽快回城。”

房外,传来狗叫声。

林军向狗叫的方向看了一眼:“有时,真想一刀砍了老罗那色鬼!背叛领袖!背叛党!”

吴志新比较冷静:“林三豹头!叛徒,汉奸什么时候都有,急什么?你的脾气要收收!该忍就要忍,忍字头上是刀刃!”

话音刚落,两人木板间传来轻轻的敲击声。

咚!咚!“我是马瑞芬,吴志新、林军,你们睡了吗?”传来马瑞芬小声说话声。

两人同时坐了起来。

吴志新回了一句:“什么事?小马同志。”

马瑞芬轻声说:“出来跟你们说!”

说完,三人轻手轻脚走出宿舍来到门口空地。

林军看见地上的死鸡,一脸的兴奋:“这只肥鸡哪来的?该有两三斤重吧?”

马瑞芬两眼迷离略微低头:“我拿了把米,把这只鸡引过来的。我们去宿舍后面,生火炖了吃吧。”

吴志新笑着:“小马同志很有革命智慧。”

三人找来了锅,升了火炖起了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