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不还是那个胖样?

后来顾诺儿靠着他睡着。

夜司明将小家伙护着,又抱回了秋水殿。

他将熟睡的顾诺儿交给了婉音。

乔贵妃在旁边看着,小声道:“多谢侯爷照顾我们诺儿。”

夜司明薄唇一动,慢说:“应该的。”

乔贵妃艳丽的眼眸划过一丝疑惑。

为什么是应该的?

转念乔贵妃一想。

爱护公主,本就是永夜侯的职责。

怪不得他这么说。

乔贵妃含笑:“时辰不早,宫门恐怕早已关了,侯爷若是出不去,可以拿本宫的令牌去永熙宫暂住一夜。”

夜司明点头,没有否决。

临走前他提醒乔贵妃。

“私库钥匙找到了,在公主的腰包里。”

乔贵妃丽眸一扬,高兴不已。

她亲自将夜司明送出了宫殿。

……

次日,顾熠寒上朝。

今天与往常有些不一样。

大臣们在金銮殿里分列两侧。

皇上从不来迟,但今日却晚了一炷香的时间。

往常也有这种情况出现。

只有一种原因能解释。

那就是,今天小公主也会跟着来上朝。

瑶光公主顾诺儿自小就会跟着皇帝到早朝来旁听。

好多大臣还记得。

小公主三岁的时候,整个身子小小的。

趴在皇上的怀里睡着了,皇上都不让大家再大声禀奏朝务。

对公主的宠爱,可见一斑。

此时大臣最前列,广王就站在那里。

原本他没有一官半职,也不是实权王爷。

是没有资格上朝的。

但是他今日说是自己有要事启禀。

手一直放在袖兜里按着某物。

一张乌黑肥胖的脸上,小眼睛里藏着一丝得意。

站在他对面群列之首的张御史一直在暗中观察广王。

他越看越觉得不对。

便用手碰了碰一旁面不改色、目不斜视的夜司明。

夜司明昨晚就宿在宫中,今天也来得很早。

“侯爷,你觉不觉得,广王很奇怪?”张御史拧眉低声说。

夜司明扭头,冷淡地看了一眼,语气平常道:“不还是那个胖样?”

张御史跺脚:“哎呀,不是!您看,他的手一直藏在袖子里,莫非是藏了什么利器?”

广王从前还是皇子的时候,就被传出过,他想当皇帝的传闻。

现在虽然还要看顾熠寒的脸色,看似恭敬,不敢冒犯。

但是自打他进京,就没少传出祸事。

他一家子都不是消停的。

也自然遭到了皇上的冷眼相待。

张御史害怕广王狗急跳墙。

于是,便提前跟夜司明说了一声。

毕竟永夜侯在他眼里身手高强,若真是广王想要行刺,护驾也来得及。

夜司明却从头到尾都是淡定自若的很。

“张御史别担心,他没那个身手。”

夜司明说完这句话,便身姿挺拔,犹如一棵松树一般,开始闭着眼养神。

张御史见状,便继续悄悄地暗中观察广王。

害的广王总感觉有人看他。

可每当他四处打量,只能看见张御史斜着眼瞟他。

广王心想——

看不起人是么?呵,等会拿出私库钥匙,得皇兄褒奖,这群狗眼看人低的大臣也要对他刮目相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