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父女俩微服私访

皇上不满,这可让春寿公公为难了。

临近皇上带着小公主,便服去季富商的家里,只剩下六个时辰不到。

现在临时赶工,恐怕也做不好合心意的!

但顾熠寒一向说一不二,春寿公公也没那个胆子敢反驳皇上的意见。

就在这时,顾诺儿小手小脚爬到地上的那件春绿衣裙边。

小手拿起来摸了摸,眼眸里亮晶晶的:“爹爹,这个衣裳好滑,就穿它叭!”

顾熠寒微微拢眉:“做工粗糙,怕你穿着不舒服。”

顾诺儿下意识就糯糯说:“不会吖,诺宝还穿过更差的衣裳呢!”

方才乔贵妃一直没开口,这会儿倒是挑起柳眉,探究询问:“何时?”

小家伙浑身一怔。

糟糕鸟~

今天穿粗布衣裳的事,还是先不要给娘亲和爹爹知道好了。

面对大家疑惑的眼神,她故作娇软说:“不就是诺宝刚出生时,爹爹裹的那一层襁褓嘛!”

闻言,顾熠寒率先朗笑起来。

“你那会儿刚生下来,就知道自己穿的什么衣裳?”

顾诺儿站起身,扭着小屁股:“总之爹爹不要觉得这个衣裳不好,书上说养蚕的伯伯婶婶们都很辛苦,要珍惜这些衣料吖!”

顾熠寒含笑看着女儿,最后才妥协摆手:“罢了,既然诺宝不嫌弃,就这件凑合吧。”

春寿公公这才拱手称是,心中松了口气。

……

次日一早。

季永望作为有名的富商,初来京城,排场办的很大。

除了邀请当地的乡绅权贵,还有一些在场为官的大人们。

但奇怪的是,这些官大人到了今早,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来不了了。

不是家中老母生病,就是自己闹了肚子,更有甚者,走到一半,马车磕在石头上,连人都飞了出来。

听说这些消息的季富商,心中暗自郁结不满。

他之前在南边,就连郡守也给他几分薄面。

到了京城这里,原本就想着结交人脉,这些当官的倒是拿架子。

这不根本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想到这儿,季永望恨恨拍桌:“可气。”

管家见状,却禀奏道:“也不是所有官大人都不来,至少那位御史张大人,递了帖子称还会来的,如今恐怕快到了。”

“哦?张御史?”

季永望不认识他,但他知道,御史台负责弹劾官员,跟他结交一二,没有坏处。

管家点了点头,表情显得有些为难:“只是这张御史帖子里说,最近突发病症,他和他女儿脸上都生了红疹,

不便见人,此行来府上,都围着面纱。不然,只怕是吓到其余贵客。”

季永望皱眉:“竟有此事?真是晦气。”

他也不喜长了疹子的人进府,但张御史好歹是四品大官。

他肯给面子来,已经不错了,不像其余官大人,各种理由婉拒。

季永望便挥手只道:“不管了,只要能来,谁在乎他是麻子脸,还是什么。”

此时此刻,一辆看似普通的马车停在了季府门口。

车夫眼神犀利,不似寻常赶车的。

但他微微低头,转身挑开帘子。

“主子,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