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诺宝皮肤嫩穿不了这么差的

当天晚上,顾诺儿就将自己和夜司明在粥棚的发现,全部告诉给了顾熠寒。

彼时殿外已入夜色,一片皎洁白雪覆盖在绿瓦上,天寒地冻地吹着刮骨的冷风。

但秋水殿内,却温暖如春。

顾诺儿洗完了头发,坐在铺在猩红毯上玩着自己的布老虎。

乔贵妃一边听着女儿讲述今天的遭遇,一边拿着熏笼给她烘干头发。

顾熠寒屈膝,在顾诺儿对面席地而坐,眯着眼听完了一切。

顾诺儿奶声奶气地哼了哼:“爹爹,这帮人太无赖啦,看诺宝和司明哥哥年纪小,就想欺负我们!”

顾熠寒目光森森,泛着杀意:“早就觉得他们该死了,这样的人留下来,不管怎么安顿他们,

他们都只会想方设法投机取巧,反而连累了那些真正的穷苦百姓。”

乔贵妃抬起长睫看了一眼皇帝,红唇动了动,没说话。

倒是顾诺儿,人小鬼大,糯糯说:“爹爹,不是我们的方法不对,而是我们没找对领头的人!”

顾熠寒挑眉,朝乖女儿看来:“诺宝又有新主意了?”

顾诺儿碎发覆在额上,更衬出一双眼眸的灵动。

“爹爹虽让侍卫看守,但拿了粥的人还是会被抢,这是因为,巡逻的官兵哥哥们没有精力一直盯着这伙人。

可是如果爹爹选一个平时就很熟悉这群乞丐的人,在发粥的时候负责监督盯梢,给予一些权力,此事就能迎刃而解啦!”

顾熠寒见女儿眸光潋滟,笑问:“听你这口气,是有人选了?”

顾诺儿扭着小身子笑了笑:“什么事都瞒不过爹爹!有一个住在东头巷子叫段翰平的伯伯,

今天他见诺宝和司明哥哥年纪太小,还好言提醒,不仅如此,还多次相互。爹爹,可不可以……”

小家伙说到后面,伸出两根胖胖白白的小手指,扯了扯顾熠寒的龙袍。

波光粼粼的眼眸里,闪烁着恳求。

面对女儿如此可怜巴巴的眼神,顾熠寒怎么可能不应?

他当即朗笑:“诺宝所说,爹爹如何不答应?这个段翰平遇到你,是他的福气。”

说罢,他挥手叫春寿进来:“传朕旨意,东头巷子那个段……段什么平,今日起册为巡吏,负责冬日粥棚施粥一事。”

春寿公公应是,又说:“陛下明日和公主便装出行的衣服也准备好了。”

顾诺儿扬起好奇的眼眸,顾熠寒挥挥手:“拿进来。”

春寿公公拍了拍手,便有两名宫女捧着衣裳而入。

两件父女装,一大一小。

皆采用了春碧色打底,颜色柔和,绸缎滑手。

顾熠寒的那一件,绣着几根挺拔的青竹。

而顾诺儿的这个,则绣的是小竹笋。

春寿公公笑着道:“已经按照陛下的要求制作好了。既要低调,也不能料子太差,免得穿了让公主不舒服。”

顾熠寒拿着顾诺儿那件小裙子,来回摸了摸。

英俊的眉头皱起:“就这样的做工,还是太粗糙了些。诺宝皮肤嫩,穿不住。”

说罢,他扔在地上,意思是重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