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他是棋子,那我呢?

广王一瘸一拐地被官兵扶走。

他心中感到很是纳闷。

为什么公主年纪这么小,面对刺杀,却半点惊怕都没有?

他知道顾诺儿自小就有天降福运的传说。

但是他认为,一个不过六七岁的女童,就算再怎么聪慧机敏。

碰到这么多人的刺杀,不可能半点害怕的神情都没有。

方才广王就躲在附近的人群中,看着自己找来的刺客们围攻夜司明。

顾诺儿趴在他的肩膀上,乖巧又安静。

不仅如此,小家伙好像还打了个哈欠。

她就像是早有预知似的。

广王不信顾诺儿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他开始怀疑,莫非是他的人当中,有叛徒将他的计划出卖了!?

广王立刻想到了任朝。

他左右环视了一圈,都没看到任朝的身影。

广王心中疑窦更生。

他叫来另外一个心腹暗卫:“你去找到任朝,给我盯着他,看看他接触过什么人。”

“是。”

暗卫转身离去。

而另外一边,任朝正在顾诺儿的马车里汇报方才的事。

“本想去通知公主,奈何广王手下的刺客动作快,等我走到附近的时候,他们已经动手了。”

此时,顾诺儿坐在摆满了糕点的小矮桌旁。

她穿着白袜子的两只小脚晃来晃去。

左手抓着绿豆糕,右手拿着小茶杯。

吃的圆脸鼓起,粉唇晶亮。

顾诺儿“咕嘟咕嘟”地喝完了果茶,将嘴里的糕点吞下。

小粉舌舔了舔嘴唇,才笑眯眯地软糯道:“没关系,任朝大哥哥,你注意自己的安危便好。

光屁股王此计不成,定会又生一计,他已经被我们戏耍了两次,下一次未必会这么容易了。

为了避免他怀疑到你,这几日你不用来找我啦,若是有事禀奏,过不久我开的糖铺就要和一个胭脂铺满堂彩办一个诗会,到时候你再来。”

任朝拱手领命:“是。”

说罢,他看了一眼虽坐在角落里,但全程都在用森冷目光注视他的夜司明。

任朝只觉得背后起了一阵汗毛。

他没有多说什么,急忙从马车中离开。

夜司明抿唇,侧眸看着顾诺儿:“你和他密谋引诱广王今日刺杀,也没和我说。”

顾诺儿刚咬了一口绿豆糕。

她扭头看向夜司明。

少年坐在暗影里,窗子外投进来的一道光影,恰好打在了他的一双眼眸中。

幽深的寒眸被照亮,却显出一圈褐色的冷泽。

夜司明皱眉,又补充了一句:“任朝值得你信任么?”

顾诺儿眨了眨眼,水眸乌光闪耀。

“值得呀,这是我一年前就埋好的棋子,现在正是用他的时候。”

夜司明抬眸,眼神紧锁小家伙。

“任朝是棋子,你用的顺手,那我呢?”

他喉头滚动两下,声音带着低沉:“你和棋子密谋的事,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还不如这颗棋子。”

顾诺儿完全没想到,夜司明会问出这种问题。

她扔掉绿豆糕,小手小脚爬到夜司明旁边。

顾诺儿戳了戳夜司明的脸:“司明哥哥,你不是棋子,你是我最亲密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