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很快就报应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322字
  • 2021-11-28 17:06:03

“福生,无量天尊!”

半空中,传来一位老者的声音。

一位须发尽白的老者,从上空渐渐飞身而下。

他身边雾气蒙蒙的落到了,林昭和小青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老者一身道袍,一手拿着拂尘快速的换了下手。

这位老者正是,道教祖师爷太上老君。

“青显,参见祖师爷!”林青显的声音。

“祖师爷!”林昭和米青异口同声。

“尔等,速速放开二郎神君与青衣女!”

老君在天庭得知了前因后果,他已经非常生气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黑白无常被老君震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君,二郎神君与青衣女和上一任,人间之阴阳先生林青显。

两次大闹地府屡犯天条法则,我等不过是依法办事而已。

您虽是三界之一品大神,也不可对他们包庇护短吧?”

孟婆看到老君来了,她的表情紧张了起来,满脸褶皱又松紧一下。

阎君看到老君前来,他赶紧走近老君。

老君一脸严肃:“我道家上一任,阴阳先生林青显。

他于百年前是大闹地府,却也在十八层地狱受难百年。

而阎君却没有让,青显投胎转世之意。

尔等,要让青显在地狱里永劫不复吗?”

阎君对老君拱手礼:“老君!你让我放了二郎神君及青衣女。

他们这一次又大闹地府,就这样算了?天条法则成了摆设?”

老君没有回话,回了一个拱手礼,

他想:阎君定然不会放过,二郎神君与青衣女。

若他们也在地狱受罚,肯定与青显一样遭到黑手。

“祖师爷!你帮我再求求阎君,他若是肯放过二郎神君与青衣女。

我愿在地狱再受戒百年,不,我学学那孙行者五百年。

实在不行,我愿在地狱受戒千年。”

传来,林青显的声音。

他知道自己理亏,先是百年前大闹奈何桥。

重孙林昭带着小青,又大闹地府强行索要他的魂魄。

阎君和地府这帮人,绝不可能同意放过林昭和小青。

现在,就算是老君出面也不行。

不如,林青显一个人把所有事情都扛下来。

“哼!林青显,你之罪过在地狱受戒百年,本身就不够!”

阎君冷哼了一句。

“这样!阎君你放了米青和我太爷爷的原神。

我林昭,也就是二郎神君,在地狱受戒千年,你看行不行?”

林昭用三角眼瞪着阎君,口气非常坚决。

“不,主人,你要留这里,我也要留在……这里!”

米青深邃的大眼睛里泛起泪花。

孟婆站在米青身后,一手抓着她的秀发,咧嘴冷哼了一声:“哼!”

“好一对痴男怨女,哪怕同在地狱受戒都愿意!”

阎君话语中充满讽刺。

老君心想:青显和小昭,确实是两次大闹地府,却又都情有可原。

阎君等地府中人,一个比一个肮脏。

百年前,青显在地狱中差点魂飞魄散。

我等三界一品大神都看着呢,阎君和手下都敢公报私仇。

二郎神君与青衣女,全都要好好活着回去。

而且,青显之魂魄也要带走超度。

地狱大火门前,众人的注意力,全在林昭和米青身上。

老君将手中拂尘快速换了个手,心中默念:骨肉相逢,妙手回春。

治愈术口诀一出,他握着拂尘的两个中指,出现两点青烟。

老君趁众人不注意,将两个中指上的两点青烟,射向林昭和米青身上。

两点青烟急速射到林昭和米青身上,两人感觉完全恢复了体力。

而这些,阎君等人并没有注意到。

林昭瞪着三角眼,额头黑痣成最大张开状。

他快速呼吸了一下,大喊一声“啊!”

他将身上的锁链震断开,左手握住茅山玉佩,右手持桃木剑。

原本,架着林昭的黑白无常,被震的向两边连退几步。

同时,米青瞪着深邃的大眼睛,转头看向揪着自己头发的孟婆。

孟婆看到米青的眼神发生变化,她松开米青的头发向后退了两步。

阎君看到眼前,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很突然。

他看向老君:“老君,是你……”

“这恐怕,就是天意!”

没等阎君把话说完,老君打断他的话,并将手中拂尘快速换了手。

米青大眼睛里一道白光快速闪过,她也震断身上的锁链走近孟婆,一记直踹踹在孟婆的腹部。

孟婆当场倒地痛得就地打滚,她没有想到刚刚还趁人之危,对米青是又打又骂。

报应那么快就来了,倒在地上挨打的是她孟婆。

“老太婆!人又丑又老不说,心肠还那么歹毒!”

米青怒了用坡跟长靴,用力的踩在孟婆身上。

孟婆躺在地上,蜷缩着身体接受着惩戒。

林昭这边,黑白无常看不对劲就准备跑。

“给我站住!再跑让你们魂飞魄散!”

林昭大吼着。

“二郎神君饶命啊!刚才,我们是有眼不识泰山!

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黑白无常没跑两步就停了下来,转身跪在林昭面前磕头。

“你们刚才趁我和米青,没有体力的时候,不是很神气吗?”

林昭满脸狰狞的走近,如同小鸡叨米般磕头的黑白无常。

米青这边,孟婆被她用坡跟长靴,踹的又哭又叫。

“小青,得饶人处且饶人,差不多就可以了。”

传来,林青显慈祥的声音。

“是!师父!”

小青停止了踢踹孟婆,跑向林昭那边。

林昭看到米青走近,想起了黑白无常调戏她:“白无常!你把舌头伸出来!”

白无常全身发抖双手作揖磕头:“神君!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把舌头给我伸……出来!”

米青右手食指指向白无常。

白无常心想:完了,我刚才就是用口中白舌调戏了青衣女。

“快!”林昭手持桃木剑尖抵住白无常脖颈。

白无常全身抖动着,将舌头射出挂在胸前。

林昭从白无常伸出的白舌,正中间一剑横削了过去。

“啊!”白无常白舌断了一半掉在地上,身子倒向地面打滚。

由于他们都是鬼仙,所以没有血迹。

“你还不知道怎么做吗?”

林昭持桃木剑尖抵住黑无常脖颈。

黑无常低下头举起右手,林昭往他右手腕一记横砍。

黑无常的右手被砍下,他也倒地打起滚来。

林昭左手拉住米青右手:“最后孟婆,让她知道疼的滋味!”

米青点了点头,两人走近还在地上打滚的孟婆。

米青看准机会趁孟婆仰面的时候,她用坡跟长靴一脚踩住孟婆脖颈。

“小昭!废孟婆千年之道行,你用桃木剑刺瞎她左眼即可!”

林青显的声音有些暴虐。

“啊……”地上的孟婆尖叫着,满脸的褶皱不停的松紧。

林昭走到孟婆身边蹲下,反手持桃木剑,一剑刺向孟婆的左眼。

孟婆躺在地上,身体化作一缕青烟,飘到了奈何桥上。

青烟幻化成她年轻时的模样,不仅年轻漂亮,脸上还挂着迷人的微笑。

她又在奈何桥头,给众鬼魂喝孟婆汤。

只是,她的左眼是瞎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