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被夹着带走!

“是是是,小的不敢。”地痞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端了两个碗盛了粥进去。

他还赔笑狡辩,露出一口烂牙:“这不是看小姑娘可爱,想着逗逗她玩么。”

夜司明和顾诺儿一人接过一碗。

少年冷冷地将匕首从桌子上拔出来,眼神如锋刃尖锐,看的地痞一阵后怕。

顾诺儿拉着夜司明急忙走到拐角。

小家伙已经收了哭声,小脸端的一本正经。

若不是眼睫上还挂着泪珠,夜司明都要以为方才看见她哭是一场幻觉。

顾诺儿看了两眼米少水多的粥,又尝了尝味道。

她细细的小黛眉马上皱了起来。

这么稀的粥,就犹如喝了一碗水下去,根本没办法填饱肚子。

顾诺儿给夜司明看粥碗,不满地糯糯道:“如果这样发给百姓,根本就是糊弄人的东西吖!怎么可能吃得饱?”

开棚施粥的初衷就是为了让穷人吃饱肚子。

现在?简直是做样子!

爹爹日理万机,底下的大臣伯伯就疏忽管制!

小家伙想到有那么多穷人,因此挨饿受冻,她心头生起一股怒火。

粉腮不由自主地鼓了起来,从侧面看,是一团白白嫩嫩的小肉。

夜司明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这个顾诺儿,倒是真的奇怪得很。

有时候说话做事,和三岁的小女童没区别。

但偏偏又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流露出非常聪慧的模样。

跟她这个年纪,完全不符。

就在这时方才那个中年男人追来。

他看见顾诺儿,还不忘安抚她:“小姑娘别哭了,这些人就是这么不讲道理,但大家都是心如明镜的。”

顾诺儿仰头看着他,软糯询问:“伯伯,你叫什么?”

“鄙人姓段,名翰平。我家住在东头巷子里,你们住哪儿,要不我先送你们俩回去?”

她将这个名字记在心里,便将手中的粥碗递给他:“不用了伯伯,我们自己可以回家。

这粥,伯伯就拿回去喝叭,我们得回家了。今天感谢伯伯帮我们说话啦!”

说着,顾诺儿让夜司明也将粥一并让给他。

小家伙拽着夜司明跑远,不顾段翰平在身后呼唤,两人已经跑远。

待到了方才茶楼附近,顾诺儿才气呼呼地说:“这些人太过分鸟,回去以后,我要全部告诉爹爹!”

她仰起头,对夜司明道:“司明哥哥,我们现在去把这身衣服还回去叭。”

夜司明不置可否。

两人到了茶楼,先将自己的衣服拿在手中。

但等进了东巷,夜司明忽然眉头一皱。

巷子里安静的不正常。

此时小雪依旧纷飞,巷子只有一条路通到底,没有一个脚印经过。

周围的门户,都闭紧屋门。

夜司明天生警觉,他微微凝眸。

忽然伸手,将顾诺儿抱在怀里,以半夹着她的姿势,朝前走去。

小家伙小手小脚晃荡来晃荡去,她一脸莫名:“司明哥哥,我自己可以走路哒。”

夜司明如炬的目光却冷冷盯着前方。

他薄唇慢启,口气听起来很是懒散:“怕你又摔跤了,还是抱着稳妥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