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不打也要骂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345字
  • 2021-11-02 20:58:32

武田家地下室北墙外。

林昭这边的人,都看了个惊心动魄。

他们知道这一场,赢得太惊险了。

北墙上,慢慢走出两个身影。

正是,林昭和吴劲涛相互搀扶着走了出来。

两人刚走出北墙,吴劲涛就无法再碰到林昭。

林昭左手拿着桃木剑,身体就要倒在了地上。

众人想把他扶住,却都扑了个空。

因为,林昭是原神,回到了现实中常人就碰不到了。

“主人!”

米青一个箭步,一把抱住林昭。

“米青,我感觉到右手好痛。

而且,不可以控制了,我的右手是不是完了?”

桃木剑掉在地上,林昭靠着米青喘着粗气。

“主人!你用归魂术,回到你身体里可以吗?”

米青现在很紧张,说话没有停顿。

“魂归身……不行,我没有力气启动法术。”

林昭试着抬起右手,却根本做不到。

他深吸了几口气,就闭上了眼睛。

“我还等着看,最后一场好戏呢。

看来,你们这边的阴阳先生是不行了!哈哈!”

武田一清双手捧着狗皮膏药旗,在鼻子边轻轻的闻了闻。

“国师!我的任务完成的不错吧?

中国的阴阳先生林昭,现在基本是报废了!”

北墙上,大社的身影显现。

他的语气有些骄傲,可他受的伤也不轻。

“好的!你下去休息吧!”

安倍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他想:大社干得真不错,林昭这下估计是起不来了。

“魂归身,鬼归坟,妖魔鬼怪归山门,元神归位!”

米青念出归魂术口诀,右手二指先指向,怀里林昭的原神。

她再指向打坐在,地上的林昭身体。

林昭的原神,幻化成一缕青烟,从他的鼻孔里飞了回去。

打坐在地上的林昭,一阵痛苦的表情在脸上出现。

他想起了刚才,在北墙内的恶战。

他喘着粗气,想抬起右手臂查看,右手臂却完全不听使唤。

“林昭!”

众人喊着林昭的名字,他们将林昭围在中间。

林昭眼前一阵迷糊,听力同样迷糊。

感觉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

他不仅感觉右手臂疼痛,腹部也感觉到剧烈疼痛。

他左手轻轻的放在腹部,突然感觉到腹部一阵恶心,嗓子一股血腥味涌了上来。

“呃……”

林昭身体摇晃左手捂住嘴巴,一口鲜血吐在他左手掌上。

他不仅右手腕被大白蛇咬伤,腹部也受到巨大冲击。

众人齐齐蹲下扶助了林昭,米青走近林昭示意众人后退。

众人点头往后退了退,看向中间的米青和林昭。

“主人,我扶你先平躺下身体,我来给你检查下伤口。”

林昭在米青的搀扶下,慢慢的躺在了地上。

他虽然心中意识有些模糊,戒备心还是有的。

他左手紧紧的握着茅山玉佩,又召桃木剑回左手。

安倍齐的眼神看到了,林昭腰间的茅山玉佩。

武田一清也是,虎视眈眈的眼神看着茅山玉佩。

他走近安倍齐,用最低的声音:“大国师,茅山玉佩!”

他说着,做了个手抓的姿势。

“尔等,岛国之人要言而有信,不可趁人之危!

否则,老夫就是魂飞魄散,也和尔等死磕到底!”

林青显的声音非常有力量,他的话一出来。

众人都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武田和安倍。

武田险恶的用心被公布,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

安倍齐低声回复武田:“将军,现在林昭是身受重伤。

可是,岛国的四位忍者高手也残了。

我一个人迎战,千年虫妖米青胜算很低。”

武田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欣赏着,手中的狗皮膏药旗。

米青半蹲在地上,她先查看了林昭的手腕。

他的手腕上下四个圆点淤青,是被蛇伤咬的四个牙印。

还好,只是牙印没有毒气攻心。

只会,让林昭一时间很难受。

米青摸了摸,林昭的腹部和两肋。

她发现林昭的肋骨,至少断了两根。

“你们岛国人,真是卑鄙无耻!”

米青深邃的大眼睛中闪出了泪花,回头瞪向武田和安倍。

“就是,比试就比试,用这么阴险的招数!”

李维推了下鼻梁上眼镜。

“哼!岛国人就是岛国人,卑鄙无耻都是好听的!

岛国人是变态,没有人性的辣鸡!”

吴一雯紧跟着大骂。

“岛国人还言而无信,还想抢茅山玉佩?”

吴劲涛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他还好淤青全是皮外伤。

安倍齐知道众人,又要嘚瑟他们岛国了。

他赶紧接话:“斗法比试,肯定会有受伤,甚至是死亡。

你们这边不也是,将我国四位忍者打伤吗?

其中,大社做为师父,被林昭打成重伤!”

“这能一样吗?是谁先设下局,找来的麻烦?

是谁在别人的土地上,绑架吴一雯将我们引来?

你们又在地下室四面墙,早早安排好了四个陷阱。

早闻,岛国人熟知中国历史。

你们这是用,田忌赛马之典故。

前两场,不过是走个形式。

第三场,你们故意让我赢了。

而第四场,你们用忍者之中最高手大社,迎战吴劲涛。

他虽然功夫好,却完全没有法术。

主人,只好附身于他,全力应战大社。

结果,主人身受重伤,如何再与岛国阴阳师一战?”

米青一方面是气愤,一方面是担心林昭的伤势。

她瞪着一旁的,安倍和武田说着。

她深邃的大眼睛一道白光闪过,并闪着点点晶莹的泪花。

“这是,你们中国人想多了吧?

都是随机挑选人进行,斗法和比试的好吧?”

安倍齐的阴谋诡计,被拆穿他却不承认。

他想:狡辩也没用的。

他又说:“就算是按照你说的,是我们布了这个局。

你们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往里面钻?”

“那是,因为我们中国人有宅心仁厚的传统思想。

而你们岛国由于环境比较差,最缺的就是仁慈。

甚至,对于自己都残忍。”

李维是学霸,知道往哪里说到位。

“还有,就是岛国的女人。

就喜欢同时,找好几个男人伺候!”

吴一雯抿了下嘴,又接了一句。

“有些思想,岛国人不会懂。

岛国战败后,对于向我们投降的俘虏全是优待。

战俘们,经过学习和劳动大多数回到了岛国。

还有很多的岛国人留在了中国,中国人完全接纳了他们。

这叫,以德报怨!”

吴劲涛的语气显得很大度。

“主人,没事的,你会恢复……一些的!”

米青抚摸着,林昭右手腕和两肋。

她说话声音有停顿了,证明一切恢复了正常。

她心中默念:骨肉相缝,妙手回春。

治愈术口诀一出,她用双手闪出绿光,摸在林昭两肋部。

接着,她又摸向林昭的右手腕。

林昭躺在地上,本来是头晕眼花。

他首先是感觉到,意识清醒了很多。

他颤抖着抬起右手臂,已经可以控制了。

他双手摸了摸腹部和两肋,也感觉好了很多。

在米青的搀扶下,林昭慢慢坐了起来。

吴一雯拿出纸巾,帮着他擦拭嘴角和手掌的血迹。

李维和吴劲涛,都用关心的语言问候着林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