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哥哥,你怎么在抖呢

众人都看得明白。

先是小公主调查真相,将揭露裕太妃陷害先皇后的事,放到了大众面前来说。

小家伙的目的,就是要给先皇后洗刷冤屈,也要让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公主言辞间,还多次提到了先皇,那语气,大有不赞成他当年那么对待先皇后的意思。

胆敢对先皇所作所为评头论足的,也唯有小公主了吧!

然后才是顾家兄妹为了保命,一个出卖裕太妃,一个出卖自己的父亲。

废广王一家,可真是复杂又精彩啊!

个个“不凡”!

坐在众人里的云楚怀,有一些紧张。

纵使他强行使自己镇定,但握着酒杯的手,难免发颤,轻轻地抖着。

他身边的云麟洲看见,充满童真地询问:“哥哥,你怎么在抖呢,是身体不舒服吗?”

云楚怀自觉大难临头,偏偏这个“傻子弟弟”,还要来关怀他。

他强行忍住怒意,没有开口骂云麟洲一顿。

只是淡淡一笑:“没事,酒饮的多了,有些头晕。”

宣王夫妇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底看到了恐惧。

废广王的事,不会牵连到他们吧?

云麟洲将他们三人的神情都收入眼底。

这个平时装疯卖傻的小世子,只是微微一笑,就低下了头。

只见那乌黑不见光的眼里,满是暴起的杀意。

让人见之生冷。

父王母妃,你们果然有事瞒着他。

宴会结束后,大臣们因亲眼目睹了废广王一家的结局,都有些两股战战。

他们纷纷向皇上、皇后、乔贵妃和公主,恭敬有加地告退。

夜司明本想留下再陪一会顾诺儿,却被白毅拉走了。

“今日是皇上的生辰,公主理应陪伴在陛下身边,你随我回去,我跟你再论一论兵法。”

白毅嘟囔:“上次你说的什么‘杀人而安人,杀之可也’,我们得再好好讨论一下。”

白夫人走在他们身边,偷笑说:“相公真是丢人,上过大大小小的战场不下一百个,却还要跟司明讨教。”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宾客们都散尽后。

顾诺儿走到了绿竹面前。

小家伙眉眼灵动,白嫩小脸上,细细的柳眉弯弯的。

虽然不笑,但看起来就是平易近人。

她先对一旁的任朝道:“任朝大哥哥,辛苦你了,这下你的身份暴露在众人视线前,只怕会有危险。”

“我已提前为你安顿好了去处,宜妃娘亲曾重金为我训练了八十个暗卫,但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用上他们。”

“闲着也是闲着,你以后就替我去统管这些暗卫吧,也不算埋没你的一身武艺。”

任朝抱拳垂首:“能报答公主,已是任朝的福分,如今又得公主体恤,卑职往后必定鞠躬尽瘁,尽忠于您!”

顾诺儿粉唇一抿,笑意甜甜。

她转眸,看着绿竹。

绿竹这几日憔悴的厉害,但神情却有着说不出的轻松。

也许将当年那件积压心底的事说出来,她也好受不少吧。

顾诺儿声音轻软:“绿竹嬷嬷,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是继续回到那个小村子里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