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雨文灯具厂

  • 胡说阴阳记2
  • 靓靓要长胖
  • 2192字
  • 2021-11-03 16:26:01

甲午年年底,临近午夜时分。

宇泽市郊外,雨文灯具厂。

这里还是灯火通明,工人们在车间里忙碌着,都在夜以继日的加班工作。

一旁的拉长时不时的训斥着手下的工人,严格监督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

在工人宿舍楼顶,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工人,边用诡异笑容看着手里一叠厚厚的纸钱,边踉踉跄跄的向楼顶边缘走去。

他嘴里竟然发出女人声音:“哈哈……爸!妈!小时候你们总对我说,不好好学习没有学历,以后的工作就会很累钱还少。

你们看看,这次挣了那么多的钱,还那么容易!哈哈……”

说笑着,他走到楼顶边缘及腰的栏杆处,低头看向楼下的地面。

似乎,感觉到地面有些摇晃,他站到了栏杆上,身体前后摇晃了几下就跳了下去,一缕青烟从身体里快速飘出。

半空中,他嘴里发出自己的声音:“啊!不要……”接着,就摔在了地面上。

纸钱从楼顶飘下,落在了他的身上和周围。

厂里两个保安拿着手电慢慢的走近看情况。

厂长办公室里。

老板桌后面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身材矮胖眯缝眼,薄嘴唇上一瞥小胡子梳着大背头。

他名叫吴志新嘴里抽着雪茄,目光呆呆的盯着桌角那尊,约为二十厘米高的黑檀钟馗雕像。

突然,座机电话响了起来。

那头是,老板女助理白慧打来的电话:“吴总!我是小白!出事了,又有工人在宿舍顶跳楼了!”

吴志新拿着电话的手抖了起来,又叹了口气:“唉……知道了,报警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他就是吴一雯的爸爸,这个厂的命名,就是用女儿名字最后一个字雯,上下拆开了起的。

年初,吴志新将自己全部身家抵押给了银行,贷款扩建了厂子。

订单也不少,可是利润很低,有时根本没有利润。

现在到好,在今年厂子扩建以后,连续有工人跳楼自杀,他们跳楼的时候手里竟然还拿着纸钱。

这一年,吴志新到处寻访高人求解,还花重金做了两场法事,却完全没有用。

他想:现在的年轻人,都那么脆弱,根本不能吃苦,有点压力就寻短见。

老子上山下乡插队那会,吃了多少苦?自己白手起家,中间经历的磨难常人无法想象。

警方接警,连夜赶了到了雨文灯具厂。经过调查,警方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这也是本年度,该厂第六起工人跳楼自杀案件。而且,死者都是手拿纸钱跳楼。

次日周末傍晚,吴志新离开了厂里,晚上回家吃饭。他开着保时捷卡宴,往市里的家里赶。

他开着车还在想:今年厂子扩建后,接连有工人跳楼自杀,手里还拿着纸钱,真是太离谱了。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又想到晚上回家,可以见到宝贝女儿吴一雯,心里舒服了一些。

吴志新的家在宇泽市中心,是座高档小区。

低密度花园洋房,总共是上下两层,带一个地下室,两百多平米。装修的是美仑美奂、光彩夺目。

由于堵车,吴志新到家时已经有些迟了,将车在地下车库停好。

车库车多,却一个人也没有了。

可能是生意人的精明和谨慎,他前后左右看了看车内,又下车看了下前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将车内的公文包夹于腋下,锁好车门走向电梯。

突然,一个黑影朝他脚边蹿了过来。

吴志新一惊往后退了一步,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肥硕的黑猫。

黑猫喵喵的叫了两声,在他身边转了一圈,又一个扭头对他瞪了一眼,就迅速的跑开了。

吴志新心想:这是什么意思?车库里很干净,有猫的可能性不大,朝我转了一圈又走了,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吴志新进了家,妻子秦玉兰赶紧接过了他的公文包:“回来了?志新!”她拿出了拖鞋放在地上。

吴志新对秦玉兰点了下头换了拖鞋,他先进了洗手间洗手。洗完手,他便走向了进门处的正对面。

这里,供奉着一座半米高的武财神关公像。只见,这座关公像足蹬金战靴,身着青绿色蟒袍,外罩斜露半身的金铠甲,头戴金盔。

左手托住胸前美髯,脸为深红色。右手持金质青龙偃月刀,刀刃朝下。

这关公像以铜打底,金靴、金凯甲、金盔、偃月刀,都是上品真金所制。

这宝贝可不是从哪个金店,有钱就可以买到的。

是吴志新找了关系,请来全国有名的金匠,用上等材料按照自己要求,私人订制而成。

吴志新走到武财神关公像前,先把两边蜡烛点燃。

他拿出三支财源香,在左边将蜡烛点燃,持香跪于神像前蒲团上,来了个三叩首。第三次叩首时,并没有抬头。

他想:关二爷!最近,这二十几年。尤其,在有了女儿吴一雯之后,吴家财源滚滚、蒸蒸日上。可近两年,生意越来越难做。

今年,更是非常艰难,厂里还出邪事。我吴志新以前是做过错事,要惩罚请惩罚我,不要连累我的妻儿,请关二爷保佑。

他站起身来插上了香,看到秦玉兰还在烧菜,就走到了吴一雯房间门口,敲了三下门,咚!咚!咚!

房间里的吴一雯坐在床上,边看手机边梳头发。

她一听敲门声,估计是爸爸,赶紧将手机锁屏,梳子往后脑一插:“请进!”

她转过身子背对着房间的大门,又抿了下嘴,心想:爸爸,你可千万别说什么我不爱听的话。

吴志新推门进去,看到这前世情人,心中喜忧参半:“大小姐!最近,在学校学习还好吗?”

吴一雯低头转过身,:“爸爸!职高生学习好不好,你还不知道吗?”

吴志新话语中带着无奈:“一个女孩子,不要求你什么。更何况,咱们的家境。关键,要有个好归宿!”

吴一雯低头听完,心想:烦死了,又来说大驴脸的事了。

她还是没有抬头抿了一下嘴:“爸……女儿还小嘛。刚成年,说这些都不好意思了!”

吴志新叹了口气:“唉……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爸都是为了你好!”

房外传来秦玉兰的声音:“志新!吴大小姐!出来吃饭了!”

饭间,吴志新几乎没什么话,也没怎么吃东西,一个人独饮着珂梦庄园珍藏干红葡萄酒。

他的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银行的贷款,外面欠自己的帐,拿着纸钱跳楼的工人。

一旁的母女俩,倒是非常开心的边吃边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