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张伯伯家里怎么有黑影

这话若是别人说,定会被凌天殷治一个不敬罪过。

但因为对方是陆妃。

所以,凌天殷听话地让太监将奏折都收起来。

“朕听你的。”

他将陆妃揽住,两个人像寻常夫妻一样走了出去。

凌天殷还不忘笑着问:“深儿今日如何,乖吗?”

陆妃轻轻一笑,温柔万千:“他一直记着陛下上次说的练字,今日苦练一整日,饭也不吃。”

“不吃饭怎么行,一会朕陪他一起吃。”

凌天殷身后的大太监听了,忍不住在心中夸赞陆妃。

还是陆妃娘娘牛。

皇上为了政务,已经烦的三日没好好吃饭。

陆妃娘娘一句话,就能让皇上听从。

不愧是盛宠第一人。

陆妃犹豫两下,还是道:“陛下,那位户部侍郎只是言语过失,罪不至死,请您放过他吧。”

凌天殷挑眉:“说晚了,朕已经让人将他绞杀了。”

陆妃眉心一跳,不忍地闭了闭眼。

凌天殷搂紧她的肩膀。

“当初带你回来的时候,朕就说过,你就是朕唯一的家人,谁冒犯你,朕就要谁的命!”

陆妃只能笑了笑。

凌天殷忽然将她打横抱起。

“朕记得你腿受过伤,走路久了会疼,朕抱着你回去。”

陆妃有些不好意思:“陛下,还是放臣妾下来吧,臣妾自己能走,若是让人看见不好。”

“怕什么。”凌天殷笑的爽朗:“皇宫是朕的家,朕在自己家里,抱着自己的妻子,谁敢说不好?”

两个人带着一群宫女侍卫,从宫道上离开。

殊不知,凌天殷的皇后,一直站在垂花门后面,将一切听到了耳朵里。

她凤眸中,闪过极其怨毒的光。

……

大齐京城,六月,初夏。

四处都是暴晒的日头,街上行人都躲在阴凉地里走。

张御史家门外。

一只白嫩的小手,哒哒叩响了门扉。

门房开了门,探头一瞧。

竟然是个冰雕玉琢,身材娇小的小女孩!

她水灵灵的一双眼眸,灵动非常。

一张白皙的小脸,于面颊上升起酡红。

她身后,停着一辆华贵的马车。

顾诺儿笑眯眯地:“张伯伯在家吗,我给他送东西来啦!”

她两只小手,举起抱着的食盒。

里面装着四季糖铺的点心。

上次张御史透露过,他喜欢吃糖铺里的糕点。

奈何每次都要排队。

所以,小家伙特地给他送来。

门房有些为难地摇头:“这位小姐,很不好意思,我们家老爷现在不方便见客。”

“唔,这样啊……”顾诺儿噘嘴,眨了眨眼眸。

很快,她又笑着举起食盒:“没关系,那你帮我把这个交给张伯伯吧!”

“他喜欢吃,就说是糖铺送的。”

门房双手接过,连连称谢。

顾诺儿便摆摆小手,转身离开。

就在此时!

门房身后,张府的庭院里,闪过一股幽黑的冷风。

顾诺儿似有所感,小脚猛地站住。

她回过头去,水眸里泛起微光。

门房什么都没察觉到,还笑着和顾诺儿说再见。

但,艳阳高照,张府的庭院,在顾诺儿的眼里,却透着丝丝阴森。

方才的黑影,是她的错觉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