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夜司明不一样了

天气晴朗,风和日丽。

国学府内,正是下课休息的时候。

顾诺儿乖乖地坐在桌子旁,在纸上写名字。

江萧然溜达到她旁边,笑着问:“奇怪,今天怎么就公主来了,司明呢?”

顾诺儿没抬头,声音软糯地回答:“司明哥哥的兵营里有事,他说去解决了再来。”

江萧然哦了一声。

他见顾诺儿下笔唰唰地,便起了好奇心,去看她写的是什么。

江萧然看了一会,默默地皱起眉。

怎么公主写的,好像是裕太妃一家的名字。

只见小家伙把裕太妃、广王夫妇、顾娆和顾星汉的名字写在了上面。

又分别在广王夫妇和顾娆上画了一个叉。

江萧然忍不住问:“这是什么意思?”

小家伙眨了眨黑眸:“意思就是,被我打趴了。”

“……”江萧然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

他附和说:“不过我还真不喜欢那个顾星汉,一天到晚油嘴滑舌,自己父亲被剥了爵位也不在乎,还跟个纨绔公子似的招摇过市。”

顾诺儿抬头,纤秾的睫毛眨呀眨。

“花萝卜哥哥是不喜欢他总是讨好饮香姐姐吧。”

江萧然似是被说中心事。

他连忙扭头,背过身去,舌头和牙齿打架似的:“谁谁谁说的!没那么回事,我单纯看不惯那小子。”

顾诺儿噘嘴,小声哼了哼:“嘴硬,还没诺宝明白呐。”

她继续低头,看着纸上广王一家剩下的几个人。

裕太妃是她要重点收拾的对象。

之前,爹爹抓了那个书生。

确实是把他关到大牢里,严刑拷打地审问了一番。

可惜还没等他招出是谁指使,就不堪受刑,直接死了。

他的同伙更是一问三不知,只知道是书生安排来的。

于是,也都赐了毒酒一杯。

但顾诺儿当时就让人把消息封锁了。

虽然没有审问到,但是心里有鬼的人,一定坐不住。

于是,她让顾熠寒往外放言,已经审问出了幕后指使。

正在逐步查问。

只要那个人能听到消息,顾诺儿就不信他坐得住!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江萧然忽然愣住了。

“公主……”他怔喃。

顾诺儿没抬头,在裕太妃的名字旁边,画了一个鬼脸。

小家伙朝她名字挤了挤鼻子,冷哼一声。

江萧然又喊了一声:“公主!司明来了!”

“唔,来就来嘛,司明哥哥本来就说办完事就会回来上课。”

“不是,我的意思是,他今天不一样,你快看啊!”

顾诺儿抬起水眸,往门口一瞧。

只见夜司明身穿白裳,内衬为朱红,头戴明玉冠,面颊两侧垂着两缕乌发。

冠下长眉入鬓,狭眸微扬,数不尽的意气风发。

整个人看起来既清贵又俊美。

他腰别长剑,踏靴而来。

与平日里他素来喜欢穿的乌色冷袍大有不同。

若说从前,他是拒人千里的冷峻煞神,像影子一样神鬼莫测。

那么现如今,夜司明便是这世间上举世无双的翩翩佳公子。

他仿佛只要一笑,周遭景致都会跟着褪色。

夜司明正要进门的时候,就被几个不同班的姑娘闺秀围住。

“侯爷这是才忙完吗?”她们热情地套着近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