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少女多人爱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016字
  • 2021-11-02 20:05:23

罗保国舔了下嘴唇,鼓着掌欢迎马瑞芬手持着红本本,走到书记办公室前。

马瑞芬高举红本本,从人群中走到罗保国身旁,面向知青们:“伟人教导我们: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的!我们年轻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如同,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最后四个字,她加大了音量。

对面知青们是掌声雷动。

罗保国微笑着:“小马同志到农村以后,各个方面都很出色。虽然,她是个女孩子,可思想觉悟高,劳动也很卖力。经村党支部讨论决定,马瑞芬同志今天就调回村党支部,任文化宣传员。她再好好做事,很快就可以回城工作了。继续,为四个现代化做贡献了!”

此话一出,对面的知青们一片哗然。

两个长相一般的女知青小声议论着。

“马瑞芬要做村里文化宣传员了?我们都可以的,她就要回城了?真让人羡慕,她人是漂亮,可下地干活根本不行,不能吃苦!”一个女知青小声嘀咕着。

“你个大傻瓜!这叫献身回城!有些人利用权力,给党抹黑了!”另一个女知青低声回了一句。

林军对吴志新叹了口气:“唉……马瑞芬真是文化气质美女,又特么便宜老罗这个色鬼了!”

“我们下放到农村做知青,每天干活饭都吃不饱。可一到晚上睡觉时,脑子里都在想女人!”吴志新看向了马瑞芬。

罗保国侧身和马瑞芬握手,舔了下嘴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了进步和表扬不能骄傲,还要继续接受党组织和人民的考验!”

对面知青们一阵掌声。

马瑞芬眼圈红润:“党的正确政策方针制定之后,书记是关键!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她两眼看向罗保国。

对面,又是知青们的掌声。

罗保国一手握着马瑞芬的手,看向知青们:“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还看今朝!”

他另一只手拿着红本本举过头顶高喊:“伟大的领袖万岁!!伟大的祖国万岁!!伟大的人民万岁!!”

整个会议在罗保国带动下到达了顶点,所有开会的知青都将手中红本本,举过头顶跟着高喊口号!

会议最后,在知青们高唱着红歌声中结束。

村生产队书记办公室内,办公桌后悬挂的伟人画像又收起了笑容,他把两指间的香烟摔在了地上。

这日,午饭时分。

新桥村一村痞名叫朱赤高,留着由右向左的分头,嘴上叼着根狗尾巴草。

他带着几个村痞站在村口,打量着干完活回来吃午饭的知青,尤其是女知青。

马瑞芬做好了村里的宣传工作,也在往村食堂走。

朱赤高用手捏起嘴角的狗尾巴草,双手送向马瑞芬:“小马同志!请留步,你给人吃肉了,能给我们喝口汤吗?草送你了!”他身旁的村痞都笑了起来。

马瑞芬没有接狗尾巴草,侧脸一红:“胡扯什么?领袖之地,你还敢瞎说!”

朱赤高将手中狗尾巴草,在耳边晃笑着:“呵呵!城里来的漂亮女知青,果然是坚守贞操,我们这些农村人领教了!”他身旁的村痞又随着哈哈大笑起来。

下放知青队伍里的林军抹了下嘴唇,一手指向朱赤高,恶狠狠的大骂:“姓朱的!你特么又在胡扯什么?信不信老子废了你!老子在金桥可没少打架!”

知青们没有人敢说话都识相的走开了,只剩下了林军和吴志新站在马瑞芬身边。

“林三豹头!收起脾气别再惹事了,早点回城要紧!”吴志新把林军的手臂按了下去。

朱赤高摇着狗尾巴草,他当然知道林军是刺头却没有示弱,瞪眼大吼:“你们城里来的知青,有特么什么了不起的?还敢威胁我们这些农村人?吃喝都是我们这些农村人给的!你们还经常偷鸡摸狗!”

林军大怒:“你特么放屁!我们是响应国家号召,来农村吃苦学习的!”

朱赤高继续摇着狗尾巴草:“挣的工分换来的是天天咸菜和萝卜干就着粗米稀粥,十天半个月见次荤腥,你们这些城里来的早就受不了了!再说,你们干了多少活?”他将狗尾巴草叼在嘴里。

马瑞芬向两边抛了媚眼,用手轻摸了朱赤高和林军的手:“好了,好了,别吵了!都是为了新中国!为了四个现代化!”她拉着林军和吴志新,走向村里的大锅饭食堂。

林军被马瑞芬拉着走,他还是回头用剑眉下的三角眼,狠狠的瞪了瞪把狗尾巴草叼在嘴里的朱赤高。

朱赤高拍了拍膝盖,狠狠吐出了口中狗尾巴草:“草他么的!知青?一群城里来的大少爷和大小姐,干了多少活?吃了我们多少?还看不起我们农村人!”

几个村痞也是一脸不悦。

一个村痞名叫王化川,摸了摸自己的秃头:“谁说不是呢,这些城里的知青来到我们金桥村,给我们带来多少麻烦?”

他朝着马瑞芬的背影看着:“马瑞芬长的真是白净水灵,那屁股蛋还翘的很,一看就知道能生男娃!”

“城里来的水灵姑娘,怕是看不上咱们这些农村人!”朱赤高咬了咬后槽牙。

当日晚饭过后,开过了知青集体学习会。

马瑞芬又被罗保国叫到了村支书办公室内,又是一顿折腾出来后身上带着几分酒气,她双眼迷离往知青宿舍走着。心想:现在回去休息身上还有酒味,会有人说闲话的。还是,散散酒气再回宿舍休息。

马瑞芬走到知青宿舍旁一堆草垛后,见四下无人便解了裤带蹲下小解。她感觉舒服了,靠着草垛坐了下来,脑袋往后一靠,心想:老人们说过,同房后小解,就不会有孩子。

她抬头一看,一轮明月挂于当空,又想:快到中秋了,城里的爸妈还好吧?女儿好想你们啊!爸妈不急,女儿快回来了!她眼角泪水落了下来,感觉困意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