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不能总吃亏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451字
  • 2021-11-02 20:19:21

“那么,最后一战你们还打不打了?”

武田一清手捧着,八条血红色条纹的狗皮膏药旗。

“将军,现在中国的阴阳先生林昭。

上一轮,他已经身负重伤。

现在,他完全没有能力和我比试了!”

安倍齐先看了武田一眼,又看向坐在地上的林昭。

安倍是激将法,他把锅甩给了林昭。

“中国的阴阳先生,你到底还能不能和我的大国师较量?”

武田脸上露出坏笑,看向地上的林昭。

林昭在米青的搀扶下站起,腹语:“米青!

我就问你一句,我现在身受重伤。

还能和满血的,安倍较量吗?”

“主人!我是舍不得,要看你自己之……想法了!”

米青深邃的,大眼睛里闪着泪花。

她摸了摸,林昭的右手腕和两肋。

“如果,中国的阴阳先生要是不能再战!

那就是输了,要留下道家至宝茅山玉佩!”

武田有些激动,双手捧着狗皮膏药旗有些发抖。

林昭将左手的桃木金剑,换到了右手。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左手紧握茅山玉佩,活动了下右手。

他感觉现在的右手,是可以控制桃木剑的。

林昭这边的人,都用都看向了他。

“我大中华与岛国,有不共戴天之仇!

不是我们度量小,而是你们罪孽太过深重!

茅善玉佩本就是,我道家至宝。

我怎么会拱手,给你们岛国人!

如果,我今天不应战,你们会以为我怕了你们!

好,安倍齐!我现在向你挑战!”

林昭左手扬起茅山玉佩,右手用桃木剑指两个岛国人。

他此话一出,身边的人各个面露紧张的表情。

现在的情况,分明就是岛国人,预先安排好的。

先来了个车轮战,已经把林昭耗的油尽灯枯。

武田倒是满脸的笑容:“中国的阴阳先生,真是勇气可嘉!”

“好,中国的阴阳先生林昭!

用你们中国的话来说,你确实是条好汉!

不过,马上我们比试,我绝不会留情!

我赢了,不仅要你的茅山玉佩!

还要,你年纪轻轻的性命,也留在这里!”

安倍齐满脸的不屑,他嘴里这样说。

可他心想:林昭纯粹是个大傻瓜。

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和我斗法?

我和你真的斗起来,我会直接要你的命!

米青抱着林昭的胳膊腹语:“主人!加油!我们一定……会赢!”

吴一雯看出林昭,此时几乎毫无胜算。

她走近林昭,看向两个岛国人:“你们两个骗子!

先是利用我,把林昭一群人引了过来!

他现在的情况,还能和安倍齐斗法吗?

这样不公平,岛国的人一点脸都不要了吗?”

“就是,这样对于我们这边太不公平!”

李维推了推鼻梁的眼镜。

“安倍齐!你现在让我或者是林昭,再与大社一战。

我和林昭可以瞬间,把那个大胖子给秒了!”

吴劲涛说话的口气,带着十足的蔑视。

“八嘎!你们还这样的看不起我?”

北墙上,大社的身形渐渐显现,他怒气冲冲的走出。

不过,他走路是一瘸一拐的走到众人面前。

而且,步伐不稳健。

还是,那身白白肉肉的相扑大块头。

就像,是一座行将崩塌的大雪堆。

“哈哈!大白屁屁又出来了,样子真是又可爱又帅气!

希望,下一次可以看见,你在岛国动作片上做男主!”

吴一雯放声大笑着,继续挖苦着岛国人,也是为了拖延时间。

哪怕多一分钟,也可以让林昭休息,或是让他再想想办法。

米青看到大社,气愤的走了过来。

她伸出穿着深褐色,坡跟长靴的大长腿,绊了一下大社受伤的那条腿。

大社正是一脸的气愤,没有注意到脚下。

他的伤腿被米青的大长腿绊到,直接一个前趴摔在了地上。

趴在地上的大社,真的成了崩塌的雪堆。。

林昭这边的人,看到这里全都笑了起来。

“大胖子,你都来不及拍片了?

那么猴急的,想来个现场直播?

多野那个剑人呢?叫她和你来个云雨交叉吧!”

吴一雯满脸的微笑,继续嘲讽着。

“八嘎!你又在说什么?”

东面墙传来多野的声音,她的身影从墙面显现。

她脸上和全身都挂了彩,冲向了吴一雯。

“原来,你这个剑人还没回去?

老娘我,再抓一次你的丑脸!”

吴一雯不甘示弱,也冲向多野。

米青再次拉住了吴一雯,对她轻轻摇了摇头。

“怎么回事?你给滚回东墙去!

再不听话,我当场废了你的修为!”

多野被安倍齐的呵斥震住了。

她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吴一雯,灰溜溜的钻回了东墙。

“你也给我回去休息!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了!”

安倍齐对着地上的大社怒斥着。

大社拖着肥大的身体,慢慢的爬了起来。

他满脸的怒色,气的直摇头回了北墙。

“你们到底战是不战?我彻底服了你们的嘴巴!

你们这样拖延时间,有什么意思?

要么,林昭立即和我帝国阴阳师比试!

要么,林昭马上交出茅山玉佩!

我可以让阴阳师,放你们全部安全离开!”

武田说到茅山玉佩的时候,脸上的贪婪溢于言表。

林昭右手持桃木剑,调整着呼吸,感觉全身好了许多。

他左手松开握住茅山玉佩,搂住米青的肩头以示镇定。

“怕?中国就没有这个字!

只是,现在林昭和安倍齐斗法不公平!”

吴一雯赶紧插话,她担心林昭就这样和安倍齐战斗。

“好!那你说,我怎么样和林昭斗法才算公平?”

安倍齐被林昭这边人,嘲讽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阴阳先生和大国师压轴的好戏,赶紧上演就可以了!”

武田还是痴迷的,双手捧着狗皮膏药旗。

“安倍齐要和林昭一样的级别,两人才算是公平之战!

现在就斗法,岛国的阴阳师赢了,也是趁人之危!

证明,岛国从心里上,就是害怕中国!”

吴一雯说这话,是希望降低安倍齐的能力。

“帝国阴阳师!你会害怕和中国阴阳先生,在同一个级别斗法吗?”

武田将狗皮膏药旗,捧到安倍齐面前。

“林昭和安倍齐,都在同一级别,才算是公平!”

李维和吴劲涛同时正色说出。

“好!吴一雯,就按照你说的,怎么样才算公平?”

安倍齐明白了,不仅林昭这边的人。

就连,武田老板也把自己放在火上烤了。

“嗯……你和林昭一样,手腕和两肋受伤!”

吴一雯觉得这样说,才可以最大程度的帮助林昭。

安倍齐双手接过,武田捧着的狗屁膏药旗。

安倍捧着狗皮膏药旗,快步走到北墙前的供桌前。

他脱掉上衣光着膀子,拿起了供桌上的东洋刀。

他向自己的左右两肋,划了两道深口子。

他左手持东洋刀,又将右手腕划开了条深口子。

鲜血顺着他的两肋,和右手腕流了一地。

他心中默念口诀:骨肉相缝,妙手回春。

治愈术口诀一出,他将东洋刀放回供桌上。

他手掌闪出淡绿色光芒,摸了摸受伤的两肋和右手腕,三处伤口立即止了血。

最后,他将狗皮膏药旗的两个旗角。

系在额头上打了个死结,旗面放在脑后。

“这样,你们可以满意了吧?”

刚才出血不少,安倍齐脸色有些苍白。

林昭和安倍齐此时的身体,差不多到了一个级别,都是伤的不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