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残忍的游戏

管家见状,连忙朝季府的小姐轻咳两声,眼神不住地示意。

他们老爷季永望刚来京城,虽说是扒着刑部尚书的大腿,但到底也还是要结交其余人脉的!

在京城里,可不是一个刑部尚书说了算。

若能和御史家也结上关系,那是再好不过了。

眼见着盛听春要和顾诺儿吵起来了,季府的小姐急忙从凳子上下来,主动朝顾诺儿笑了笑。

“你叫张小满是吗?瞧起来比我还小一点,我闺名单字一个姿,你唤我小姿姐姐就是。生病了也不要紧,大家坐着一起玩儿说说话罢。”

说完,季姿扭头去安抚盛听春,她按了按对方的手,小声说:“听春姐姐,给我父亲一个面子,以后找机会再收拾她。

瞧她一副不懂事的样子,想让她出丑还不轻而易举?犯不着跟她大庭广众生气。”

盛听春闻言,点了点头,还不忘白了顾诺儿一眼。

她们以为顾诺儿没听见悄悄话,殊不知,小家伙的耳力好得很。

她也不跟这两个人置气,只是迈着小脚,大大方方地坐在了她们对面的石凳子上。

左右两边的闺秀,惧于顾诺儿身上的红疹,都退开一些距离。

顾诺儿乐得自在,伸出小手抓了桌子上的一个糕点,就拿进兜帽吃起来。

盛听春和季姿对视一眼,彼此眼中纷纷露出嘲笑。

这个张家小姐,肯定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草包!

盛听春小声跟季姿说:“我知道这个张小满,胆子小的很,你去将我们平时玩的东西叫上来,保证吓得她当场哭爹喊娘!”

季姿的面色犹豫了一下:“这不好吧,我爹若是知道会不高兴的。”

“有何不可?今日来的都是自己人,还会往外胡说不成?再说了,就算真的有人乱传话,还有我爹帮你们解决呢。”

季姿还是不愿,盛听春就板着脸。

口气不善的训斥她:“季姿,你要是不听我的,下次我和别人出去玩,也不喊你了。”

季姿最害怕被上层闺秀们排挤,若是盛听春不带她玩,那她可要没朋友了!

于是,季姿连忙叫丫鬟:“去将小一、小二、小三带上来。”

盛听春见状,这才有了几分笑意。

她朝顾诺儿的方向挑眉,笑中带着算计:“张家小姐,咱们干坐着也无聊,不妨一起来做个游戏吧。”

顾诺儿吃的两颊鼓鼓,方才她们的小声说话也只是听了一耳朵。

这回听到游戏,眼睛明亮放光:“好吖,是什么游戏?”

“一会你就知道了,保证是你从前没玩过的,新奇玩意。”

没过一会,季府丫鬟就将三个伤痕累累、衣着单薄的少女带了上来。

她们的脚上挂着铁链,衣衫褴褛,能看见皮肤的地方,不难看出上面遍布青紫的痕迹。

每个人的眼神都透着胆怯、害怕和瑟缩。

顾诺儿眉头一皱,小脸上泛起不高兴,手里的糕点都没了滋味!

这三个少女,一瞧就知道是被人毒打过的。

她们的出现,也引来了不少宾客的视线,但大家都好似见怪不怪似的。

看了一眼,又笑着收回了目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