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好脾气的十皇子发怒了

顾诺儿睡醒的时候,早朝已散,夜司明也已经踏着雨色,与城巡防领兵出发。

听说夜司明要去查明是否有不少歹人,试图进入京城以后。

顾诺儿小手托腮,乌凌凌的大眼睛明亮闪烁。

“唔……司明哥哥会不会记得给我带点什么好玩的回来呢?”

四天的时间,那她就乖乖地等他回来吧!

小家伙很快想开,从御书房溜出去玩,把自家爹爹一个人抛下面对一堆奏折去了。

承乾殿内,十皇子顾自谅正一边聆听雨声,一边抄字。

陶夫子就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撑着脑袋打盹。

上次顾诺儿训了他以后,他倒是不敢再让十皇子抄《论语》了。

而是以培养他为由,令他抄写《古文渊鉴》!

顾自谅心知,陶夫子是怕了顾诺儿,不敢明目张胆地为难他。

但暗地里,还是使这些小动作。

他脾气好,轻易不与他计较。

陶夫子让抄,他就照做。

这时,他抄完了第三页宣纸,将纸张拿起来吹墨时,不小心碰掉了笔架。

“哗啦啦”两三声,直接惊醒了睡着的陶夫子。

他猛然睁开眼,脱口而出:“刚刚讲到哪里了,哦对,是圣人曾说……”

陶夫子的眼神环顾四周,在发现还是只有十皇子顾自谅一人以后。

他不由地停下了掩饰的声音。

顾自谅起身去捡笔架,陶夫子被扰好梦,面上有些不高兴。

他走过去,拿起一张宣纸检查。

“十殿下,这就是您抄的东西?”

陶夫子举起来,语气有些严厉。

顾自谅将笔架放好,冰蓝色的眼睛深邃温冷,他看向陶夫子手中拿的宣纸。

纸张上,字体抄写的笔力苍劲,根骨分明,撇捺清晰,好似个个青松!

顾自谅自认为抄的整洁,便耐心询问:“陶夫子,可是哪里不对?”

陶夫子反复抿唇,寻找着合适的找茬理由。

好半天,他才疾言厉色地问:“这都多长时间了,十殿下怎么只抄了三张纸?”

顾自谅微微皱眉:“才半个时辰,这已经是我尽力了,夫子不是说过,抄书不能图快,要求稳。”

陶夫子被他反驳,有些不悦。

他目光看向顾自谅身后。

百般确保门外没站着人。

生怕小公主突然冒出来惩罚他。

确定没有人以后,陶夫子才怒道:“十殿下,连续几日了,您一直拿这样的态度敷衍老夫。”

“虽然公主殿下之前说过不该让您继续抄书,但老夫一心想让您学的更好,比别的皇子更为博学,所以才下狠心让您抄这些。”

“您却应付了事,拖延时间,难道真以为仗着公主殿下,就可以不学了?老夫与殿下说句不中听的话。”

“公主殿下年纪小,可以胡来,又有贵妃娘娘和陛下的宠爱,您可没有,要是光听公主殿下的,胡闹随性,那……”

“够了!”顾自谅突然发怒。

他狠狠一声叫停,吓得从未看过十皇子发怒的陶夫子,整个身形怔住。

顾自谅冰蓝色的眼眸中,翻滚着海浪似的怒意。

就像是幽深的大海,卷起了不平的浪涛!

足能吞噬一切渺小的世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