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兄弟靠不住

望着顾诺儿远去的小小身影。

良久,夜司明才收回眼神。

他刚想离开,却发现不知道何时,江萧然一声不吭地站在他面前。

目光幽幽地盯着他。

夜司明一向警觉,若不是方才光顾着去看顾诺儿了,也不会这会儿才注意到江萧然。

他后退半步,长眉皱起:“干什么?”

江萧然语气半是幽怨地道:“陪我去喝酒。”

夜司明挑眉,他想了想:“今天不行,喝酒误事,明日我要陪顾诺儿去糖铺看账。”

江萧然瞪圆了眼睛。

“你还陪她看账?司明,你怎么什么时候都跟着公主啊!”

夜司明面色平淡:“不然我跟着谁?”

江萧然一时语塞。

夜司明说得对,保护公主,是他的义务,也是皇上下的命令。

待夜司明走远了。

江萧然才突然反应过来。

他对着夜司明的背影咆哮道:“不对啊!你不是千杯不醉吗!喝酒能误什么事,你就是不想陪我去!”

夜司明当做没听到,身姿利落地翻身上马。

少年高坐黑鬃马背,眉宇桀骜,薄唇带笑。

他朝江萧然挥了挥手,便拽缰策马,逐渐远去。

江萧然觉得今日夜司明心情很好。

他摇头叹气:“罢了罢了,兄弟靠不住,还是回家吧。”

夜司明今日与顾诺儿对弈赢了她,能得到一声“小相公”,他心中满意至极。

所以他策马,又来到了张御史府外。

本想再拉着他对弈练习。

奈何张御史面色黯淡地跟他说:“实在不巧,侯爷,今日我不能陪你练习下棋了。”

“家中小女这几日身体出了点问题,我得好好陪一陪她。”

夜司明闻言,并没有强人所难。

他只是抬起头,看了看傍晚下,似是乌云隐蔽遮住的张府上空。

少年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眼眸极冷。

他对张御史道:“祝令爱早日痊愈。”

张御史拱手道谢。

夜司明便调转马头,回家去了。

顾诺儿那边。

谢饮香正好要去糖铺,小家伙便跟着她一起来了。

顺便瞧瞧绿竹和齐景生适不适应那里。

一进门,顾诺儿还没说话,正在擦拭桌子的齐景生便立即扭头,向门口试探问:“是公主殿下来了吗?”

顾诺儿睁圆了乌溜溜的水眸:“哇,景生小弟弟好厉害,我没说话,竟然也能知道是我?”

齐景生被她夸了,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俊秀偏瘦的面上,萦起红晕:“我听力比旁人都要好一点,几百人之内,只要公主在,我都能听见。”

谢饮香听后,也忍不住夸赞:“这种能力好厉害。”

齐景生挠了挠后脑勺,笑的腼腆:“谢谢这位姐姐谬赞。”

顾诺儿见齐景生穿着得体的衣裳,知道是她前些日子吩咐账房宁初蝶带他去买的。

齐景生虽看不见,但动作利落,人也机灵聪明。

不过几日,就熟悉了店铺内的方位,半点磕撞都没有。

顾诺儿关怀问:“绿竹嬷嬷近日身体也好吧?”

“托公主的福,祖母最近身体康健,这会儿她和胡嬷嬷去对面分铺帮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