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吴家的希望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188字
  • 2021-11-03 16:26:08

秦玉兰感觉有些冷落吴志新了:“志新,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吴志新叹了口气:“唉……你们母女俩那么亲近?都不理我了,让我一个人独醉。”

秦玉兰对吴一雯微笑着:“一雯,你看老爸吃醋了。来,今晚周末,我们都陪吴总喝一杯!”她拿出了两支高脚杯,给自己和女儿倒上红酒:“来!吴总!我和女儿敬你一杯!”

吴一雯赶紧站起身,双手举杯躬身:“爸爸是家里最辛苦的人,顶梁柱!女儿和妈妈敬您一杯!”

她和秦玉兰都一饮而尽。

吴志新也是一口喝完,酒劲有些上头,脸上露出笑容:“一雯!当年,我能娶到你妈,可谓是美女与野兽。哈哈……”

秦玉兰吃了口菜:“一雯!当年,你爸家里穷个子又矮,年轻时倒不胖。你的五官就这张薄嘴唇,像极了你爸爸。还好,你的容貌和身材大多像我。

那时候,你爸为了追我打过好几架,能保护我给我安全感,我就决定跟他在一起了!”

秦玉兰喝了一口红酒:“俗话说郎才女貌,长相对于男人来说,意义不是很大。你爸那长相搁现在,要是再没钱的话,老婆都很难找到。

可妈妈我有眼光,就选了你爸。不光因为能保护我,还能吃苦有头脑。他从农村插队回来,先是找不到的稳定工作,就去了南方打了几年工。

后来,有了经验自己回宇泽开厂。我和你爸爸共同拼搏,到三十多岁才有了你,也才有了今天的吴家.”

吴一雯听到这里抿了下嘴,心想:后面,估计又要扯到大驴脸了,我还是先撤吧。

她假装打了个哈欠:“亲爱的爸妈,酒劲上来了,我回去睡觉了。”她就走进了自己房间,外面传来爸妈的嬉笑声。

吴一雯回到床上,一手梳起头来,一手拿起了手机看看新闻。她无意中刷到一条新闻,心里就是一惊。

两天前午夜,宇泽市雨文灯具厂,又一工人手拿纸钱从工人宿舍楼顶跳下身亡。

这是一家经营多年的民营企业,前些年发展较为迅速。只是,近两年由于市场等因素,效益有所下滑。今年初,该厂投入巨资进行扩建。新厂扩建后刚投入生产,就发生了在午夜时分,工人手持纸钱从宿舍楼顶跳楼的事件。

从年头到两天前共六人身亡,公安机关调查结果均为自杀。工会等部门介入调查,也没有接到工人,例如:欠薪、受虐等投诉。据悉,市工会派工作组长期进驻该厂,对工人心里进行疏导,也对企业进行监督。

吴一雯再看新闻下面的留言板,头一条沙发处留言:这种工厂的工人就像机器人一样,天天重复着一样的工作。如果,每天只干八小时,只能拿到很少的底薪。

要想多拿钱,必须玩命的加班,稍微慢点或是有质量问题,马上就会受到拉长的训斥,扣工资那是家常便饭。

小工人敢投诉大老板吗?投的动吗?所以,他们精神崩溃了,觉得活着就是累,累也拿不到多钱。这辈子,完全没机会翻身,就选择自杀了。

第二条留言:我就在这家厂上班干了快两年了,总体感觉还行吧,没有楼上说的那么可怕。我还是一女的呢,每天大约工作十小时,一月可以拿三四千吧。

不过,旺季的时候。确实,一天干过十六个小时,持续了十多天吧。有付出才有回报嘛,那个月工资七千多。

第三条留言:楼上说话的口气,怎么那么像水军?靠延长工人的工作时间,来压榨剩余价值,老板才能赚钱,多为工人想想吧。

第四条留言:你们仔细看了新闻吗?怎么跳楼的六个人,手里都拿着纸钱?很多事科学解释不了的,可能被脏东西盯上了,二楼还是赶紧换工作吧。

第五条留言:如果,是灵异事件的话。脏东西针对的,应该是这个厂的老板吧?可出事的都是底下的小工人?

第六条留言:五楼的,实话告诉你,邪物也是欺软怕硬的。有钱人气场本身就比普通人强,还喜欢请这个神那个神的。

年三十到初一跨年的时候,你们注意到过吗?很多老板都要到大的寺庙门口争着上头香,都是要给寺庙很重的香火钱。据说,给的越多越能保佑这个企业。

后面的留言就更离谱了,说什么的都有。

有人说,厂子扩建时碰到哪个大人物的墓了。

还有的说,被这个厂老板抛弃的小三,自杀后变厉鬼回来寻仇了。

吴一雯看完,瞬间心头一紧,抿嘴心想:以前,只听爸爸说过一次,厂里有工人跳楼自杀。原来,到前两天已经有六个了。

而且,工人跳楼时手里还拿着纸钱,真是太邪门了。看来,爸爸有危险了。想着,她突然想起了个人来。

林昭辍学的这段时间,每天,也就是在妈妈张目英上班的快餐店打些零工。

所谓,端茶送水、扫地擦桌。当然,他还要在米青的督促下锻炼身体。虽然辛苦也是乐在其中,起码可以挣一些钱了。

临近冬至,爸爸林山告知林昭近期要留心了,奶奶可能要不行了。随时做好准备,见奶奶最后一面。

林昭到是无所谓的,奶奶对自己又不喜欢的。

这一日深夜,林山突然用电话将睡梦中的林昭惊醒。

在医院照顾奶奶的林山,电话中传来声音:“小昭!奶奶不行了,你赶紧和你妈来宇泽市第一人民医院,二楼十五号病房。奶奶说,不见到你咽不下最后一口气。”

林昭听完,心里很是不屑,心想:奶奶对我这个长孙很不喜欢,快挂了想起我了?

他赶紧叫醒了妈妈张目英,打车赶往医院,米青还是在他的上衣口袋里。

出租车上,坐在后排的张目英一脸不悦:“小昭!马上见了奶奶,可别听她瞎说什么!”

林昭握住了张目英的手:“妈!我知道奶奶从小就不喜欢我,你也别老想以前的事了。”

二人赶到了宇泽市第一人民医院,二楼十五号病房重症监护室内。

印入二人眼帘的是,全身插满管子躺在病床上的奶奶丁章云。

病床旁边只站着两位亲人,林昭的大伯林京和三叔林军。

林昭只是简单的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并没有多说话。

因为,林家三兄弟中,林山家过的最差,他大半辈子只是个小工人,儿子林昭只上到职高。所以,林京和林军对他们一家多少有些看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