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升级和锻炼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077字
  • 2022-02-03 14:48:01

王世清转动着手中佛珠,示意两助手将陈辉照顾好。

两个助手帮着陈辉,擦拭脸上的伤口。

陈辉一脸的横肉松了下来,只剩满脸的痛苦。

他想:我早知道,吴一雯是在糊弄我。

可不知怎么的,她说的我就是相信。

这回,人没得到还多赔了一千块。

想着,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吴一雯,又快速收回委所的目光。

他脑海里,还在回忆着吴一雯的果照。

可惜,再也看不到了。

“佛家将轮回,道家讲阴阳!

你有你的青衣女,而我有我的两个助理,和体壮如牛的陈辉!”

林昭是吧?就看你,人间这一任的阴阳先生,能否为佛家渡劫!”

“老王,你可不是什么佛家传人。

只不过,是打着佛家的旗号,报你不肖之私仇……罢了!”

徐丽嘴里发出米青的声音。

“自古以来,哪有什么对错,只有输赢!”

林昭左手摸了摸腰间,金光闪闪的道宗如意。

“那好吧,我们就以实力说话。

不过,要等段时间,小辉还需要调教一下。”

王世清看到林昭腰间的道宗如意。

王世清心想:道宗如意和茅山玉佩,哪个会更厉害呢?

一群人就此分别。

再见面,又是一场惨烈的恶战。

接下来一段时间。

华清职高毕业的四女,还在醉倾城上班。

遇到的客人都还很有素质,她们都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白天,林昭还是在妈妈张目英上班的快餐店打杂。

他告诉张目英,徐丽在上夜班,并没有说做什么。

只是说,比在快餐店轻松些,赚的稍微多些。

张目英相信林昭和徐丽,都是比较老实的人,并没有多问。

林昭还要抽出些时间,锻炼身体和背诵口诀。

每天凌晨,到了四女下班时间。

林昭和吴劲涛都会,接徐丽和吴一雯下班。

林昭因为重新获得道术,每天睡眠时间五个小时就够了。

徐丽、万云云、刘雪娇,将大多数赚来的钱给了吴一雯。

因为,吴一雯妈妈需要钱来治疗。

这夜,林昭接完徐丽回到家中,洗漱完毕回到他的小房间。

两人躺在床上面面相对,却又什么都不能做。

最多,只能到停牌。

“林昭,这段时间老王带着他的人。

正在,每天辛苦……训练呢。”

徐丽停止打牌,整理了下衣服。

她的小眼睛变成,深邃的大眼睛,里面一道白光闪过。

林昭知道米请来了:“米青,你来了,那你的意思是?”

“林昭,你才重学道术。

只有,道宗金如意一样法宝。

现如今,你需要找机会重新,将道术使用熟练并升级。

还要,测试金如意如意之……威力。”

“米青,你说的很对。

我虽然得了金如意,却没有一次实战。”

“林昭,你从手机上找寻一些,出灵异事之地点。

我们去那里降妖除魔,主要为练习……法术。”

林昭往手机浏览器里输入,宇泽市灵异事件。

浏览器里,一下子蹦出来很多信息。

里面都是五花八门,奇奇怪怪的灵异事件。

最上面一条的叫做:废旧医院传出哭喊声。

下面一张图片,底色调为阴暗的墨绿色。

阴天傍晚,快要天黑的光线。

两扇黑色铁栅栏门,被一条锁链锁着。

门里,一幢破败不堪的两层小楼。

楼顶,写着禾本医院四个血红色的字。

墙面爬满了爬墙虎,一边竖着一排平房。

中间,有一块空地,地上杂草丛生。

下面,是一段文字描述:

禾本医院坐落于宇泽市西郊,是一家废旧医院。

早在民国时期就已经建立,抗战时期被鬼子侵占。

改造成一座战俘集中营,里面关押和虐杀了无数抗日军民。

抗战结束后,又被改造成医院。

可是,这里接连发生诡异的怪事。

医院内的医护人员,接连发生自杀,丢尸体或是诈尸的事件。

经营不到一年时间,便将其关闭。

到了晚上,里面经常传出,哭天喊地的鬼叫声。

根本,就没有人敢靠近。

国内城市大发展,可没有开放商愿意,征收那里并发展。

再看下面的留言:

第一楼:这鬼地方都好多年了,其实地段还是不错的。

第二楼:有次傍晚,我从那里经过,早听说过那里有邪事。

我心里好奇走近医院,从铁栅栏门往里面看。

就觉得一阵寒气入体,当场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结果,我回家感冒发烧过了好久才好。

第三楼:楼上的胆子真大,你还敢靠近?

那里,以前死过那么多冤魂,他们能甘心吗?

第四楼:我擦!有本事叫这些鬼子复活,老子照样干死他,老子打的就是小日子!

这条评论得到很多点赞。

第五楼:我感觉邪祟哪里都有,就等待着高人前去消灭。

后面的评论还有很多,看来这条新闻火了很多年了。

林昭坐起身子看着手机里的新闻,额头的黑疤麻痒了一下。

“林昭,此次降妖除魔怕是困难重重。

可能,你身上五弊三缺会有所显现。

如若,你现在愿放弃修道,便可躲过五弊……三缺。”

徐丽也坐起一手搂住林昭的胳膊。

“米青,别说五弊三缺,就是死了我都不反悔。

上次,是武田那条老汪找麻烦。

这次,是死了的鬼子还想闹腾。

特别是面对岛国的邪祟,我更是要迎难而上,他们给我们的伤害太大!”

“林昭!我大中华虽为礼仪之邦,国恨家仇……不可忘!”

徐丽深邃的大眼睛里有些湿润,她和林昭都想起了些什么。

次日,徐丽向醉倾城请了假。

晚上,她和林昭在林家吃过晚饭。

离子时还有半个小时,林家爸妈都入睡以后。

林昭和徐丽轻手轻脚溜出家门,走到路边打了辆车。

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

的哥知道他们要去,西郊外的禾本医院,不敢开到医院门口。

离医院大概还有,五百米的地方。

的哥停下车,死活不愿再向前开了。

他告诉林昭,沿着大路往前就可以到,

林昭和徐丽付钱只好下车,他们刚一下车。

出租车如同一支离弦的箭,嗖的一下开回了市区。

路边,闪烁着路灯。

林昭和徐丽往前快步走。

很快远处路的一侧,两层黑乎乎的建筑物由远及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