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得罪他又得罪了白毅

广王这下懵了。

这永夜侯,到底是不是正常人啊!

换做一般的人,每天只负责保护几岁小奶娃,谁乐意?

何况夜司明看起来,就像是勇猛无畏的战神。

一直屈居在公主身边,他能乐意?

广王还以为自己方才那副话,会说进白毅和夜司明的心坎里,从而拉近他们的关系呢。

谁成想,夜司明这就发怒了?

还不等广王反应,夜司明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

随后,广王便感到衣领被少年狠狠拎起。

他肥胖的身子吓得微微一颤:“永夜侯,你想做什么!”

夜司明森冷的眼底,藏着压抑的暴戾和不耐。

“我想做什么?你是不是觉得,保护公主这件事,不重要?

我告诉你,我的存在,就是替公主杀了你这种满口胡言乱语的人。

要不是看在你脑袋上顶个广王的名号,我现在就能把你这黑似汤圆的脑袋割下来。”

说罢,他猛地松开修长的指尖。

广王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夜司明垂眸看着他,像个灭世傲然的煞神。

他嗤笑了一声:“就这种胆子,还敢邀约我出来用膳,你也配?”

说完,夜司明乌黑的衣袍划过一道冷泽,他转身要走。

临到门口,少年忽然顿住脚步,侧眸极其轻蔑的一笑。

“何况,迎你们进城那天,你不是被我吓得尿裤子了么,那么今日这宴,又何来道谢一说?如此虚伪,心肝就算挖出来,也是黑的吧?”

他说最后这一句话的时候,乌冷的眼睛里闪烁的杀意,让广王觉得——

夜司明仿佛真的有一刻,动过把他杀了剖心的想法。

这个传闻中跟疯子一样的侯爷,名副其实!

他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广王久久不能回神,跌坐在地上,睁圆了眼睛。

直到雅间的门,被夜司明“砰”地一声关上。

广王这才恼怒地扭头,看向白毅:“白将军,你的义子,实在目中无人!”

毕竟以往他做皇子的时候,仗着母亲裕太妃受宠,就几乎没有受过谁的冷眼!

就算后来跟着裕太妃去了封地,但在那边,他就是最尊贵的王爷。

说一不二,横行霸道。

回到京城以后,官员们大多文雅。

即便有人不愿意跟他亲近,也不会像夜司明这样,说话这么难听,还毫不惧怕他的身份!

广王气得半死。

但是,一向不愿意将矛盾闹大的白毅,这次也皱着眉教训他。

“王爷,你刚刚说的话,实在不好听。”

“什么?”连这个白将军也敢说他不对!?

白毅严肃地道:“瑶光公主是大齐唯一的公主,当之无愧的金枝玉叶。

保护她的安危,是再重要不过的职责了,您怎能说司明大材小用。

这跟背后说公主的不好,又有什么区别?王爷啊,你糊涂了。”

这下,白毅连“您”都不愿意称了。

本来他就不想赴宴。

但他一向行事低调,从不张扬跋扈。

所以不忍拒绝了广王,到底还是与夜司明来了。

可谁成想,广王一开口,说的话让他俩都不太高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