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少女的心伤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122字
  • 2021-11-03 16:56:22

白慧脱了高跟鞋赤脚站到餐桌上,用凸出又充满血丝的双眼,对着桌边四人来回的瞪了瞪。

她嘴里鲜红血舌绕着乌色嘴唇画着圈:“两位!如今的老板!当年的之青!还记得马瑞芬吗?”

餐厅内的灯光闪烁起来,光线变得忽明忽暗。

一听到马瑞芬三个字,林军和吴志新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两人身体和胳膊都轻微颤抖着。

吴一雯吓得一下子身子歪靠向了林昭。

林昭一手拦腰搂住了吴一雯,额头黑痣成瞪眼状,另只一手朝她摆了摆示意镇静。

林昭收拾了完颜凉和归劝了赵雨桐,还会了些道术,心中自然有了底气。

他想:米青!对方到底什么情况?现在是否出手?

“哼!主人!你已经……出手了!”米青的声音有些不悦

林昭听完面色微红,赶紧把搂着吴一雯腰的手,放到了她肩上。

“主人!好戏上演,请看……后面!”

四人抬头看向桌上的白慧。

白慧转身单手指向身后墙上的金边液晶电视,里面出现的影像是红旗招展激情澎湃的岁月。

四十年前,甲寅年秋收时节。

宇泽市周边,一个名叫金桥村生产队的书记办公室内。

晚间,简陋的办公桌上油灯还在来来回回的闪烁着。

办公桌后墙上挂的是伟人微笑着掐着腰,站在山顶上抽烟的画像。

大队书记罗保国坐在办公桌后,喝着二锅头吃着花生米,舔着嘴唇淫笑着。

他又点了根纸烟抽了起来,心想:马瑞芬呐,马瑞芬,可别怪我心狠,是你不懂事,看你还能撑几天?

咚咚咚,门外先传来敲门声。

“罗书记!我是小马!咳……”一个少女的声音,带着几声咳嗽。

罗保国全身一个哆嗦赶紧掐灭了烟头,他有些激动舔了舔嘴唇:“小马!进来吧!”

门被推开,一个相貌可人的少女走了进来。

两个麻花辫梳于肩头,身材一等、皮肤白皙,她就是马瑞芬。

此时,她是一脸憔悴两眼迷离,上身一件桔黄色碎花衬衣,下身一条藏蓝色劳动布裤子。

两个袖子和裤腿都是一高一低,像一只被送上祭台的羔羊。

罗保国舔了下嘴唇,一手拉住了马瑞芬的手。

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另一手摸了下腰间茅山玉佩。

罗保国将门闩插紧,用那双黝黑的大手,将马瑞芬推倒在简陋的办公桌上。

马瑞芬推开了罗保国,双手撑住办公桌坐了起来。

她拿起桌上的那瓶二锅头吞了一口,咳嗽了两下:“咳咳,罗书记,让我喝点酒酝酿下情绪!”她又吞了一大口二锅头。

马瑞芬一手捂住嘴一手捂住胸口,又剧烈的咳嗽了好几下,眼角两行热泪流出。

也许是因为最烈的酒精,也许是因为最痛的心情。

然后,她就静静的躺在了办公桌上。

花骨朵在等待开放之时,被一股逆风强行剥落了花瓣,一片片桔黄色花瓣随着逆风在空中飞舞着。

其实它知道在逆风来临时,已无力自保和反抗。命中注定,它被逆风吹落雕琢。可还要……不听话!

因为,有位哲人说过,所谓人类进步,来自于不听话。

逆风虽然剥落了花瓣,可它不会凋零,花瓣会很快在花骨朵上重新长出。

有谁知道一个花季少女的孤单、无助和不安全感?

马瑞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实在是干不动活了。只好,把自己贡献出去做个交换。

有人会想稍微再坚持一下,不就过来了吗?坚持?

现在的年轻人,根本想不到那时候条件有多艰苦,和我们现在的生活完全不一样,农业机械化和今天比有着天壤之别。

从播、种、收,所有的农业生产全靠人力,下乡的之青们都是年轻小伙和小姑娘。

可他们小时候是在城里长大的,没有干过这么重的活。

那时候国家的粮食非常紧张,每天的口粮都被限量,他们根本吃不饱。

逆风无情又贪婪的剥落了,花骨朵上所有桔黄色花瓣。

而逆风却只是逆风,会有如同万里长城般的大墙,将逆风坚决彻底挡住。

罗保国将血红的大印盖在了招工表上,办公桌上还有和那大印一样鲜红的几块血痕。

他舔着嘴唇笑着:“小马,城里来农村的之情,就是有文化和觉悟。

明天,就来我身边做事,不用下田了,写写画画、看看算算。过些日子,就可以回城找个好单位工作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宿舍?”

马瑞芬眼神迷离略显醉意,眼角闪着星星点点的泪花。

她摆了摆手晃荡着走出办公室:“罗书记,马上队里还要开会学习呢,想得到的你都得到了,还用送我回去吗?”

当她走出办公室大门那一刻,回眸瞪了瞪站在门口满脸淫笑舔着嘴唇的罗保国。

她又快速的把头转了回来,心想:我的第一次,竟然给了这个又老又丑的糟老头子。

第一次,我幻想过很多……我的丈夫会嫌弃我吗?

马瑞芬感觉着嘴里浓烈的酒精味,还夹杂着些许烟味,又感觉到胸部和下身丝丝疼痛。

她一手捂住胸口,边走边仰望天空,两行热泪是夺眶而出。

办公室里,办公桌后墙上的伟人画像转笑为怒。

次日一早,在村生产队书记办公室门口,召集了本村生产队所有知青开了一次会。

站在书记办公室门前的罗保国,一手拿着红本本,清了清嗓子:“同志们!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城里来的小同志们,响应国家号召来到艰苦的农村锻炼和学习,很多小同志身体吃不消了。

正所谓,不吃苦!哪知道甜!”

站在对面的知青们激情洋溢,各个手里拿着红本本。

两个男知青窃窃私语。

一个眯缝眼的小个子吴志新,对身边也是小个子的三角眼林军小声说:“林三豹头,老罗又开始激情演讲了!”

林军抹了一下嘴唇:“吴参谋,真羡慕这老东西,酒色财气一样不少,死了都值了!”

罗保国满脸笑容:“农村比城里艰苦很多,小同志们多数表现出了,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精神!

下面,我就要先表扬下马瑞芬同志!请她到我身边说几句!”

对面的知青们鼓起掌来,女知青们带着些许妒忌和羡慕的目光,投向人群里的马瑞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